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道神> 第239章 魔威滔天
  “要啊,送我圣兵,我为什么不要?”

  青帝宫的巅峰天君纠结了一番后,还是接下了圣兵。与其以后冒险抢夺,还不如现在安全接下。大不了承受凌道一个人情,以后不对付凌道他们就是。赌局输了,是丢脸,好在没有什么损失。

  如果凌家子弟恢复过来,催动四件圣兵,青帝宫弟子出手抢夺的话,肯定会有伤亡,甚至伤亡惨重。到时候即便抢到凌道手里的所有圣兵,又有什么用?圣兵是能增强他们的实力,可天君身死,何尝不是在削弱他们的实力?

  “现在的年轻武者,一天到晚就知道争夺圣兵,难道你们不知道自身的强大,才是根本,才是最重要的吗?”

  一道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传了过来。凌道脸色一变,大魔神瞳孔一缩,前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前段时间想要拿下他们的夏冬秋,准备的说,是无相兽。青帝宫巅峰天君的危险程度,远远比不上夏冬秋。

  上次,凌道和大魔神离开的时候,无相兽和魔天道主打了起来。当时,无相兽有伤在身,和魔天道主孰强孰弱,凌道无法推断。无相兽现在能够出现,只能说明魔天道主奈何不了无相兽,至于魔天道主有没有事,还不知道。

  “口气倒是不小,话谁不会说,真有本事,你就别要圣兵,把你的圣兵给我们。”

  “人比兽强,就强在善于利用工具,有兵器不用,是傻、是蠢,你明白吗?”

  青帝宫弟子不知道夏冬秋是无相兽,还以为夏冬秋和他们一样,是人族武者。他们说话的确不怎么客气,毕竟是夏冬秋数落他们在先。夏冬秋也就和他们差不多年纪,偏偏以一副长辈的口吻,教训他们。

  凌道和大魔神对视了一眼,纷纷和夏冬秋拉开了距离。夏冬秋的伤势,肯定已经痊愈,凌道和大魔神联手,都不可能打得过夏冬秋。甚至,即便凌家的天君插手,依旧改变不了什么。

  “是傻、是蠢,呵……”

  夏冬秋冷笑一声,大帝一样有七情六欲,何况,无相兽现在已经不是大帝,青帝宫弟子的话,已经将他得罪,他以前就睚眦必报,现在更不可能饶恕青帝宫弟子。先前顶撞夏冬秋的两位青帝宫弟子,只觉得浑身发冷,如坠冰窖。

  “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教训我了?让你们青帝宫的老祖宗来还差不多!”

  青帝宫的老祖宗,指的当然就是青帝,哪怕无相魔帝在全盛时期,依旧不是青帝的对手。虽然无相魔帝没有见过青帝,但青帝大概是什么境界,他还是知道的,以他的境界,肯定打不过青帝。

  夏冬秋陡然出手,青帝宫弟子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夏冬秋就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在场的青帝宫弟子足足有数十位。青帝宫弟子完全没有料到,夏冬秋如此胆大妄为,完全不在乎他们有多少人。

  “哎哎,别动手,有话好好说,你将我们提起来做什么?”

  “我们师兄弟全在场,难道你还想将我们怎么样不成?”

  电光火石之间,夏冬秋已经出现在两位青帝宫弟子的身前,还抓着他们的衣领,如同拎着小鸡仔般,将他们提了起来。夏冬秋的出手速度,简直快到了极点,不仅被他抓住的两位青帝宫弟子没有反应过来,其他青帝宫弟子同样没有反应过来。

  “放手!敢在我们面前,动我青帝宫弟子,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

  青帝宫弟子对其他帝品势力弟子的时候,总有一种优越感。现在夏冬秋一个人,就敢对青帝宫弟子下手,明显是激怒了他们。夏冬秋是巅峰天君不假,可在场的青帝宫巅峰天君少吗?

  换成其他武者,或许害怕青帝宫弟子的威胁,只是,夏冬秋根本不在乎。曾经,他自己,就可以匹敌一个帝品势力,尽管比不上青帝宫,但青帝宫弟子还真没有资格跟他叫板。就好像兔子在威胁狮子,即便是一群兔子,在狮子眼里,依旧没有半点威胁可言。

  “还敢威胁我?就凭你们?我就是想死,你们能杀得了我吗?”

  夏冬秋突然松开双手,就在两位青帝宫弟子以为得救的时候,夏冬秋的一双手掌,轰在他们的胸口。两位青帝宫弟子双眼暴突,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夏冬秋会当着所有青帝宫弟子的面,对他们痛下杀手。

  “砰砰”

  两位青帝宫弟子的胸口炸裂,前后通透,血雨飞洒,当场毙命。即便给他们服用疗伤丹药,依旧没有恢复的可能。祸从口出,以前他们不懂,现在他们懂了,可惜,他们已经是个死人,懂也没用。

  “混账东西,你是哪个势力的,安敢如此?”

