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五十四章 无神和若尘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五十四章 无神和若尘

  亭中。

  张若尘和殷元辰陷入了沉默,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过得许久,殷元辰轻呼出一口气,道:“还是不说这些沉重的话题好了,不如我们来聊聊耀天公子。”

  张若尘的眼中,露出一道愕然之色,随即失笑,道:“殷兄对耀天公子了解多少?”

  “要不,张兄你先说说,你对九天玄女,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别看我,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你们的关系很有问题。耀天公子高调追求九天玄女,也是闹得满城皆知的事。”殷元辰那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道笑意。

  “朋友。”

  “真的只是朋友?”

  “挚友。”

  “只是挚友?”

  张若尘道:“红颜知己,这样总够了吧?”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红颜知己就更加难得,张兄,切莫失了知己,伤了红颜。”殷元辰意味深长的道。

  张若尘眼神一凛,道:“对于耀天公子,我并不是太了解。听殷兄的意思,此人很有问题?”

  “九耀神君英明神武,盖世无双,在中古时期,也是万界称赞的真神,不知多少生灵被他折服。可是,他的后代,却未必也是如此光明磊落。”殷元辰道。

  张若尘道:“怎么说?”

  殷元辰却不急着言明,道:“我再问张兄一个问题,如果耀天公子是真心倾慕九天玄女,想要追求她,想要与她结为道侣,甚至愿意尽最大的努力说服天权大世界的神帮助昆仑界。你会祝福他们吗?”

  这个问题,将张若尘问住了!

  耀天公子的样貌、天赋、背景,都是一等一的,如果还有一颗真心,那么完全是配得上九天玄女。

  可是,张若尘真的就没有一丝难受和不舍?

  “张若尘啊,张若尘,你怎么这么的贪心,都已经有了灵希,还有无法辜负的洛姬,怎么却不肯放手纳兰丹青?红颜嫁做他人妻,如果真的是一个好的归属,其实应该祝福的。”张若尘的脑海中想到灵希,顿时生出深深的愧疚感,就像做错了什么事。

  或者说,做错了太多事。

  殷元辰见张若尘沉默不语,大笑一声:“威震万界诸天的张若尘,居然被我一句话,问得如此痛苦和纠结,真是太有成就感了,哈哈!”

  “刚才只是假设而已,张兄怎么就当真了?如果心中真的放不下,为什么一定要去成全别人,而不是成全自己?你的优柔寡断,说不定会让自己痛苦一生,让红颜伤心一世。”

  张若尘收起刚才那低落的情绪,负手望天,叹道:“家国天下和儿女情长,从来都是分不开的。你说,十万年前那一战的话题沉重,可是感情的事,又何尝不沉重?”

  “你的假设,其实是不成立的。九天玄女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九位。”

  “我的红颜知己,只是那九位中的一个。”

  “耀天公子想要的,却是九个。”

  “或许每一个男人的本质,都与雪无夜一般多情,但,却绝不是一味的占有。说多了,还是说说耀天公子,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殷元辰道:“据我所知,耀天公子接到的任务,乃是无论如何都要将九耀神泪带回天权大世界。只不过,来到昆仑界,见到了九天玄女之后,才改变了想法。”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如果我是他,我也会改变想法。无论是九天玄女,还是她们的主导者纳兰丹青,都极具魅力。”

  殷元辰道:“可是,他的目的,终究还是九耀神泪。”

  张若尘曾和九天玄女谈论过此事,了解得更多。耀天公子追求的手段,并不是那么高明,反而以天权大世界的帮助,来交换九天玄女,或者说是一种胁迫和占有。

  所以他先前才说,殷元辰的假设是不成立的。

  像耀天公子那样的手段,也算是真感情,天下从此也就没有感情二字可言。

  当然,耀天公子的手段也很有效,因为他看准了昆仑界在九天玄女心中的地位。如果,昆仑界真的到了危在旦夕的那一刻,九天玄女没有别的选择,恐怕只能选择他。

  殷元辰道:“张兄如果去查一查耀天公子,就会发现,他从来都没有上过功德战场。包括来到昆仑界,也没有主动去杀过地狱界的修士。”

  “在他那样高贵身份的修士眼中,来自地狱界的危险,永远都不会波及到他。他就算不出手,也有那些沦为功德战场的弱界,拼死与地狱界厮杀。”

  说道此处,殷元辰愤然道:“天庭各界这样养尊处优的人太多了,目光短浅,贪图享乐,让那些为何守护天庭,战死在功德战场上的人杰,作何感想?”

