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同桌凶猛> 第一百一十章、天大的人情!

同桌凶猛 第一百一十章、天大的人情!

  苏音其实是不想来的。

  刚刚才在争夺东正一姐的事情上面被孔溪给摆了一道,接手了她不愿意出演的《机长先生》不说,还欠人家一个天大的人情……

  毕竟,在所有人看来,那个剧本是因为孔溪高风亮节主动出让给她的。

  也正是因为公司上上下下都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她又非来不可了。

  不然的话,又有那些喜欢乱嚼舌根的人跳出来说「孔溪送了她那么大一个人情人家受伤住院她都不去看一眼」之类的怪话。

  人言可畏啊!

  于是,苏音抛弃了经纪人和助理,决定自己低调的来看一眼。

  一番乔装打扮之后,站在镜子前的苏音认为就连她亲妈都不可能认出来,这才放心大胆的开车赶到了医院。

  没想到的是,刚刚走到医院门口,甚至都没机会见上孔溪一面,她的身份就暴露了。

  还是被人给主动叫破的。

  看着满脸笑意地迎上来的陈述,苏音有种把他捶扁又捏圆的冲动。

  “你什么时候对我这么热情过了?高层会议上你可是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好像我们之间有什么生死大仇似的……”

  苏音的心里狂奔的哪里是草泥马神兽啊,简直是一头又一头霸王龙在打着滚。

  可惜,现在局势已经容不得苏音多想了。

  “苏音小姐,请问你是来看望孔溪的吗?孔溪的伤势如何了,能给我们透露一句吗?”

  “苏音小姐,听说你和孔溪小姐关系不和,一直在竞争公司一姐的位置……你觉得你和孔溪谁的影响力更大一些……”

  “苏音小姐你的新作品是哪一部?作为粉丝非常期待……”

  ------

  苏音现在想进进不去,想走走不了。进退两难。

  眼下只得先把这些记者应付了才行。

  她开始后悔没有带经纪人和助理了,要是早知道情况变成这样,自己还低调个什么劲儿。

  于是,她狠狠地瞪了陈述一眼,开始回答记者的问题。

  “我还没有见到孔溪姐姐,不过听说孔溪姐姐的身体恢复的很好,很快就可以出来和大家见面了。”

  “孔溪姐姐即是我的前辈,也是我的朋友。我们的感情非常好,不存在你们所说的争夺一姐这种事情……我们的定位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努力的方向。”

  “我的新作品是《机长先生》,是一群年轻人献身我国航空事业的故事,我现在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部剧的天才编剧……”

  苏音也不是好招惹的。

  既然你陈述做了初一,就不要怪我做十五了。

  你把我推到媒体面前,我也绝对不会让你日子好过。

  大家一起来接受这个采访,顺便还能给正在筹备的《机长先生》做个广告。

  可是,当她准备把手指向陈述的时候,却发现刚才还站在记者后面对着她呲牙裂嘴傻笑的家伙竟然消失不见了。

  “苏音小姐……苏音小姐,你说的那位天才编剧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在哪里?」

  「刚才还在这里,谁知道现在死到哪里去了」

  “陈述这个混蛋王八蛋……”

  -----

  “还是先向大家保密吧。等到发布会现场,我一定把这位编剧请过来和大家见面。好了,今天就先回答到这里吧。我要进去看望孔溪姐姐了,我们下次再见。”

  苏音好不容易脱离记者的纠缠,在医院护士的引领下来到孔溪的病房,发现病房里面空空如也。

  苏音一脸懵逼,看着旁边的护士问道:“孔溪小姐呢?”

  一个知情护士出声说道:“孔溪说病房里面呆着烦闷,被助理推着到后院去散心了……”

  “奇怪,孔溪小姐的东西怎么都消失不见了?”

  “啊?孔溪小姐不会出院了吧?”

  “不可能啊,都没去我们那里办出院手术……”

  苏音想到陈述刚才的反应,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咬牙切齿的喊道:“陈述!我要杀了你!”

  -------

  陈述跑到停车场找到了正推着孔溪转圈圈的静静,说道:“苏音来了,我们快走。”

  陈述是开着汤大海的奔驰车过来的,他把孔溪推到停车位置,然后抱着孔溪坐进后排,又把轮椅下面藏着的孔溪的包包取出来,把轮椅折叠起来放进了后备箱。

  然后,陈述开车迅速驶出了医院。

  “刚才被记者包围的人是苏音?”孔溪坐在后座,出声问道。

  “是啊。”陈述认真开车,笑着说道:“她要是不来,我们哪里有机会逃得出去?”

