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四十一章 真的好想杀你啊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四十一章 真的好想杀你啊

  连珠府的第九府,西方宇宙诸多大世界的领袖人物,汇聚于此,个个都是大圣之下顶尖的强者,名气极大,有的甚至能够威震天庭界和地狱界。

  昆仑界,属于西方宇宙的一员,故而来支援昆仑界的,西方宇宙的各大世界占了很大的比重。

  当然,其他三方宇宙,也有部分大世界参与进来,比如万墟界、天龙界、千蕊界等,皆属于强界。

  目前,已经有近半数的世界领袖,赶到连珠府,剩下的,也都在相继赶来。

  此时,府内的所有世界领袖,均在关注着灵湖上的情况。

  “昆仑界的人还真是很有魄力,在这种时候,竟然还敢去招惹天堂界。”

  “这不是有魄力,而是太愚蠢,那池孔乐完全是往枪口上撞,以天堂界和张若尘之间的恩怨,恐怕宙宇这次不会放过她。”

  “池孔乐当众杀死天堂界三位圣王,这可是重罪,即便是池瑶女皇,都没办法为她开脱。”

  “池孔乐若是死在宙宇手中,不知道张若尘知道后,会不会发狂?”

  ……

  多位世界领袖开口,很是随意的谈论着,完全是一副看热闹的姿态。

  很明显,他们是属于天堂界派系,或者亲近于天堂界,自是不会在意昆仑界吃亏。

  尽管以他们猜测,这次的事情,多半是天堂界的人挑起,可形势比人强,昆仑界拿什么去与天堂界斗?

  大部分世界领袖,则是保持沉默,静静看着事情的发展,这种时候,他们很难插手进去。

  灵湖之上,气氛显得格外的压抑,王师奇心绪凝重,他当然相信池孔乐所说的话,可偏偏那些个在场的天才,都不愿意出面作证,池孔乐是百口莫辩。

  宙宇凌波而立,冷声道:“王师奇,交出池孔乐,别逼本座出手。”

  王师奇挡在池孔乐的身前,心念快速转动,思考着应对之策,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将池孔乐交出去。

  先是池昆仑在功德战场,出现差错,如今下落不明,若是池孔乐再有什么问题,他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池瑶女皇。

  面对宙宇的强大圣威,池孔乐尽管感到极大的压力,眼中却并未露出半点惧色,素手紧握圣剑,抵在伯兰的眉心处。

  即便此次斗不过天堂界,池孔乐也决不妥协,纵然她会死,但,伯兰这个罪魁祸首,也必须跟着陪葬。

  池孔乐只是感到很失望,数十座大世界的天才,竟然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一句真话,如此畏首畏尾的心性,将来如何成就大圣之位?

  “池孔乐,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想逞凶,未免太不将本座放在眼中。”

  宙宇低喝,释放出强大的气机,牢牢将池孔乐锁定。

  只要池孔乐有任何异动,他便会毫不留情的将其抹杀。

  伯兰的身份很特殊,必须尽所能将他保住。

  池孔乐挺直身躯,目光直视宙宇,无所畏惧道:“我知道你很想杀我,因为你和天堂界,都曾在我父亲手中,吃过大亏,可惜的是,你们却根本奈何他不得。”

  “宙宇,并不是所有人,都惧怕你天堂界,我虽没有父亲那般强大,但也绝不会任由你们欺凌。”

  听到这番话,宙宇的眉毛不由一掀,身上隐隐散发出更为浓烈的杀意。

  对他而言,栽在血神教,真理奥义被张若尘所得,乃是他平生最大的耻辱,现在池孔乐竟然敢揭开这层伤疤,即便他的心性再好,也难免被激怒。

  “张若尘可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宙宇沉声道。

  王师奇眼神微变,预感到大事不妙,当即释放出强大的精神力,调动天地间的浩然之气,将池孔乐守护住。

  与此同时,一支古朴的毛笔,从王师奇的眉心中飞出,被他一把握在手中。

  毛笔一出现,一股浩瀚的文明气息,便是弥漫开来,似承载了万古千秋的文化。

  此笔在儒道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名为千秋圣笔,相传,儒祖圣书便是由四位儒祖,执此笔书写而成。

