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同桌凶猛> 第一百七十一章、我猜不着!

同桌凶猛 第一百七十一章、我猜不着!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陈述很委屈,说好了「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到底是那些老人家说错了,还是这些坏人做错了?

  陈述的脸上挨了一记耳光,心头火起,恨不得立即冲上去和狮子拼个你死我活。

  但是想到后背和脖颈上的刀伤,好像这一耳光就有些微不足道了----虽然说有些侮辱人,可是,毕竟没有什么外人看到啊。特别是大腿孔溪没有看到。

  “别打别打。”刘隆一边开车,一边出声劝道:“打坏了,孔溪就不喜欢了。咱们就靠他这张脸来找大明星要钱呢。”

  “要不是他,孔溪就被我一起抓回来了。”狮子愤愤不平的说道,看向陈述的眼睛满是凶光。对于陈述使诈把孔溪放走的行为,狮子心里充满了怒意。

  想着想着,就又想一巴掌抽过来。

  刘隆的资产被查封了,所有银行账户里面都取不出钱。当然,也不敢去取。狮子自己的情况也差不多,当时情况危急,抓着个手机就跑了出去,担心山脚下面有埋伏,他硬生生在山上隐藏了一个多星期。

  以他们犯下的那些事,抓住了怕是就没有活命的机会了。他们想跑,跑到越南或者老挝,越是偏僻落后的地方越好,跑之前就得搞一笔大钱。

  陈述没有钱,就是把骨头给榨干了也卖不了几个子。不过,多日的跟踪却发现陈述和大明星孔溪关系密切……刘隆瞬间有种「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幸福感。

  今天晚上陈述和孔溪都喝了不少酒,喝了酒之后还跑到江堤边沿来散步。因为孔溪的身份原因,别人都往灯光闪耀的地方走,他们是哪儿人少就往哪儿走。

  再走下去,就要走到鸟不拉屎的东隐别墅区了。

  所以,刘隆和狮子商量过一番,觉得今天晚上是下手良机,怕是以后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于是刘隆开车远远地吊着,狮子下车近距离跟踪,寻找机会把他们俩人给拿进车子里。

  刘隆对狮子的身份来历很熟悉,知道他能够干出什么样的事情。

  他相信狮子能够摆平这两个酒鬼。

  可是,他们还是低估了陈述-----低估了一个男人为了保护心爱的女人所愿意付出一切的勇气和智慧。

  孔溪跑了,只捉了一个不值钱却解恨的陈述回来。

  “不碍事不碍事。”刘隆一边熟练的驾着车子往市郊开去,一边笑呵呵地安慰狮子:“就当是那娘们回去给我们筹钱去了。一会儿到了地方,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她就会乖乖把钱给我们送过来。”

  “怕是不成。”狮子闷声说道。

  “为什么?”

  “她刚才头也不回的就跑了。”狮子说道。很是不满地看了陈述一眼,一幅「你连个女人都吃不住」的嫌弃表情,说道:“怕是不会送钱过来。”

  “有这事……”刘隆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说道:“要是这样的话,这小子留着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有价值有价值。”陈述急了。他已经见识过狮子的心狠手辣,知道这两个亡命之徒真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万一他们觉得从自己身上拿不到钱,带着一个「累赘」又实在太过危险,索性一刀抹了脖子,然后就逃之夭夭了怎么办?

  那个时候,陈述可就后悔也来不及了。

  人命关天的大事,陈述可不敢赌上自己的小命。

  陈述必须要坚定他们对自己的信心,让他们知道自己是一个优质的「肉票」。

  “你们跟踪了那么久,应该知道我和孔溪之间的感情。她早就对我情根深种,不只一次的对我说过非我不嫁的话------刚才你们要是没有把我的手机丢掉就好了,那样的话我只要打开手机你们就能够看到我们俩的日常聊天。在孔溪的心里,我是独一无二的。只要你们的胃口不要太大,她一定愿意拿钱出来把我赎回去。”

  “还有,我还有一个好朋友叫做汤大海。汤大海你知道吧?刘总一定是知道的,当时我们一起去公司拜访你来着。对,就是那个一直跟在我身边视我为大哥的傻大个……他不仅仅是花城著名的节目主持人,还是福星集团的少东家。刘总在花城打拼多年,福星集团的大名应该是有所耳闻。你们给他打个电话,他也肯定愿意给我出这笔赎金……他的命都是我救回来的,现在让他救我的命,他比谁都要乐意,早就巴不得我被人绑架了……”

  听了陈述的话,刘隆的脸色稍缓,说道:“那就先留着吧,你要是敢骗我们……嘿嘿嘿,你说我会把你怎么着?”