  “她就这么被你利用了?”

  “怎么能说是利用呢?就是熟人见面亲热的打一声招呼……我要是见到她一声不吭爱理不理的,她不是更生气?”

  “真是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破嘴。”

  “你这么说就过份了啊。你可以不信任我,但是你不能一杆子打翻全天下的男人。”陈述说道:“虽然我比他们可靠多了。”

  孔溪笑而不语。

  心想,我若是连你都不信,又怎么能相信其它的男人呢?

  陈述把车开到孔溪居住的小区,在小区门口被拦截下来,孔溪摇下车窗招了招手,门口的保安便立即放行。

  孔溪的脸比通行证还好使。

  陈述推着孔溪回家,二姨立即就迎了上来,满脸心痛地说道:“哎哟哟哎哟哟,怎么伤成这样啊?我要去看你你不让,我要煲汤给你送过去你也不让……哎哟哟,看看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医院又不是没有汤喝,何必多此一举?”孔溪完全把二姨当作家人一般,说道:“再说,我哪里瘦了?感觉这两天躺在那里不动,脸都要变圆了很多。”

  “你这脸哪里能够称为圆啊?这脸要是圆的话,汤大海那脸就得是饼了吧?”陈述笑着说道。

  孔溪指了指陈述,向二姨介绍着说道:“陈述,之前来过的,二姨还记得吧?”

  “记得,这不是我那傻侄子吗?”二姨一脸笑意的看着陈述,笑呵呵地说道:“年轻人可要少喝点酒。上次喝得太多了,吐了自己满身都是……”

  “二姨好。二姨好久不见了。”陈述主动问好,赶紧打断二姨的话,他怕二姨再次提起用刷子帮自己洗澡的事情。那个时候和孔溪还不熟悉,想着反正今生不再相见,也就没觉得那是多么尴尬的一件事情。

  没想到人生何处不相逢,他竟然和孔溪进入了同一家公司,两人越来越熟悉,见面次数也越来越多。人混得熟了,脸皮反而就薄了。

  “哎哟,傻侄子还害羞了。脸都红了。”二姨指着陈述哈哈大笑。

  “……”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突然间响起。

  静静从包包里翻出手机送了过来,说道:“溪姐,你的电话。”

  孔溪接过手机看了一眼,把屏幕举到陈述面前晃了晃,说道:“苏音的电话。”

  陈述苦笑,说道:“肯定是找不到你,打来电话兴师问罪来了。”

  “我就说被你拐跑了。”孔溪笑着说道。

  她接通电话,对着话筒说道:“小音你好。”

  “溪姐,你在哪儿呢?”

  “我刚刚回家。”孔溪说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溪姐,我刚才去医院看你,结果没有找到你。担心你有什么状况,所以就给你打通电话问问……”苏音的声音从话筒里面传了出来。显然,孔溪为了让陈述听个真切,竟然故意按下了手机的外放功能。

  “啊?你去医院了?”孔溪埋怨地说道:“你去医院之前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早知道我就在医院等你了。我这才刚刚到家呢。”

  “陈述没有告诉你?”苏音那边的声音变得不确定起来。

  “告诉我什么?”孔溪对着陈述眨了眨眼睛,故作迷惑地问道。

  “我去医院的时候看到他了,陈总监还热情的和我打招呼呢。”苏音的情绪有些不太稳定。显然,直到现在,怒气难平。

  “啊?他都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情呢。要是告诉我了的话,我就在医院等着你了。”孔溪还在装作无辜的小白兔。

  “溪姐没事就好。今天恰好没有通告,就想着去医院看望你,没想到还没有见着。”苏音的语调又变成她那招牌似的脆甜风格。“溪姐好好休息,等我有空了去你家里看望你。”

  “好啊。我在家里等你过来喝茶。工作繁忙,你也要注意身体。”

  “我会的,那我就不打扰溪姐了。”

  “嗯,再见。”

  “对了,陈述陈总监在溪姐身边吧?”苏音突然间出声问道。

  苏音仰脸看了面前的陈述一眼,优雅笃定,说道:“在呢。是陈总监送我回来的。”

  “溪姐代我向陈总监问好。”苏音笑嘻嘻地说道:“就说我欠他一份天大的人情呢。”

  虽然笑声清脆,但是陈述却从那话语间听出了浓浓的杀意。

  「这个女人不会恨上自己了吧?」陈述心里有些担忧。

  「反正自己有大腿。」陈述心里的担忧就死掉了。

  “是吗?我一定会帮你把话带到的。”孔溪笑语盈盈,从容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