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劈天斩神> 第五百零三章 背我出去

劈天斩神 第五百零三章 背我出去

  在逸尘的逼问下,陶书遥犹豫再三,似乎很不情愿的开了口。『≤,

  横荻山下,有一个小村庄,四面环山,几乎与外界隔绝。

  生活在这个村庄的村民,一共不到五百人,靠种地为生。

  由于土地贫瘠,出产甚少,经常去横荻山上摘食一些野果,以补充粮食的不足。

  农闲的时候,也会组织一批身强力壮的村民,在附近的山上猎捕野兽,作为肉类的来源。

  这些村民很少修练,大多处在战师级别,偶尔有一位战督出现,基本上都可以成为狩猎的领。

  但他们民风彪悍,主要以强健的体格,和狩猎的技巧,猎取那些普通野兽,以及少量的低阶魔兽。

  村民们一辈子都窝在村庄内,安分守己,过着清贫而又简单的生活。

  村庄外的横荻山,山高路险,据说早年曾经有人试图踏足外面的世界,但全部是有去无回,没有一个人成功。

  失败的尝试,让村民们逐渐放弃了与外界交流的想法,按部就班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不富裕倒也安稳。

  然而,十五年前的一场意外,打破了小村庄的平静。

  外出狩猎的村民,经过半个月的努力,带回了不少兽肉,特别是捕杀了几只不知名的小兽。

  小兽肉嫩味美,吃过以后齿颊留香,那些狩猎勇士更是对此赞不绝口,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热闹得如同过年一般。

  没有想到的是,大家还没有来得及回味,就有许多人莫名其妙的病倒了。

  村民们又去山上找了各种药材,治疗一段时间后,总算让大家捡回了性命。

  “性命是保住了,可麻烦才刚刚开始。”陶书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情非常沉重。

  那些病人看似已经痊愈,不仅可以进行正常的耕种工作,而且体力充沛,狩猎时更比以往勇猛。

  但是,他们的身上慢慢长出了一些奇怪的小疙瘩,先是不疼不痒,也不妨碍干活。

  时间一长,小疙瘩就长到黄豆粒那么大,里面灌满了毒水,晶莹透亮,伴随而来的是奇痒难忍。

  不要说用力抓挠,只是轻轻一碰,小疙瘩就破了,里面的毒水顺势流出。

  毒水流过的地方,不过两天又长出新的小疙瘩,即使及时擦干水分,也难以阻止新疙瘩的生长。

  如此一来,前后不到半个月,身上就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疙瘩,密密麻麻。

  就算强忍住不去抓挠,也难以避免自身的擦碰,到这个时候,已经不仅仅是流出毒水那么简单了。

  许多疙瘩之间相互联通,形成更大的灌满毒水的疙瘩,将患者的皮肤一层层掀起,直至溃烂。

  虽然经过又痒又痛的折磨,身上早已变得破烂不堪,食欲减退,但是患者并不会在短时间内死去。

  更为可怕的是,与患者在一起生活的家人,随时都有被传染的危险。

  巨大的恐惧笼罩了整个小村庄,无论是患者还是健康的人,个个都惶惶不可终日。

  倾所有人之力,将横荻山一带的药草,只要是认为可能有用的,都采了回来。

  不断的尝试,不断的失败,没有一位患者成功摆脱毒疮的侵蚀,慢慢的开始有人死去。

  直到有一天,一个偶尔经过横荻山,涉足小村庄的外来者,拿出一些带有异味的药粉,声称能够治愈患者。

  起初,没有人相信,对外来者的警惕和抵触心里,让小村庄的村民宁愿忍受毒疮的折磨,也不肯接受治疗。

  外来者一怒之下,趁着村民们不备,掳走一位全身溃烂即将死去的患者。

  愤怒的村民,将所有尚未染上毒疮的青壮年全部召集起来,四处寻找患者下落,却一无所获。

  意外的是,三天后,该患者自己回到小村庄,满身的毒疮早已不见,溃烂的皮肤也完全愈合,与未染毒疮之前一般无二。

  村民们惊喜之下,探听原委,方知是外来者携带的药粉,具有神奇的效果。

  不仅治好了患者,还慷慨的将药粉赠送,以便解救整个村庄的毒疮之厄。

  无论严重到任何程度的患者,只要把药粉轻轻的撒在患处,无需太多,也不用经过特殊处理。

  一日之内收水结痂,不再扩大创伤面积,痛痒逐渐消退,食欲大增。

  两天后,溃烂处结痂脱落,长出新的皮肤,患者痊愈。

  一小瓶看似不起眼的药粉,却拯救了整个村庄数百人的性命。

  “这样的药,难道不是神药?”陶书遥狠狠地瞪了逸尘一眼,似乎在嘲笑逸尘的无知。

  危机化解,几乎用尽了外来者所赠的神药,村民们在庆幸大难不死的同时,也对那位早已离去的外来者存在着深深的感激之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村民们慢慢淡忘了十多年前的,那场几乎将整个村庄都吞噬殆尽的毒疮风波。