  “找死,杀我青帝宫弟子,必须要用你的血,来祭奠他们,让他们含笑九泉!”

  青帝宫弟子一个个怒火中烧,要巅峰天君他们有巅峰天君,要圣兵他们有圣兵,区区一个夏冬秋,他们真没放在眼里。夏冬秋敢杀青帝宫弟子,他们肯定不会饶恕夏冬秋,哪怕夏冬秋是三皇宫弟子,他们照样不在乎。

  凌道和大魔神没有离开,而是退到了安全的地方,盯着夏冬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对无相兽了解的越多,他们以后对付无相兽,才越容易。何况,夏冬秋和青帝宫弟子的对决,对他们大有益处。

  “你们可要看好了,他们对武学的使用,对本源的掌控,对道则的理解,值得你们学习。”

  提醒了凌家子弟一句后,凌道便是将所有心神,全部放在夏冬秋的身上。夏冬秋以前的修为,比魔天道主还要高,虽然他现在只是天君境巅峰,但他能够发挥出的战力,青帝宫的巅峰天君同样比不上。

  无论是本源,还是道则,在夏冬秋手里,全部如臂指使。对付青帝宫弟子,他根本不需要使用什么武学,他的随手一掌,就比青帝宫弟子的天品掌法厉害,他的随手一拳,就比青帝宫弟子的天品拳法厉害。

  天品武学,在别的天君眼里,复杂而又强大。可在夏冬秋的眼里,却是简单而又羸弱,不堪一击。他以前的境界,实在是太高,就好比一群三岁小儿,挥舞着兵器,依旧斗不过一个赤手空拳的成年人。

  一个又一个青帝宫弟子倒飞了出去,运气好的,仅仅是遭受重创,运气差的,直接当场身死。只有真正打起来,青帝宫弟子才知道夏冬秋有多么的强大,简直如同不可战胜的神明一般。

  “师兄,他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们联手,也不敌他?”

  “天哪,我们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他真的只是天君境巅峰吗?”

  有的青帝宫弟子险些崩溃,即便没有受伤,依然不敢上前。他们见到,和他们实力差不多的师兄弟,仅仅和夏冬秋交手一次,不是被重伤,就是被打死。他们有着大好的前程,肯定不想死在修罗界。

  “不知道,以他的本事,通过武道长廊,根本不成问题。可是,除了凌道外,暂时还没人通过武道长廊吧?”

  “现在还想什么武道长廊的事情,赶紧催动圣兵,用圣兵对付他。以我们的实力,根本奈何不了他。”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青帝宫的巅峰天君明白,同样的修为,他们在夏冬秋面前,不堪一击。好在他们拥有圣兵,现在圣兵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使用圣兵说不定能够打伤夏冬秋,甚至要夏冬秋的命。

  一柄圣品剑器,散发着滔天的血光,刺到了夏冬秋的面前。两位巅峰天君同时催动圣兵,足以让圣品发挥出部分威能,灭杀天尊轻而易举。数万道剑气,凝聚成剑山,层层叠叠,向着夏冬秋砸去。

  “我说过,自身实力才是根本,你们以为,使用圣兵就能对付我了吗?天真,太天真了!”

  让所有青帝宫弟子惊骇欲绝的是,夏冬秋仅仅是伸出一只手掌,便是粉碎了所有的剑气。紧接着,夏冬秋的右手,便是抓向了圣品剑器。滔天的血光,好似冰雪消融一般,消失的干干净净。

  夏冬秋的右手,抓住了圣品剑器的剑柄。空手入白刃,青帝宫弟子不是没有见过,可是一个巅峰天君,空手抢走别人的圣兵,简直如同天方夜谭。要不是在修罗界,他们真的以为夏冬秋是圣王假扮的。

  “圣兵不是你们这样用的,让我来教你们吧!”

  夏冬秋的话音刚刚落下,青帝宫的一位巅峰天君便是大口咳血,因为圣品兵器已经认他为主,现在夏冬秋强行抹去了他的烙印,让他遭受了反噬。夏冬秋抢他的圣兵简单,他想要抢回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圣品剑器好似在欢呼雀跃一般,让青帝宫的巅峰天君颇受打击。夏冬秋面无表情,没有因为得到一件圣兵而高兴。他右手持剑,缓缓地斩下,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威势,却让一个又一个青帝宫弟子汗毛倒竖,他们感受到了死亡危机,第一次距离死亡,如此之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