  陈述想了想,说道:“我猜不着。”

  “……”

  刘隆握着方向盘的胖手猛地一抖,就连屁股下面这辆面包车都跟着哆嗦。要不是还想从他身上捞点钱,他现在就想着跳车撕票。

  “大哥,你没事吧?”狮子看到刘隆的异样,关心地问道。

  “把他嘴巴塞上。”刘隆说道。

  “不用。我不叫。”陈述说道:“这位大哥坐我旁边,我怎么敢叫呢-----”

  显然他们不太相信陈述的人品。

  听到刘隆的话,狮子立即从脚下的袋子里面摸出一卷胶带,手脚麻利的把陈述的嘴巴给封住了。

  然后,一个大布袋罩了过来,陈述的眼前便成了一片黑暗。

  --------

  孔溪赶到萤火虫文化的时候,汤大海和李如意已经在公司门口等着了。

  看到孔溪的车到了,汤大海快步跑过去帮忙拉开车门,急切地问道:“到底是什么情况?老陈怎么会被人给绑了?”

  “我也搞不清楚状况,所以才要找你们了解一些情况。”孔溪一边说话,一边快步朝着内院走去,他们总没办法在大门口商量创始人之一被人劫持的事情。“原本我以为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但是后来发现他们不是,陈述和劫匪认识……”

  “劫匪有没有说他叫什么名字?”李如意问道。

  “劫匪怎么可能会说出自己叫什么名字?”汤大海反驳说道。“隐身都来不及,他们哪里有那么傻?”

  孔溪看了汤大海一眼,说道:“狮子。他说他叫狮子。”

  “刘隆。”李如意双眼血红,狠声说道。

  在他接到汤大海的电话说陈述被绑架了的时候,他就猜测或许这件事情和「乐海」事件有关系。

  只是,那个时候他也了解不到什么具体的情况,所以第一时间从家里赶到公司来和汤大海汇合。

  现在听到孔溪说出「狮子」这个名字,李如意怎么可能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述是为了帮自己解约才去招惹上刘隆那条疯狗,现在刘隆为了报复把陈述给绑了。倘若陈述有个三长两短,那么,他就是把刘隆挫骨扬灰杀一千遍也难解心头之恨。

  这一刻的李如意心乱如麻,胸腔起伏,杀意浓烈。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当年自己就应该亲自动手……也不是没想过用最极端的方式。

  “这个该死的人渣。”汤大海破口大骂,说道:“我就知道他会不怀好意,一直在背后想着给咱们兄弟来一次狠的。没想到他把目标对准了陈述……他有本事冲着我来。”

  顿了顿,汤大海一脸疑惑的看向孔溪,问道:“当时是我们三兄弟一起去乐海的,为什么他偏偏盯着陈述不放?陈述又没钱。”

  汤大海觉得不可思议,绑架这种事情,不是绑最值钱的那个吗?

  当时他劝陈述把福星集团的保镖送两个给他,让他们二十四小时保护陈述的安全。陈述觉得麻烦,还说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汤大海也觉得就算他们想要报复,那也应该是冲着他汤大海来。谁会放过他这样的有钱人呢?

  所以,他这段时间去跆拳道馆的次数格外的频繁,就连他的师父都觉得诧异问他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想到的是,这些家伙竟然不按常理出牌。

  “现在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孔溪出声说道:“刘隆,有没有他的资料?”

  “有的。”李如意说道。说话的时候,他便从旁边的包包里取出一份资料,说道:“这是陈述之前准备的,陈述怕他们气愤之下把资料给撕了,所以就让我多印了几份……”

  孔溪接过资料,转身就递给了身边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

  汤大海和李如意这才发现那个中年男人的存在,心想他不是孔溪的司机吗?怎么跟着一起上楼来了?

  中年男人接过资料看了一阵,皱眉说道:“怕是事情不好办了。”

  “为什么?”

  “就他们犯下的这些事情,一旦逮着怕是得挨枪子。他们也清楚自己罪孽深重,所以这个时候最容易做出狗急跳墙的事情。”

  孔溪脸上的忧色更重,问道:“戴叔,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们等着就好。”中年男人说道。“我想,这个时候他们最急迫的事情就是逃跑。逃跑之前又想捞一笔钱,应该会和你们联系。”

  “那你呢?”

  “我拿着这份资料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藏匿的地点。”戴叔说道。

  “麻烦戴叔了。”孔溪感激的说道。在他们过来之前,已经有人去绑架现场勘察了,希望能够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吧。

  等到戴叔离开,汤大海摸出手机,说道:“我给我爸打电话,让老头子把他的关系都动用起来,无论如何,都要把刘隆这个王八蛋给找出来。”

  “不用了。”孔溪阻止。“不要打草惊蛇。那样反而会让陈述的处境更加危险。”

  “那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啊?”汤大海急道。

  “我已经在做了。”孔溪说道。

  她看了一眼眼睛血红的汤大海和李如意,知道他们三人之间的感情,轻声劝慰着说道:“不要担心,有我在。”

  “……”

  汤大海和李如意对视一眼,虽然觉得心生温暖,只是,被一个女人说「不要担心有我在」算是什么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