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 打破神话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 打破神话

  九百九十九道分身消散,重新化作极暗阎罗气,没入阎无神的体内。

  “能够融入一条神腿,倒是很不凡的体质,但那终归不是属于你的力量,你又能施展几次呢?“阎无神淡笑道。

  作为本源掌控者,阎无神和千星天女一眼,都拥有本源神目,且更加厉害,自然能够看出张若尘左腿的虚实。

  张若尘伫立于岩浆湖之上,体外燃烧着熊熊的神火,战意昂扬,宛如一尊火焰战神,平静道:“你来试试看,就知道了。”

  焱神腿的确是张若尘的一大底牌,但却并不意味着,他一定要依赖焱神腿,与阎无神战斗。

  “很狂嘛,不错,希望你能够陪本座多玩一会儿。”阎无神哈哈大笑道。

  说话间,阎无神轻轻一抬手,地面炽热的岩浆,尽皆冲天而起,将张若尘淹没。

  很不可思议的是,那海量的岩浆,竟是在瞬息间,化作了一座金铁之山,高大万丈,但其并未固定,而是在不断的压缩,结构越发的紧密,所产生的恐怖挤压力,就算是不朽圣躯,也会生生被压碎。

  金铁之山的中心,有着一个仅仅丈许的空间存在,张若尘便身在其中。

  只是这个空间并不稳定,而是在不断的缩小,已然是达到极限,随时都有可能破碎。

  “同为本源掌控者,鱼晨静和阎无神相比,还相差了太多。”张若尘心中暗道。

  感觉到挤压力越来越强,张若尘没有迟疑,将沉渊古剑取出,瞬间进入人剑合一的状态,似慢实快的舞动。

  顿时,诸多晶莹剔透的花骨朵出现,每个花骨朵中,都蕴藏有一座浩瀚的剑之世界,似一片片独立的时空,贯穿古今未来。

  随着张若尘心念转动,所有的花骨朵尽皆绽放,释放出亿万道凌厉剑气,更有数之不尽的时间碎片和空间碎片飞舞。

  “轰。”

  任凭金铁之山如何的坚固,都在瞬间炸裂开来。

  继而,张若尘的剑式一变,斩出一道十字形态的实质剑芒。

  这是大成的剑十,威力达到顶尖的不朽级高阶圣术层次。与此同时,真理规则调动起来,使得这道剑芒的攻击力,生生暴涨九倍。

  尽管,当初凌飞羽所给的修炼感悟,仅仅只有剑十的前四层,但,张若尘却是凭借自身在剑道方面的卓绝天资,参悟出了剑十的第五层境界,得以将剑十修炼至大成之境。

  毫无疑问,张若尘如今的剑道境界,已然是超越了葬天剑一脉的那位大圣祖师。

  以张若尘现在的实力,唯有阎无神这种强大无比的对手,才有资格让他施展出剑十。

  看到十字剑芒斩来,阎无神眼中浮现出严肃之色,诸多的本源规则,从体内涌现而出,化为一股无法用肉眼看到的本源粒子流。

  在距离阎无神仅有不到一丈距离时,十字剑芒突然溃散,被本源力量所瓦解。

  可在十字剑芒溃散的同时,却有着一道特别的空间印记出现,本源力量也奈何不得。

  无比突兀的,张若尘的身影,出现在那道空间印记所在的地方,刹那挥剑向阎无神斩去。

  显然,张若尘早已将一切计算好,刚才的攻击,只是制造靠近阎无神的机会。

  剑光一闪,阎无神的头颅,直接飞了出去。

  然而,张若尘的瞳孔却是紧缩,因为被他斩首的阎无神,竟是没有流淌出一滴血液。

  极为诡异的,张若尘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阎无神,一拳向着张若尘的头颅轰击而去。

  关键时刻,张若尘刹那转过身来,以沉渊古剑抵挡在前。

  “砰。”

  阎无神的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沉渊古剑上。

  这一拳的力量,太过恐怖,犹如星辰自百万里高空坠下,势不可挡。即便有沉渊古剑的抵挡,张若尘仍旧是如流星一般飞了出去。

  径直飞出千余里,张若尘才得以稳住身形,却是忍不住喷出一口圣血。

  阎无神的攻击,太过刚猛霸道,经过沉渊古剑和火神铠甲的层层卸力,还是让张若尘的脏腑,受到不轻的冲击。

  主要也是因为张若尘的脏腑,还未完成不朽化,相对比较脆弱。

  张若尘眼中,浮现出丝丝凝重之色,暗道:“竟然能在瞬间以本源之力,凝聚成一道分身,真身施展空间挪移,出现在我的身后,好厉害的空间造诣和本源造诣。”