  千百万年来,儒道的一代代传人,不知用千秋圣笔,书写过多少古今传诵的诗词文章,儒道的真谛,早已是烙印其中。

  不得不说,儒道的底蕴,真的是深厚无比,传承下来大量的瑰宝,随便拿出一件,都能作为较弱大世界的镇界之宝。

  “哼。”

  宙宇重重哼了一声,一只手伸出,大量光明规则浮现出来。

  顷刻之间,一团圣光在宙宇的手中凝聚,璀璨无比,宛如一轮神阳,缓缓升起,光芒万丈,要驱散世间所有的黑暗。

  这一刻,宙宇仿佛成为了光明的化身,世间的光明力量,完全凝聚在他的身上,所到之处,光明便会降临。

  以宙宇的行事风格,自然不会愿意一直受制于人,要以雷霆之势,将池孔乐和王师奇镇压,同时解救出伯兰。

  王师奇眼中浮现凝重之色,没有迟疑,立刻挥动千秋圣笔,凝聚儒道浩然之气,当空书写出一个个隽秀的文字。

  这些文字都极为古老,似文明诞生之初所创造,凝聚了无数先民的智慧,绽放不朽的光芒,释放出不可思议的伟岸力量,迎上宙宇施展出的光明圣术。

  眼见宙宇出手,池孔乐当即释放出五行混沌体的异象,以混沌世界虚影,将伯兰死死镇压住。

  继而,池孔乐进入人剑合一的奇异状态,调动自身修炼出来的近万道时间规则,捕捉天地间的时间印记,静极而动,全力以赴施展出时间剑法。

  即便面对的是天堂界的领袖又如何,她一样敢挥剑迎战,谁都不可能让她放弃抵抗。

  “王师奇乃是朝廷的掌权者,在儒道亦是属于绝顶大人物,如果此次被宙宇镇压,对昆仑界的打击,必然不小。”

  “是他太过不自量力,又能怨得了谁?昆仑界尽是些狂妄之辈,实力不强,却偏喜欢逞一腔孤勇,根本是自讨苦说。”

  “也该让昆仑界长点记性,让他们看清形势,这已经不是在十万年前,属于他们的辉煌,早已成为过去,若再不知进退,等待他们的,只会是更快灭亡。”

  ……

  看到宙宇出手,部分世界领袖,都不禁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在他们看来,就应该好好敲打昆仑界一番,才方便他们各界,获取更多的利益。

  也有世界领袖露出不忍之色,忍不住想要出手,他们都出自相对较弱的大世界,昆仑界的遭遇,不禁让他们感同身受,引发了共鸣。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未来的某一天,难保他们所在的大世界,不会成为下一个昆仑界。

  只是他们刚想动,便是被身边的人拉住,“别冲动,现在这种情况,即便我们出手,也帮不上忙,反而会为我们的大世界,招来麻烦。”

  闻言,他们只得按捺下来,他们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个人,而是一座座大世界,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够意气用事。

  “有变化。”

  突然间,府内的一众世界领袖,都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究其原因,宙宇施展出的光明圣术,竟是被生生破掉,时间的力量,斩断了光明。

  宙宇的眼神不断变化,刚才竟是有着一道时间印记,进入他的体内,斩去他近百年寿元,让他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虚弱感。

  一个修为仅仅四步圣王境界的时间掌控者,竟然能以时间手段,破掉他的光明圣术,更斩去他大量寿元,这是他完全不曾想到的事情。

  “以池孔乐的修为境界,施展出来的时间剑法,绝不可能有这样的威力,难道说……是张若尘?”宙宇心中暗暗猜测道。

  他之前就感到奇怪,以鸿坤圣王的实力,怎么会败在池孔乐的手中,现在看来,池孔乐身上的确是有着很大的古怪,极有可能是张若尘在暗中出手。

  可宙宇仔细探查了一番,却并未能够发现张若尘的踪迹。

  但越是如此,宙宇心中便越是不安。

  隐藏在暗处,借池孔乐之手,便能轻易破解他的高阶圣术,还能斩去他近百年寿元。

  岂不是意味着,张若尘完全有可能无声无息的将他杀死?

