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画满田园> 第两千零九十一章 心里真有数

画满田园 第两千零九十一章 心里真有数

  “花继业手上有准,不会有问题的。”玄妙儿说完了又补充了一句:“萧大哥要面子,要是真的败给了花继业,他不会出去说的。”

  华容听完噗的一声笑出来:“你这心里还真是有数。”

  这时候两人已经打过了两个回合,却一直不分上下,萧瑾的心里开始有些捉摸不透的东西了。

  他一脚着地,跃上了院子的围墙:“花公子的功夫确实是在我的预料之外了,不知道花公子师出何门?”

  花继业也挺身一跃上了围墙:“继业的功夫学的比较杂乱,没有师出一门,九王爷见笑了。”

  萧瑾自然还是想要分出胜负的:“那本王就不客气了。”说着又对着花继业出招。

  花继业也迎战继续跟萧瑾过招在了一起。

  华容看着两人的比试还是有几分感慨的:“真是难得见到如此上层的功夫,今日我也是一饱眼福了。”

  “华姐姐谦虚了,你的功夫也是上层。”玄妙儿也见识过华容的功夫,所以这么说。

  “那要看跟谁比,这凤南国功夫第一的自然是千醉公子,然后是万剑山庄的少庄主,不过没几个人见过他们,之后就是天下知白亦楠,不过这个更是没人见过真容。”华容边看着那边的比试,便跟玄妙儿说着凤南国武功的排资论辈。

  玄妙儿只是听说过万剑山庄,不过那个山庄与世隔绝一般,他们只是专研武功,并不牵扯尘世的恩怨。

  不过白亦楠自己可是认识还很熟悉,并且还有点特别的牵扯,白亦楠那次的表白,让玄妙儿心里也是对他有些距离,毕竟男女的关系,如果不是纯友谊,那就不太好掌握了。

  所以玄妙儿没有去提起白亦楠,而是说起了传说中的万剑山庄:“华姐姐,这万剑山庄真的那么神秘?我原本以为药王谷就很神秘了。”

  华容点点头:“药王谷再神秘,他与世间有联系,可是万剑山庄根本没人进去过,里边的人从来都是化装出来采买,所以外界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办法了解。”

  “这么神秘,不过他们山庄里的人是幸福的,活在他们自己的小世界里,不受外界的纷争。”玄妙儿其实一直蛮羡慕那些世外高人的。

  “有谣言说六王爷的功夫也很厉害,在三王爷九王爷之上,可是他习武只为强身健体,从不跟人比试,所以世人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功夫,反倒这越传越离谱了。”华容说起这些,自己也不那么确定,因为也都是传言听来的。

  玄妙儿真的没想到六王爷这么厉害,以前自己对武功这些事情不太懂,所以也没有关注过这些,花继业提起这类的事,自己好像之前也没有深问过。今个听了华容的话,才觉得这个里边的事情有够复杂的。

  “不过六王爷也是闲散王爷,他不支持任何一方,倒也是好的。”玄妙儿知道六王爷是绝不会参与争斗的。

  “说的是,其实六王爷是最聪明的,不过也不能这么说,看人想要的是什么吧。”

  两人说话间,萧瑾和花继业翻到了围墙另一侧,不过这交手的声音还传的过来。

  玄妙儿笑着道:“这是要分出胜负了。”

  华容不解的看着玄妙儿:“为什么?”

  “不信华姐姐等着看吧,一会就回来了。”

  华容不解的听着围墙外,却也没有听见什么。

  围墙外,花继业险胜了萧瑾一招,当然这也是花继业故意的,赢得多了让人起疑,输了那萧瑾还不是要有一堆等着自己的话?这个胜负正好。

  萧瑾看着花继业:“花公子还真是让我预料外了。”

  花继业仍旧很尊敬萧瑾:“九王爷过奖了。”

  “你有能力也有本钱,希望在成亲之前,能让我看见你的实际行动,如果成亲之前你还是这样无所事事,别怪我真的会替千醉公子抢亲。”萧瑾这话还真不是说着玩的,因为自己清楚千醉公子对玄妙儿是有意的,如果自己真的把人抢去了,这事情闹开了,千醉公子为了玄妙儿的名声也会把人留下的。

  花继业内心是复杂的,想想自己的好朋友多够意思,要帮自己抢亲,可是大哥,你抢的是我媳妇啊!但是想现在先应下吧,瞒不住时候再跟他坦白真实身份。

  “九王爷放心,我会做好自己应该做的。”花继业的话里还是留了几分。

  萧瑾点点头:“好,咱们回去吧,免得他们着急。”说完飞身上了墙,回了院内。

  花继业也跟着萧瑾一起回了内院。

  玄妙儿笑看着二人:“这酒可还继续喝?”她没有问胜负,也没问两人说了什么。

  萧瑾看向了花继业:“花公子可还有兴致?”

  花继业点头应下:“愿意奉陪。”

  玄妙儿笑着道:“你们先进屋喝着,我去厨房让他们加两个热菜。”

  华容很佩服的看着玄妙儿,这丫头心里真的是有数。

  等玄妙儿带着下人端着菜回来的时候,花继业跟萧瑾还在喝酒,只是这次多了华容,并且是一杯一杯的喝,而不是三杯走起了。

  玄妙儿自己也倒了酒,偶尔跟着喝上一口。

  之后的饭桌上,到也没有再说玄妙儿和花继业相不相配的事,一直到入了夜,这酒席才散去。

  萧瑾自然是在千府过夜的,今个华容也留下来了。

  玄妙儿跟花继业一起离开的,不过玄妙儿是坐着马车走的,花继业是步行的。

  到了家,玄妙儿也没有着急洗漱,让千落去炖醒酒茶了,自己知道某人还是会来的,因为某人还得跟自己讲述自己今天没看见那段事呢。

  没一会花继业就进来了:“没有什么想问的么?”说着花继业坐在了玄妙儿的身边看着她问。

  玄妙儿笑着道:“胜负猜得出,回来你们也没有针锋相对,那就是和平了。”

  “这个你还没猜的太准确,只是暂时的平息了,不过能拖着就拖着,需要时候,只能说出真实身份了。”花继业说的有几分无奈。

  “嗯,萧大哥还是因为千醉公子,其实也是怨你自己,你忘了开始,千醉公子的身份对我多好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