  如果是以寻常圣气,乃至是以精血,凝聚成的分身,张若尘都能够立刻分辨出来。

  可阎无神的本源之道,太过高明,任谁也无法察觉出来。

  张若尘遇到过诸多对手,但,无论是手段,还是战斗意识,阎无神无疑都是最为可怕的。

  刚才那种情况,换做是其他人,就算是不朽境的大圣,只怕都已经死在了阎无神的手中。

  “反应挺快,再接本座一拳。”

  阎无神的声音还未落下,其身影已是出现在张若尘的近前。

  张若尘并未退缩,当即挥剑迎了上去,时间剑法施展而出。

  在时间力量的作用下,张若尘的剑,后发先至,大量时间印记,向阎无神笼罩而去。

  阎无神乃是万古少有的两种恒古之道的掌控者,且已经是能够十分随心所欲的运用两种恒古之道,甚至是相互进行结合。

  而张若尘也不差,亦是两种恒古之道的掌控者,时间的玄妙,丝毫不会在本源之下。

  张若尘与阎无神激战连连,位置不断改变,逐渐远离了洛水。

  其他修士,都只能远远眺望,根本就不敢跟上去,唯有冥妖和冥佛,紧紧跟在后面。

  他们俩几乎已经确定,张若尘此战必败无疑,跟上去,只是为了防止张若尘落败后逃走。

  张若尘与阎无神的战斗,太过激烈,所过之处,空间支离破碎,大地化为焦土,生机绝灭。

  幸好,这片地域,早已没有人族生存,不然,必会造成无比惨重的伤亡。

  连番激战,张若尘可谓是越战越勇,并未让阎无神占到什么便宜,就连之前大意所受的伤,也早已痊愈。

  有七星神苓日叶所化的神阳在,一般的轻伤,张若尘根本就无需去在意。

  阎无神注视着张若尘,正色道:“不得不承认,张若尘,你的实力,有些出乎本座的意料,有资格死在阎罗族的秘术之下。”

  随着阎无神的话音落下,整片天地,都突然变得昏暗了下来。

  只见阎无神额头上的那道奇异印记,泛起幽暗的光华,方圆万里的天地规则和天地圣气,都剧烈涌动起来,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与此同时,阎无神的体内,冲出近亿道圣道规则,每一道都很凝实而粗壮,完全能够与不朽大圣体内的圣道规则相比,甚至犹有过之。

  以那道奇异印记为基础,近亿道圣道规则相互交织,一座邪异的世界,凝聚了出来,在天地规则和天地圣气的充斥下,变得越来越巨大。

  这座世界如黑洞一般幽暗,散发出独属于地狱的气息,隐约可以听到亿万厉鬼的嚎叫之声,令人头皮发麻。

  一股无形的世界威压,扩散开来,似要将整个东域大地,都给笼罩起来。

  “好可怕的秘术,这真的是圣王所能施展出来的手段吗?“

  “阎无神太强了,看来即便是张若尘,仍旧无法打破阎无神的不败神话。”

  “张若尘修炼时间尚短,缺少必要的积淀,如果能够多给他一些时间,阎无神未必能够胜过他。”

  “希望张若尘能够活下来,不然,今后还有谁能与阎无神匹敌。”

  “恐怕很难,冥妖和冥佛一直跟着,这是打定主意要杀死张若尘。”

  ……

  感受到那座邪异世界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远远眺望的天庭界修士,无不为之颤栗。

  天初仙子抬起头来,眉心的竖眼泛起神光,仰望那边的越来越庞大的邪异世界,眉宇间不禁流露出浓浓的忧色。

  她有心出手相助张若尘,但却无能为力。她的修为实力还未达至巅峰,即便得了洛神先祖的传承,也无法随心所欲的调动洛水的力量。

  “除非……动用那件东西,可……”

  天初仙子的心中,十分纠结。

  那件东西,关系重大,一旦动用,后果将难以预料,弄不好,会给整个天初文明,都带来灾难。

  冥妖冷笑,道:“想不到阎无神竟然会施展出‘阎罗地狱‘,看来无需我们出手,张若尘这次也必死无疑。”

  “唯有同时修炼空间之道和本源之道,才有机会修成‘阎罗地狱‘,此乃阎罗族的无上秘术,从古至今,都没有多少人修成过,即便你我执掌冥古咒炉,也很难对抗这一招。”冥佛表情严肃道。