  “不如……让我来说句公道话吧。”

  就在这时,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响起。

  伴随着话音落下,灵湖上的一片雾气散开,显现出一张玉桌,一男一女,相对而坐。

  瞬息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均是投向了这两人。

  那名男子看上去很年轻,身穿道袍,上有着繁奥的八卦图案,手持一根拂尘,刚才正是他在说话。

  坐在年轻男子对面的,是一位身穿佛衣的清丽女子,手持一只玉净瓶,身上散发出淡淡的佛光,每一寸肌肤都神圣无暇,如一位行走在尘世的菩萨。

  “镇元,慈航。”

  看到这二人,宙宇的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

  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池孔乐的身上,还真是没有察觉到镇元和慈航的存在。

  而且,各界领袖齐聚连珠府的第九府,镇元和慈航却呆在年轻天才交流的地方,也着实是很出乎他的意料。

  镇元站起身来,一步踏出,便是出现在池孔乐的身边,面带微笑。

  “见过镇元师伯。”池孔乐十分乖巧的行礼道。

  她早就听闻,张若尘与镇元有着匪浅的交情,此时镇元又为她出面,她自然不能够怠慢。

  镇元微微点头,道:“张师弟的女儿,果然非比寻常。”

  “镇元,此事与你无关,你最好不要插手进来。”宙宇道。

  镇元转头看向宙宇,淡淡道:“贫道并不想偏袒任何一方,只是想要说一句公道话而已,此事,确实错在伯兰。证据就在这里。”

  说话间,镇元取出一幅图卷,当众展开。

  图卷之上,出现一幅幅画面,更有声音传出,烙印的正是之前在楼阁中所发生的一切。

  亲耳听到自己亵渎神灵的话语,伯兰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竟会被人保留下证据。

  而且,那人还是道家第一等的年轻英才,镇元。

  楼阁之中,那数十名睁眼说瞎话的天才,此刻亦是目瞪口呆,只感觉脸颊滚烫,恨不得立刻找条地缝钻进去。

  王师奇暗暗松了一口气,如今有了证据,且有道家圣地五行观的领袖出面,相信即便宙宇再怎么霸道,也不敢任意妄为。

  “宙宇,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王师奇反问道。

  闻言,宙宇的脸色不由为之一沉,他亲自出面,不惜以大欺小,还折损了近百年寿元,最后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感觉这件事情,像是早就预谋好的一般。

  可偏偏他现在还不能发作,一旦将事情捅大,只会对他们天堂界不利。

  暗暗平复心绪,宙宇平静道:“既然事情已经弄清楚,也就没必要再继续纠缠,池孔乐,放了伯兰,一切到此为止,不要影响到对抗地狱界的大计。”

  事到如今,他就算再不乐意,也不得不选择妥协,毕竟,真要继续闹下去,伯兰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凭借亵渎神灵的证据,池孔乐就算直接杀了伯兰,也无人可以追究。

  “伯兰亵渎神灵,其罪当诛,而你宙宇,不分青红皂白,无故攻击我和太宰,同样触犯天条,理应严惩。“池孔乐正色道。

  听到这话,宙宇的脸色不由一沉,他都已经选择妥协,不追求池孔乐杀死天堂界三名圣王的事情,池孔乐竟然还敢纠缠不休,着实是欺人太甚。

  强行按捺下心中的怒意,宙宇问道:“池孔乐,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还是那句话,伯兰必须下跪道歉。”池孔乐道。

  什么事情都有得商量,但涉及到她父母的尊严,便没得商量。

  说话间,池孔乐已是收回了五行混沌体的异象,目光紧紧的盯着伯兰。

  伯兰无力的瘫坐在湖面上,一次次峰回路转,最后,竟是又回到了原点。

  自他出生以来,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无往而无不利,从未栽过这样的大跟头。

  他是两位神灵的子嗣,怎能当众下跪道歉?他今后还如何见人?父神和母神的威严何存?