  “归根结底,还是天庭的制度,就有很大问题。凭什么弱界就该死?既然是弱肉强食,为何还要成立天宫?诸神到底在想什么?”

  “像耀天公子这样的人,如果真的让他骗娶了九天玄女,夺回了九耀神泪,成为了天权大世界的大功臣。张若尘,我第一个鄙视你,是你的不作为,助长了他们那一类人的气焰。”

  这一通骂,让张若尘非常无奈。

  “我太激动了,对不起。不过,张兄为了昆仑界的修士能有公平待遇,可以颁布圣旨,力敌万界诸强。为何却不能面对自己的本心,做一回怒发冲冠为红颜的热血剑客?”

  “你若不去,不如我去。对九天玄女这九位奇女子,我还是颇为倾慕的,你应该会祝福我吧?哈哈。”

  殷元辰笑了一声,随即走到亭边,将一把花瓣,洒入灵湖中。

  顿时,湖中跃起许多的鱼儿来,雀跃的抢食。

  殷元辰的话,张若尘并未当真,陷入沉默,感情,一直都是他最怕面对,却又不得不去面对。

  不过,如果真有殷元辰所说的那一天,他或许真的会抛开一切,冲冠一怒为红颜。

  “怎么回事?”

  突然间,殷元辰变了脸色。

  张若尘回过神来,抬头看向天际,顿时看到,原本蔚蓝如洗的天空,此刻竟是变成了血色。

  准确说,是有大量的血色星辰,悬于天际,将天空映照成了血色。

  张若尘能够感知得到,周围的空间已经被隔绝,化作了一片星空小天地,而殷元辰所在的这座府邸,则是犹如星空中的一座浮岛,显得极为渺小,已然是没办法再与外界联系。

  “哗——”

  张若尘手指点出,指尖飞出一道剑气,却只是在天空,形成一圈圈涟漪。

  “好强大的一件空间宝物,就算是大圣,都休想轻易打出去。”

  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陷入这种危险的环境之中,着实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目光转动,张若尘看向湖边,眼神不由一凝。

  两道身影,从湖畔缓缓走来。

  一个高大威武,一个俊美清秀,张若尘均是不陌生。

  “阎无神。”殷元辰心中一沉。

  毫无疑问,此地所有的变化,都必然与阎无神有关。

  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阎无神竟会出现在中央皇城中,而且还悄无声息的来到他的地方。

  中央皇城戒备森严,着实难以想象,阎无神究竟是如何潜入的。

  且中央皇城强者如云,阎无神又为何要冒险潜入?

  当即,殷元辰出手,将湖中的鱼儿,全都都收了起来,怕他的这些朋友,出现差错。

  “阎无神会是一个人来到皇城吗?他想要做什么?要如何才能破开此地的空间封禁?”殷元辰心中暗暗思考起来。

  无论怎么看,这件事情都不简单,必须要尽快想出脱身之法。

  唯一让殷元辰感到庆幸的是,张若尘就在他身边,合他们二人之力,自保应该不成问题。

  张若尘将目光锁定在阎无神的身上,他能够感知得出来,眼前的阎无神,与他在洛水遇到的那一个,有着很大的区别,气质截然相反,应该是般若所说的善身。

  相比之下,阎无神善身的气息,要比恶身强大得多。

  想想也很正常,阎无神只是暂时一分为二,为的是修炼,将来还会再融合,善身自然需要占据主导地位,要不然,在融合时,很容易出现一些问题。

  与此同时,张若尘也隐约感知到了阎无神恶身的气息。

  善恶双身齐至,足见阎无神是来者不善。

  随即,张若尘将目光投向阎无神身边之人,其不是别人,正是失踪很长一段时间的池昆仑。

  和池孔乐一样,池昆仑同样是已经长大,也越来越像张若尘,比之过去,少了几分稚嫩。

  池昆仑此刻亦是将目光投向张若尘,眼神却是显得极为复杂。

  以前的他,仇视张若尘,将张若尘视为杀害父母的大仇人,一心想要杀之报仇。

  可阎无神却告诉他,张若尘乃是他的生父,池瑶女皇乃是他的生母,他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