  可就在今年,消失了很久的毒疮,居然又一次的降临到了这个小村庄。

  村民们赶紧把存放在村公所的神药拿出来,为患者治疗,以期迅治愈防止蔓延。

  直到打开瓶盖一看,才现神药的存量基本告罄,即便打碎瓶子,把沾附在瓶壁的些许药粉全部用上,也不足以真正治愈患者。

  除了勉强保住患者的性命,使毒疮的蔓延度减缓之外,并不能完全根治。

  情急之下,十五年前被外来者掳走的患者,忽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在痊愈的时候,曾经向外来者打听过神药的来源。

  而外来者也非常慷慨的告知,药粉的主要成分,以及药材的生长环境和分布,采摘的最佳时间……

  “你就是被派来寻找这种神药的?”

  逸尘实在没有心思听陶书遥唠唠叨叨,便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

  陶书遥说的这些,不管有没有夸大其词,对逸尘都不重要。

  那种所谓的毒疮,随便找点能够收水的草药,就可以治好,即使没有朝生暮死菇,村民们也不会死去。

  “是啊……我没说你怎么就知道了?”

  陶书遥使劲的翻着眼皮,尽可能做出一个震惊的表情。

  本来还想卖个关子,在逸尘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能干,谁知道故事还没讲完,结果就被逸尘说中,陶书遥震惊之余略显沮丧。

  “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出的第一关,又是什么时候进了第二关。”

  逸尘明明看见,陶书遥是最早一批进入第一关的。

  但是,无论在狂风肆掠之际,还是轰打石壁大门,都没有陶书遥的身影。

  特别是逸尘用结界控制住杀人蜂群之后,第一关的出口才显露出来。

  所有通过第一关的试练者,都是从逸尘身边进入洞口的,陶书遥并不在其中。

  以陶书遥两米高的身躯,以及特有的枯枝般的手脚,即使刻意躲藏,也难以逃脱逸尘的眼睛。

  更何况,那个洞口原本就不大,陶书遥的大手大脚,行动不可能快到没人现的程度。

  还有,先前众多试练者被诡异声音和阴魂引导,而相互厮杀,尽管试练通道内的光线昏暗,但逸尘可以肯定,陶书遥也不在其中。

  第一关,看到他进去,不见他出来,第二关,没见到他进关,却又在甬道尽头出现。

  这个陶书遥,到底是何方神圣?

  “嘿嘿……没想到你一直很关心我,为什么?”

  陶书遥似乎有些意外,自己帮逸尘解了围,免遭辛戈杀气试练场的规则处罚,就算逸尘存有感激之心,也没有必要时刻惦记着吧。

  想想刚才逸尘围着自己打转的样子,陶书遥总感觉有点不对劲,现在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难道这小子对自己有什么企图……

  “哼……我关心你,想得美!”

  看着陶书遥一脸猥琐的神情,逸尘就气不打一处来,提脚就踹在对方的大腿上,狠狠地说道:

  “回答我的问题!”

  “别打,我说。”陶书遥被逸尘用结界困住,无法避让,大腿上的疼痛让他赶紧求饶。

  按照陶书遥的说法,他进了第一关后,同样遇到了狂风的袭击,只不过运气比较好,没有被卷入抛出而已。

  后来逸尘提醒试练者,沿着两边避开狂风的正面前行,陶书遥就混迹在众多的试练者中间,小心翼翼的走过试练通道。

  和大多数试练者一样,他也是从石壁大门进去,却躲过了杀人蜂群的攻击。

  “我从洞口出关的时候,你还在救助那些被杀人蜂蜇伤的试练者。”

  陶书遥生怕逸尘不信,又接着说道:“你高高在上,接受几百位试练者跪拜,我却悄悄的提前进入第二关。”

  “等等……你为什么没有受到杀人蜂群的攻击?”

  救助被杀人蜂蜇伤的试练者,以及试练者跪拜的事,既然陶书遥都知道,就说明他确实就在逸尘的附近,这就更加增添了逸尘的疑惑。

  “这个……”陶书遥偷偷地打量了一下,见逸尘正翘以待。

  犹豫再三,陶书遥用极其轻微的声音,像是自言自语:“我在第一关可以隐身,杀人蜂根本看不见我。”

  “隐身……你会隐身术?”对于陶书遥的回答,逸尘颇感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