  可若是不这样做,便只有死路一条,有多少人能够不畏惧死亡?

  “一次挫折算不得什么,只要活着,早晚能够拿回你所失去的一切。”宙宇的声音,传入伯兰的耳中。

  在这方面,他算是过来人,别看张若尘如今很强横,往后却很难说,说不得等他成就神位,而张若尘却在大圣境苦苦挣扎。

  一时的胜败,不能代表什么,要看谁能够笑到最后。

  “让我来帮你一把。”

  宙宇的声音再度响起。

  不待伯兰反应过来,两道光刃突然出现,瞬间将他的双腿斩断。

  没有了双腿,自然也就不用在下跪。

  伯兰并不傻,马上便是明白了宙宇的意思,强忍着巨痛,颤声道:“是我太过愚昧无知,亵渎了池瑶女皇,我在此道歉,希望能够得到池瑶女皇的原谅。”

  “池孔乐,你满意了吧?”宙宇道。

  “你……”

  池孔乐本想再说什么,但一旁的镇元,却是对她摇了摇头,

  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天堂界的神子逼到这一步,已经快要触碰到天堂界的底线。镇元十分清楚,继续针对下去,对池孔乐和昆仑界反而没有好处。

  天堂界毕竟是西方宇宙的主宰。

  下一刻,镇元一挥手,释放出一道圣气,卷起伯兰,和镜像图卷一起,送到了宙宇的身边。

  宙宇伸手一捏,镜像图卷便是化作飞灰,随即便想带伯兰离开。

  “你自断一臂吧!”

  就在这时,宙宇的耳边,响起一道声音,让他的心,不由为之一颤。

  他对这道声音是再熟悉不过,简直犹如梦魇,正是让他最为憎恶和忌惮的张若尘。

  如他所猜测的那般,张若尘果然就在连珠府内,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由此可以确定,池孔乐先前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定然与张若尘有关。

  “竟然让我自断一臂,张若尘,你欺人太甚。”宙宇心中恼怒。

  可他不敢发泄出来,如今的张若尘,已经强大到超乎他想象的地步,连阎无神都败在其手中,真正在大圣之下无敌。

  以他对张若尘的了解,如果他不照做,恐怕后果会更加严重,别看他的实力,已经堪比大圣之下第一层次,但若是对上张若尘,说不得,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就已经被杀死。

  可他乃是天堂界的领袖,当众自断一臂,让人怎么看他?今后还有什么威严可言?

  一时间,宙宇的内心,纠结无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猛然间,宙宇的心为之一颤,隐隐感觉到一道恐怖的气机,将他牢牢锁定,四面八方的空间都向他挤压了过去,让他有一种难以喘息的感觉。

  “张若尘……你够狠……”

  宙宇艰难的抬起右手,以手为刀,咬紧牙齿,万分不甘心,心中生出一股无法言喻的屈辱感。

  张若尘的声音,再次传来:“还在磨磨蹭蹭什么,非要我亲自动手吗?真的好想杀你啊!”

  “噗嗤!”

  宙宇对着自己的左臂,斩了下去。

  手臂掉落,圣血喷溅而出。

  张若尘太过可怕,为了活命,他只得屈辱的妥协。谁知道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已经来了中央皇城?

  “天呐!什么情况?宙宇为何要斩断自己的一条手臂?”

  “宙宇先斩伯兰的双腿,再斩自己的一条手臂,他这是魔怔了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宙宇究竟想做什么?”

  ……

  一时间,所有人都懵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就连池孔乐也露出疑惑的表情,不知道宙宇唱的是哪出?天堂界的修士疯狂起来,连自己人都砍……不,是连自己都砍。

  ……

  小鱼好久没有求票了,今天早更了两个小时,求一下推荐票和月票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