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返七零农家小辣妻> 第197章有人上门说媒

重返七零农家小辣妻 第197章有人上门说媒

  心思被毫不留(情qg)拆穿的明霞愣在了原地,她想不通自己在过来之前,明明已经伪装得很好了,还故意把语气放得很温柔,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被听出来了

  难不成,这人能够知晓她心里的想法

  当然,明芯是不会读心术的,也没有在明霞刻意伪装的言语间听见任何的不屑。她只是不相信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会突然之间想要与她缓解关系。

  这其中,必定是有什么其他目的的。

  明芯早就不是曾经那个单纯好骗的人了,明霞的心思在她面前,几乎无处可藏。

  被无(情qg)拆穿的明霞也装不下去了,在台阶上站了一会儿之后,就转(身shēn)走进了堂屋。

  如果她曾经是一个好姐姐,哪怕私生活还是如此混乱,明芯应该都会帮她一把,毕竟是自己家人。

  但是,明霞以前的所作所为,让明芯早已经不把她当做家人了。

  若不是明母懦弱又善良,心软的将被丈夫抛弃的女儿留在家里,明芯是绝对不会还和明霞同住一个屋檐下的。

  明芯总觉得,时至今(日ri),可能母亲都不知道,明霞的丈夫到底为什么回离家出走,对自己的妻子不管不顾。

  甚至,母亲还可能认为,明霞肚子里的孩子是她丈夫的种。那个男人不仅抛弃了自己妻子,还抛弃了自己未出生的孩子。

  可实际上呢,那个男人头上不知道被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大概有一个草原了吧。

  熬夜守岁的时间过得极其缓慢,好不容易熬过了十二点,听着村子里传来的鞭炮声,明芯打了一个哈欠,起(身shēn)活动几下自己已经坐得僵硬的(身shēn)体,转(身shēn)回自己屋子睡觉去了。

  但这个晚上她失眠了,大脑放空的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直到天亮。

  到早上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新年的第一天,不需要干活,也不需要明芯起(床)做早饭,她便放任自己睡了过去。

  还以为自己起码能够睡到中午呢,却没想到,一大清早的,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扰人清梦的喧闹声。

  那扯着嗓子的喊叫声,将明芯惊醒的时候,令她还以为外面有人在吵架呢。

  蹭的一下从(床)上,伸懒腰的同时,明芯仔细地听了一会儿,才发现并不是有人在吵架,而是村子里有名的媒婆的声音。

  这个媒婆就是喜欢扯着嗓子说话,就好像生怕十里八乡都不知道她去了谁家说媒似的。

  没吵架就好,明芯打着哈欠,往后一倒,又继续躺回(床)上睡觉去了。

  闭上眼睛没几秒之后,她还连翻个(身shēn)都没来得及,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什么似的,再次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个村里有名的样孙媒婆,怎么会来她家

  听这像是打雷一般的声音,很明显是从院子里传来的啊。

  明芯惊了,根本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

  或者说,她不敢想。

  一个媒婆上别人家,除了说媒,应该不是来拜年的吧

  脑子里思绪万千,哪怕顶着两个黑眼圈,这下明芯也再睡不着了。

  连忙翻(身shēn)下(床),找出一件新一点儿的干净衣服穿上了。

  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虽然没有新衣服,但也要把自己收拾妥帖一些。

  明芯打开自己房间门的时候,看见对面明霞的房门紧闭着。

  不管明霞有没有被吵醒,外面来人了,大着肚子的她都不可能出门的。

  最近这几个月,她都没出过院子里门,甚至很少在院子里晃悠。恐怕,连明霞都觉得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耻辱的存在。

  明芯想不通,为什么她没有趁孩子月份还小的时候打掉,而是任由婴儿不断在自己肚子里长大。

  如今,都已经六七个月了,婴儿已经完全成型,想要打掉,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明芯也没有直接走出堂屋,而是躲在门口,悄悄探出头往外看去。

  果然如她猜测的那样,看见村里有名的孙媒婆,此刻正站在她家的院子里,正在和明母说话。

  在孙媒婆的旁边,还站着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

  看见中年胖女人的时候,明芯蹙了下眉头,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应该是村里人,但住得距离她家很远。又或者,是隔壁村子里的吧

  明芯回忆了一下,没有捕捉到关于胖女人的任何信息。只能暂时放弃,全神贯注的听她们几个人到底在说什么。

  孙媒婆的声音几乎是扯着嗓子吼出来的,可是吐字一点儿都不清晰。除了熟悉她说话方式的人,其他人根本听不懂。

  明芯听了一会儿,感觉自己离得这么远,都感觉耳朵快要炸裂了。

  不由地佩服自己母亲和那个中年胖女人,竟然敢离那么近的听她说话。

  这么听一段时间,耳朵得费啊。

  虽然孙媒婆吐字不太清晰,不过明芯还是听懂了一些关键(性xg)字眼。比如,孙媒婆是来给说媒的。

  说媒的对象,就起(身shēn)她和那个中年胖女人的儿子。

  明芯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人上门来给她说媒。之前由于秦母的乱嚼舌根子,以及跑到明家来闹事,村子里很多人都知晓了她正在秦毅晨处对象。

  不过,隔壁村子的人好像不知道,所以

  躲在堂屋的门后听了一会儿之后,明芯轻叹了一口气,抬脚跨过门槛走了出去。

  站在院子里的孙媒婆她们几人,立马就转头将视线投(射shè)了过来。

  当看见明芯那张漂亮的脸蛋儿时,中年胖女人的眼睛立马就亮了。迅速转头,用手捂着嘴巴,悄悄的和孙媒婆说了些什么。

  然后,孙媒婆脸上的笑容就更加明显了。直接绕开明母,走过去握住了明芯的手,笑呵呵的道“好孩子,你今年快满十八岁了吧”

  面对她的(热rè)(情qg),明芯却冷着一张脸,“没有,我还小,也不打算嫁人。”

  孙媒婆一愣,惊讶地开口“好孩子,你胡说什么呢,拿走女人不嫁人的。你得快点儿挑啊,不然好男人就被别的女人挑走了。”

  不好意思,她已经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