  看到池昆仑那复杂的眼神,张若尘瞬间明白,他恐怕已经是知晓了事情的真相。

  但以池昆仑的性格,想要让其接受这一切,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张若尘,看到本座,你似乎一点都不惊讶。”阎无神道。

  张若尘收敛心绪,道:“为何要惊讶?我本就一直在等你。”

  “有趣,张若尘,本座倒真是很佩服你,一个小小的圣王,敢同时得罪天庭界和地狱界,换作其他人,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次,可你却还能够活得好好的,一次次搅动功德战场的风云。”阎无神颇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顿了顿,阎无神继续道:“以圣王之身,制定界规,古往今来,恐怕再难找出第二人,你这样的人,留在天庭界,实在是很可惜,倒不如投身地狱界,只要你足够强,就能得到你所想要的一切,无须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

  很显然,阎无神是起了爱才之心,虽身处敌对的阵营,可他却是十分的欣赏张若尘。

  张若尘淡淡道:“你阎无神纵横诸多功德战场,杀戮无数天庭界修士,不也照样活得好好的吗?”

  “说得好,张若尘,你的成长速度,远远超出了本座的预期,却也让本座十分欣喜,你可知道,没有对手的日子,是多么的寂寞。”阎无神开口,语气中透着丝丝兴奋。

  阎无神纵横功德战场数百年,大圣之下,早已没有敌手,即便是天宫四大天王联手,也只能对他有所压制。

  他一直都在渴望着强大对手的出手,可以让他踏上更高的巅峰。

  张若尘站起身来,目光凝视阎无神,道:“强者从来都是寂寞的,但我却很享受这种寂寞。“

  殷元辰听得有些疑惑,张若尘和阎无神明明已经在洛水战过一场,天下皆知,怎么现在却感觉,他们像是还从未交过手一般。

  “你等本座,应该是为了池昆仑吧。本座还真是很好奇,你与池瑶女皇那般敌对,又怎会生下池昆仑和池孔乐这一对儿女来?”阎无神道。

  随即,阎无神看向池昆仑,道:“小家伙,你不是很想见到张若尘吗?现在如你所愿,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当面问问他。”

  池昆仑低声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事到如今,张若尘哪里还会忍心欺骗池昆仑,点头道:“是。”

  听到这个确切的回答,池昆仑的眼睛顿时泛红,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情绪显得十分激动。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要骗我?”池昆仑低吼道。

  张若尘的心,剧烈颤动了一下,他完全理解池昆仑的心情。

  就像当初池瑶告诉他,血后乃是他的生母,他同样是无法接受,明明早已在心中认定是敌人,如何能接受如此大的改变?

  只能说,池瑶太过残忍,竟然编造这样的谎言,去欺骗两个无辜的孩子。

  “阎无神,放了池昆仑,你想战,我陪你战,以你的身份,何必为难一个小孩子。”张若尘声音低沉道。

  阎无神淡淡一笑,道:“本座从未为难过他,相反,是本座从商子烆的手中,救下了他,还准备收他为徒,只是这小家伙太固执,一直都不答应。”

  “不过,本座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打败本座,本座就将池昆仑还给你,如何?”

  阎无神显得极为自信,即便他的恶身,曾在张若尘手中吃亏,且张若尘明显变得比那时更强,可他仍旧不在乎。

  ……

  昨晚写天帝传,写到了凌晨四点过,本来打算睡三个小时,起来写万古神帝的,所以,提前说了一嘴中午更新万古神帝。

  结果忘了定闹钟,一觉睡到了中午,顿时就尴尬了!

  以后真不能提前说多久更新了,不可预测的情况太多。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