顶点小说 > 画满田园> 第两千四百六十八章 金牙的事情

画满田园 第两千四百六十八章 金牙的事情

  屋里的人很齐全,全家一个不少的都在呢。

  玄老爷子和马氏坐在炕上,玄文诚站在地当间对着炕上的二老,玄文信坐在八仙桌边上,玄文宝带着几个小点的孩子在炕梢坐着,几个媳妇都在自己男人身边近的地方站着。

  玄老爷子看见玄文涛进来,有点意外的看着他:“老大你怎么来了?我没让人去找你啊,不过你来了,那正好,我这牙现在就拔下来,本来就是你们的,现在拿回去。”

  玄文涛看着玄老爷子用手去掰自己的金牙,赶紧伸手去阻止:“爹,你这是干啥?这牙你不能摘下来,安一个牙还能适应这需要不少时间的,开始你带这个牙时候,嘴唇子都磨秃噜皮了,现在带着跟自己的一样了,你不能摘。”

  玄妙儿刚才听着玄老爷子的话知道这不是玄老爷子让五郎去自己家的,看来是玄文信怕这颗牙被玄文诚自己独占了,所以让五郎去找自己的,他现在自己吞了那么多银子,按说不差这一颗金牙了,看来这人还真是坏,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让别人得了。

  不过这时候她还是先要劝说玄老爷子:“祖父,这牙不是光好看的,这是让你吃东西方便,也能挡风的,要不没有这门牙,你说话都漏风,那多难受。”

  马氏听了玄文涛和玄妙儿的话心里踏实不少,她真的怕玄文涛真的收回玄老爷子这颗牙,那样不是整个家里都少了一块金子?那才是真的损失大了,好在这父女两孝顺,不能要回这牙,这也证明这牙怎么都是他们家的。

  玄老爷子听了玄文涛父女的话,自嘲的冷笑了两声:“你们父女两想的是我的牙的作用,想的是我的身子,可是你看看那个畜生,他竟然要偷我这颗牙,我这牙放在嘴里也是让人惦记,我不如不带了。”

  玄文诚低着头没敢说话。

  但是马氏不能不说话了:“老头子,你也不能这么说老三,老三年纪不大,这就没了门牙确实是不好看,街上孩子都给他取外号叫玄豁牙子,你说他心里多难受,要不他也不能打你这个牙的主意不是?”

  这个牙之前马氏就跟玄老爷子提了好几次了,说玄老爷子年纪大了,这缺颗牙也不是什么事,多少老头都是缺牙的,但是老三玄文诚还年轻呢,这没有门牙看着不好,让玄老爷子把这颗牙给玄文诚。

  最近马氏觉得玄文诚从没了牙以后,他整个人都变了,不爱说话,有时候一天不说话,就是怕张嘴让人看见他的牙,所以马氏才打起来玄老爷子的注意,也是她跟玄文诚说的,要把玄老爷子的假牙要去给玄文诚带的。

  可是玄老爷子一直没答应,自己也是一直劝着玄文诚再等等,自己保证能劝下来的,可是没想到今个天没亮呢,玄文诚不知道抽什么风就来偷玄老爷子的金牙了。

  这假牙也是用金丝盘在边上的牙上固定的,所以哪是一下就能拔下去的?这晃了好几下没晃下去,倒是把玄老爷子晃醒了,玄老爷子拽住了玄文诚,父子俩这么就撕吧起来了,把家里人也都吵起来,都来这屋里了,这也就是今个早上发生的这些事。

  玄老爷子看着马氏,目光发冷:“别人怎么看他如何?他自己的心里没数么?自己没长良心么?孝顺的孩子是什么样?宁可自己没有也要让爹娘过得舒服,可是老三呢?为了自己,就能去偷亲爹的嘴牙?这是小偷,这是人的品行歪了,你懂不懂?”

  马氏也知道这个事不对,自己也是生玄文诚的气,就不能一点点的去哄着玄老爷子,这怎么就动手偷了,主要还没偷去了。

  并且本来就是自己家的事,怎么玄文涛带着玄妙儿和玄安睿来了?这事他们怎么知道的?自己最烦的就是玄妙儿了,现在看见她自己更是烦躁。

  可是有什么办法,还是说好的,显得把这个事压下来,不能让玄老爷子跟玄文诚结下梁子,这可是亲父子啊。

  她对着玄老爷子哄着道:“老头子,老三这事确实是错了,不过这怎么说也是咱们的家的事,这东西也是咱们家的,也不能算是偷,你说是不是?并且老三这次鬼迷心窍也是有原因的,他也不是为了偷这金牙去换钱干什么,就是他没有门牙,这不是心里空么,老三其实就是想试试你的牙,不一定是想要偷。”她说完对着玄文诚使了个眼色。

  玄文诚之前是真的要把玄老爷子的牙据为己有,因为自己也缺牙,玄老爷子这个还是金的,自己要是要来了,那不光是一颗牙,还是金子,着自己就赚了。

  哪想到这牙没拔下来,还闹出这么大的事,并且都在屋里,玄老爷子也没让让去找玄文涛,怎么他们来了,这乱七八糟他一时也是脑子里乱成了一团。

  所以现在还是听马氏的为好,所以他赶紧低着头对着玄老爷子认错:“爹,对不起,我错了,我就是想要试试这牙,你看我这豁着牙说话漏风,我想着就借你的带带,要是好用,我也攒钱镶个银牙,还省钱。”

  玄老爷子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他早上在自己的嘴里拔牙的时候那真是下了死手的,就像是要把自己的一口牙都拽下去一样,那种贪婪自己看得出来。

  叹了口气看着玄文诚:“老三,你什么心思我明白,你骗不了我的。”

  玄文诚赶紧跪下了:“爹,我错了,我真的就是想要一颗牙,我不是为了钱,我这次真的是自私了,我也是因为外边给我取外号,我都不敢出去了,爹,我以后保证不敢了。”

  马氏也跟着道:“老头子,孩子都认错了,你就别为难他了,这地上凉,让老三起来吧,他以后保证是不敢了。”

  玄老爷子也没有说让不让玄文诚起来,而是对着玄文宝道:“老五,你去拿纸笔来,我要写个字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