  想到“阎罗地狱”的可怕,冥妖和冥佛都不由倒退了许多,避免被波及。

  此刻,张若尘表情变得极为凝重,目光紧紧盯着直径已经超过万里的邪异世界。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空间,已经完全凝固,即便是他,也无法施展空间挪移离开。

  阎无神以冷漠的目光,俯视张若尘:“一切到此结束。”

  只见阎无神一挥手,那庞大的“阎罗地狱”,便是携带无匹的大势,向着张若尘碾压而去。

  受到可怕力量的牵引,一连十余颗小型星辰,从域外坠落而下,尽皆被“阎罗地狱”所吞噬,化为齑粉。

  张若尘轻呼出一口气,翻手取出一物,古朴无华,却有玄妙无比的道韵散发出来,正是日晷。

  没有丝毫保留,张若尘将圣气和自身修炼出来的六十三道时间规则,尽数注入日晷之中,真理奥义亦是被他运用起来。

  与此同时,张若尘运转《九天明帝经》,从七星神苓日叶所化的神阳中,抽出去大量的神性精华,亦是注入日晷。

  顿时,日晷表面浮现出一层青色的光华,从其中飞出无数的光点,凝聚成一道青色的匹练,迎向“阎罗地狱”。

  青色匹练所过之处,时间变得无比紊乱,大片时空都因此发生扭曲,出现毁灭性的崩塌。

  随着时间造诣的提升,加上对日晷有了一定的研究和感悟,张若尘终是能够运用日晷发动攻击,而不再仅限于辅助修炼。

  日晷乃是一件人类文明之初,便已经存在的时间至宝,若能完全催动,就算要毁灭一座大世界,都并非是什么难事。

  以张若尘如今在时间之道上的成就,自然还远不足以发挥出日晷真正的威力来,但,即便只是万分之一的威力,也同样不可小觑。

  “轰。”

  阎无神凝聚的“阎罗地狱”,轰然爆碎开来,释放出恐怖至极的毁灭力量。

  “不好。”

  冥妖和冥佛的脸色均是巨变,连忙祭出冥古咒炉,抵挡在前。

  这股毁灭力量,扩散的范围极远,就连数万里外的洛水,都掀起了惊涛骇浪。

  方圆数万里,所有的山脉,都被夷为了平地,寸草不生。

  而爆炸的中心地带,更是出现了一个直径超过万里的巨坑,最深处超过三千丈,犹如遭受了一颗巨型行星的撞击。

  诸多修士纷纷腾空而起,远远的眺望巨坑。

  “到底是谁赢了?”

  对于这一战的结果,所有人无疑都很关心。

  天初仙子亦是踏着金雾,出现在半空之中,有些紧张的向巨坑看去。

  巨坑内,狂暴的力量,久久不曾消散,两道身影相距百里,相对而立。

  张若尘手托日晷,身体如长枪一般挺直,双目如电,直视着阎无神。

  阎无神亦是挺直了身体,额头上的奇异印记,变得暗淡无光,缠绕在体外的邪恶气息,几乎完全消散。

  “噗。”

  猛然间,阎无神的身体巨震,喷出一大口鲜血来,整个人的精气神,顿时萎靡了下去。

  “怎么可能?阎无神竟然败了!”

  冥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冥佛亦是陷入呆滞,目不转睛的盯着张若尘。

  “这……真的逆天了,张若尘打破了阎无神无敌的神话!“

  各方修士都不禁发懵,大脑一片空白。

  阎无神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目光注视张若尘,道:“哏哏……没想到,在同境界,还有你这样的大敌。虽然你是借用了那件时间至宝,才做到这一步,不过,能重伤我,已经是相当了不得。不久之后,我会再来与你一战,真正分个胜负。”

  说罢,阎无神以强大的力量,粉碎空间,如来时一般,横渡虚空离开。

  张若尘只是静静的看着,并未出手阻拦。

  就在破碎空间即将修复的时候,一道血淋淋的身影,从其中掉落而出。

  张若尘身形一动,将掉下之人接住,不是姜云冲,又会是谁。

  阎无神竟会将姜云冲留下,倒是让张若尘有些意外。

  “快走。”

  冥妖和冥佛反应了过来,对视一眼,皆能看见对方眼中的震惊。张若尘的那件时间宝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可以重创阎无神?

  二人丝毫不敢迟疑,立即退走。

  连阎无神都已经败退,他们还拿什么与张若尘斗?

  从今往后,大圣之下无敌的代名词,怕是要改为——张若尘。今日一战,天堂万界、地狱十族,怕是都要掀起一场惊天大地震。

  ……

  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