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画满田园> 第两千二百零七十章 柳姨娘失策

画满田园 第两千二百零七十章 柳姨娘失策

  柳姨娘心里乱成一锅粥了,可实现现在还是要假装的帮着玄妙儿找镯子。

  玄妙儿客气的对着柳姨娘道:“柳姨娘不是腿脚受了伤么?可别跟我忙和我,我们慢慢找就行,丁伯伯赶紧坐着休息着。”

  这时候潘雅榕从书架下拿出了镯子:“找到了,玄小姐看看是不是这个?”刚才潘雅榕的脸色还是很红的,这时候完全的消退了,一点看不出来异样了。

  玄妙儿接过来镯子高兴的道:“就是这个,太好了,今个可是麻烦潘小姐跟我在这找了这么长时间了。”

  潘雅榕微微笑道:“玄小姐客气了,举手之劳。”

  丁尚书见东西找到了,笑着道:“你们一个个都能闹腾,听说蓝凌染了风寒,要不加上那个疯丫头,你们动静更大。”

  玄妙儿笑着道:“丁伯伯这是嫌我们不淑女了?”

  “你们自己还知道呢?”丁尚书玩笑道。

  玄妙儿看着柳姨娘,又看向了丁尚书:“丁伯伯跟柳姨娘一起来书房,不是有什么事吧?”

  丁尚书这时候才想起来,柳姨娘说要找一本什么书:“柳姨娘要找本书,这不就跟我来了。”

  玄妙儿心里暗笑,找书还是抓奸?可是落空了,什么都没有,她对着丁尚书道:“丁伯伯,我这要去千府呢,没看今个我们这一家子出来了,今个晚上打算拖家带口去去千府蹭饭去。”

  丁尚书有忍不住哈哈的大笑:“这疯丫头,一天真是皮的很,这蹭饭都蹭道千府去了,你这也是凤南国头一份了。”

  “那妙儿就不打扰丁伯伯了,也不打扰柳姨娘找书了,我来时候蓝凌睡着呢,我去了就拉着潘小姐着急忙慌的帮我找镯子,蓝凌这时候该睡醒了,我也再去看看她咋样了。”玄妙儿是想把潘雅榕也带走的,因为潘雅榕刚才受了惊吓,现在也需要回去稳定一下情绪的。

  丁尚书点点头:“你们去吧,蓝凌最怕苦了,保证是不肯看大夫吃药的,你们去看看,要是严重了,就怎么都要请大夫去看看的。”

  玄妙儿应下了,再次跟着丁尚书道别,然后跟潘雅榕一起出去了。

  丁尚书对着现在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的柳姨娘道:“真是难得你想看书了,你自己看看你要找什么,我还有些公事。”

  说完丁尚书坐在书桌前,他的书房也是有暗格的,所以平时有人进来也没什么大碍,但是不是自己完全信得过的人,还是要自己在的时候才能让进来的。

  柳姨娘想着今个的事,心不在焉的翻着书架,自己做的没有错啊,丁蓝凌病了,现在她还没出来过证明保证是病了,丁尚书也按照自己计划的时间出去了,还有就是于柏晨应该来过的,因为自己接应于柏晨的人回去说于柏晨成功的进了书房的院子,潘雅榕也去了,什么都是对的。

  玄妙儿来的时候自己也是知道的,但是自己算着时间,玄妙儿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这到底哪里出了错?为什么于柏晨就好像没有来过一样呢?

  玄妙儿跟着潘雅榕出了书房之后又走了一段,才开始说话。

  “怎么回事?”玄妙儿尽管猜出了几分,但是还是想听听潘雅榕的说法。

  “有人去院子里找我,说是老爷让我去书房,我就去了,因为府上的很多丫鬟我也不算是太认识,并且又是去书房,我就没有多心的去了,进了书房,就看见了于柏晨我才知道不对,他灌我一杯茶,我知道不是好东西,所以想起来心静给我的那些解药,我就吃了,并且还准备了迷药打算逃跑的,可是没想到于柏晨的功夫很厉害躲开了,他见我的药一直不发作,就想对我用强的,我一直反抗,还好玄小姐又回来了,要不然真的不敢想了。”潘雅榕把今个的事说了一遍。

  玄妙儿这才都对上号了,想明白了怎么回事:“还好,我们回家,心静就觉得蓝凌不像是风寒,像是中毒了,我们这才觉得不对,赶紧回来的。”

  “什么?蓝凌中毒了?”潘雅榕心里吓得够呛。

  “小点声,没事的,不是严重的药,不解毒过一两天也就好了,他们的目的是你,不敢动蓝凌的。”玄妙儿小声道。

  潘雅榕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那就好,真是吓死我了,今天也是我自己没用,我要不是为了家里人,也许我会选择跟于柏晨在老爷面前对峙,可是现在我委曲求全的都是为了家人,不能冲动。”

  玄妙儿理解潘雅榕的想法:“其实就算是不为了家人,为了你自己,你也应该这样,毕竟说出去了,你更吃亏。”

  两人说着话回了丁夫人的院子,那婆子还在看着那个丫鬟,玄妙儿也知道问这个丫鬟也问不出太多东西来,能来这边放风的,最可能被抓,保证不是什么重要的人。还有如果她背叛柳姨娘那样的主子基本是没什么活路,自己也不想至一个放风的丫鬟于死地,并且她回去能不能救得了自己那还看他的造化。

  她对着那个丫鬟道:“做人要留点道德和底线,给自己积德没坏处的。”

  然后就让千落把人放了吧,顺便让千落跟着她,看看是不是回了柳姨娘的院子。

  那丫鬟本以为自己今天没什么好结果的,没想到玄妙儿没有为难她,她对着玄妙儿倒了谢就赶紧跑了,因为还要去柳姨娘那复命。

  等她走了,玄妙儿和潘雅榕进了屋,丁蓝凌还在睡着,玄妙儿让心静去给丁蓝凌诊脉,看看要不要吃点什么药。

  心静过去诊了脉之后,拿出一个小瓷瓶,在丁蓝凌的鼻子下边闻了一下,然后收起了小瓷瓶站起来,到了玄妙儿身边道:“小姐,无碍,很快就能好了。”

  玄妙儿这才放心了,赶紧吩咐丁蓝凌边上的丫鬟去熬些汤来,等她醒了缓一缓喝点。

  这时候丁蓝凌睁开了眼睛,她见到玄妙儿:“我是不是没睡一会?小姑姑还没走呢?”她睡之前玄妙儿就在这,这醒来玄妙儿还在这,她还以为自己没睡一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