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喵客信条> 第1333节:夜明前 Ⅹ
  “我们为什么每次过来都是全家老小一波流的送死啊。”许小诗给自己点了一支烟,他对着靠在战壕边,双眼无神着早已经死下线的三团长感叹道。

  郭龙套死在了第一道防线,好几支战团在第二道防线上拼光了最后的人员,而如今,苍穹之战的一团与三团也面对着绝境,将新伊甸人赶出防线之后,他发现自己的战团只剩下差不多六个中队的人员,三团更是已经全灭,连有着外星一米二血统的两个幼子连都死在了一线,这些小王八蛋说什么也不肯退出战斗,最终在刚刚的战斗中战死在了战壕中。

  这个问题不会有人会回答他了,指挥部空无他人,只有许小诗坐在那儿,最终,在听到新伊甸人攻击的哨声后,许小诗站了起来,抄起桌边的火枪,叼着烟的年轻人走向了前线。

  这个问题不一定需要答案,就像是当年的那些勇士付出生命时展示的无畏与勇敢,苍穹之剑也好,那些友方战团也罢,就像那些英雄一样,今天的亚修比血夜,不需要懦夫,也没有懦夫。

  ………………

  “我们要失败了吗?”沙耶伽咳的很利害,刚刚的战斗中被枪托砸中胸口的猫姑娘已经没有治疗药水来治疗瘀伤了。

  她所在的战壕到处都是尸体的,有新伊甸人的,有小猫人的,有一米二的,还有长耳朵和地球人的。

  从战壕另一边走过来的姐妹摇了摇头,杏子看着战壕外的黑暗,就在刚刚,月亮钻进了云层之中,没有了月光,战场变的有些黑暗,时不时有天国之光照明弹被打上天空,但是大家都知道,在现在这个时候,像这样的照明弹都已经是打一发少一发的困苦境地了。

  “我们不会失败的,玛索还在在中央防线上苦战呢,我们要护住他的侧翼,沙耶伽,来,喝下这瓶药水。”杏子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瓶药水。

  沙耶伽楞了一下:“你从哪儿拿到的药水。”

  “从战死的倒霉蛋身上拿的,不会有毒,放心喝吧。”杏子扬了扬眉头。

  猫姑娘最终喝下了药水,她看着自己的姐姐:“你永远都要比我乐观呢,姐姐。”

  “这大概和我在最饿的时候吃掉师兄的那条狗有关吧。”杏子笑着挠了挠脸。

  听到自己姐姐的说辞,沙耶伽突然想到了那条小狗……啊,那是一条看起来很可爱的小狗,时间一晃十多年,她都记不清楚它的模样了。

  不过话说回来,狗肉真的好棒啊。

  ………………

  “我小的时候家里穷困,每次在巷子口闻到烤肉味道的时候,都会想,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天天吃烤肉。”说到这里,倒在血泊中的大块头看着正在为自己做手术的明恩笑了笑:“这该死的战场,我再也不想吃烤肉了,怎么办。”

  “没怎么办,这证明麻醉非常有效果,你甚至可在清醒的情况下做开腹手术。”杨一边从他的腹部掏出一段已经断掉的肠子丢掉,一边拿出绵针准备进行肠子缝合,虽然战场上到处都是感染源,但不开腹这个家伙只有死路一条,被刺刀扎了一刀的他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别的可选项。

  而且在这个世界,感染真的不是问题,连神术都能够清除感染与净化创口,除了不能让一米二的姑娘们拥有足以自豪的胸部赘肉外,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神术做不到的。

  “你真是没有幽默感啊,夫人。”大块头翻了一个白眼:“但是,手术就请做到这里吧,新伊甸似乎又上来了,您和您的同伴们再不走说不定就走不了。”

  “我们要往哪儿走才不会被战争的旋涡卷到最中心去。”飞快的缝好肠子,往大块头的肚子里倒了一瓶治疗药水,杨松开手,一边的学徒立即接过了关腹的流程。

  而杨走到一旁,姑娘儿也没来得及洗手,就抄起霰弹枪对着冲过来的新伊甸佬扣动了扳机,后者嗷嗷叫的举着上了刺刀的火枪冲近战壕,用脸接了一发霰弹,像是被什么东西按住脸一般整个人横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拉动唧筒,抛出弹壳,杨对着举着指挥剑的新伊甸军官扣动扳机,后者一头摔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然后越来越多的新伊甸人穿过迷雾出现在她的视野中,而守护这段防线的东大陆战团又一次吹起了那个喇叭,士兵们从战壕和散兵坑里钻了出来,他们和新伊甸人一样,互相射击,接近,然后狠狠的撞到了一起。

  杨依然在射击,时不时就有侏儒和半身人依靠自己人小的优势从混战圈中冲过来,这个时候就轮到她来打靶。

  使用的依然是霰弹,因为独头弹在一百米外都还有穿透力,而霰子飞出一百米基本上已经无法穿透衣物,很有可能根本飞不到一百米——这些霰弹枪使用的毕竟不是联邦的军用弹,玩家们使用的霰弹也就是在五十米内能够保持足够的杀伤力。

  而好消息是这些新伊甸侏儒和半身人离的很近,通常只有三四十米,杨使用的霰弹枪使用的是缩喉枪口,能够让霰子们更加集中的发射出去。

  至于终点是半身人还是侏儒,那就要看杨的心情了。

  通常来说,她更讨厌半身人。

  ………………

  “这里是神圣箴言战斗艇联队,请为我们指明攻击方向。”

  打开频道,神圣箴言的联队长开口问道,做为一米二的精锐战斗艇联队,他和他的大团长将分两个波次到达亚修比,他们第一次波次将在两分钟后到达战场上空,所以希望本地的指挥部能够为他们指明攻击位置。

  “海港区城墙之外的所有目标都可以攻击,请优先攻击人员密集区域。”指挥部传来的答案让这位联队长思考了一下,然后他有些不确认的问道:“我真的没有听错吗,您的意思是说除了海港区,整座城市都可以攻击?”

  “是的,我们现在被压缩在海港区中,在海港区城墙以外的目标都不是友方目标,请放心进行攻击。”

  听到这个答案,联队长看了一眼手里的地图……等一下,炸弹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