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五十九章 三眼古族的女尸复活了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五十九章 三眼古族的女尸复活了

  闭关结束,血神教的整体实力,有了极大的飞跃,无论是圣者,还是圣王,数量均是大幅增加,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复兴的希望。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只要继续这样发展下去,血神教早晚能够重新崛起,傲视万界诸天。

  而也正因如此,血神教上下对张若尘这位教主,更加的敬畏,毕竟所有的改变,都是源于他。

  金禹、罗辰和豹烈三人,都已经是临道境的修为,很难再有大的提升,可此次闭关,他们还是有着不小的收获。

  唯一让张若尘感到可惜的是,木灵希和寒雪并未能够突破至接天境,遇到了瓶颈,与张若尘的情况相似,修炼的太快,参悟出来的规则多是小道。

  若无特别的机缘,她们俩想要突破至接天境,应该不是太容易的事情,得沉淀一段时间。

  “师尊,我想出去历练一番,寻找突破的契机。”

  正想着,寒雪走了过来,认真道:“师尊,我想独自出去历练一番,增广见闻,寻找突破的契机。“

  很显然,寒雪也是意识到了自身的问题所在,一味的闭关,还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突破修为。

  千骨体质就是要多经历战斗,才能将潜能完全挖掘出来。

  张若尘瞬间明白寒雪心中所想,不由点头道:“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师尊都会支持你,凡事多加小心,如果遇到无法解决的事,便传讯于为师。”

  “嗯,徒儿知道,师尊,师母,小黑,还有三位师伯,你们都保重。”寒雪眼中浮现出不舍之色,一一向张若尘等人道别。

  从地狱界回来,她都没有机会好好与张若尘相处,现在却又要与张若尘分别,她心中有着太多的不舍。

  但,她是千骨女帝的传人,注定会走上一条不寻常的路,大道之心必须无比坚定,勇往直前,剑斩一切杂念。

  为了追求成神之道,一切皆可抛。

  “唰”

  寒雪不再耽搁,十分干脆的转身,脚踏虚空,向血神教外闪掠而去。

  目送寒雪离开,张若尘的眼中却是浮现出道道复杂之色,寒雪的成长,让他感到十分欣慰,但同时也很是心疼。

  因为他知道,寒雪能有现在的成就,必定付出了许多的艰辛。

  作为师尊,他所能做的,便只有全力去支持。

  张若尘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寒雪一定能够成为新一代的千骨女帝,闯出赫赫威名。只可惜,他这个师父,显得太名不副实了一些。

  木灵希走到张若尘的身边,道:“既然连寒雪都去历练了,我也得努力才行,我准备回凤凰湖,获取冰凰先祖的传承。”

  张若尘立刻回过神来,目光紧紧注视木灵希,道:有把握吗?”

  “以前我的确是没有把握,但现在我的修为已经达到道域境巅峰,更修成天凰道体,应该能够接受传承,放心吧,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不会去做。”木灵希道。

  闻言,张若尘微微思索,随即道:“那就依你,等我处理好血神教的事情,就送你回凤凰湖。”

  如今昆仑界的局势,十分复杂,危机四伏,木灵希去凤凰湖接受先祖传承,远离是非,其实也是一件好事。

  等到其顺利得到传承,那就真的是凤舞九天,天下之大皆可去得。

  当即,张若尘开始处理血神教内的一些重要事务,经过之前的大战,接下来,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人,敢来血神教找麻烦。

  真正需要张若尘费心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安置那些天魔石刻。

  他本身并不修炼魔功,所以并不打算将天魔石刻带在身上。

  除去木灵希、杜魔生、裴麟虎和贺源身上的四块外,其他八块都需要妥善安置,既要保证安全,也要方便血神教弟子参悟。

  思前想后,张若尘最后决定,将天魔石刻放入血神祭台的地底空间,等于是让血神神尸负责守护。

  有着张若尘的种种布置,只要谁敢触动天魔石刻,就会连带着触动血神神尸,那种后果,哪怕是真正的大圣,都难以承受。

  先前地狱界血浮大圣的遭遇,便是前车之鉴。

  将教众事务交给元星长老打理,张若尘带着木灵希和小黑,离开了血神教。

  小黑是觉得留在血神教很无趣,还是跟着张若尘,更有意思。

  一回到凤凰湖,木灵希便是立刻进入秘地之中,迫不及待的想要接受先祖传承,她这次是下定了决心,不管有多困难,都必须要成功。

  看着木灵希进入秘地,张若尘不由低语道:“希望一切能够顺利。”

  既然来到了凤凰湖,张若尘并不着急离开,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正好放松一下,也可以陪陪林妃。

  之前圣明城出事,他走的十分匆忙,都没来得及与林妃道别。

  而看到张若尘回来,林妃自然是十分高兴,立刻便要亲自下厨。

  张若尘拉着林妃坐下,询问道:“母亲,怎么没有看到孔宣?”

  以往的时候,孔宣总是寸步不离的跟在林妃身边,可这次,其竟是不见踪影。

  张若尘已经使用精神力扫过整个凤凰湖,都没有发现孔宣的身影。

  “孔宣已经不在这里。”林妃道。

  张若尘面露异色,道:“孔宣去了何处?”

  “尘儿,你之前离开不久,便有一个神秘人出现,将孔宣带走。“林妃道。

  张若尘眉头微皱,道:“什么神秘人?为何要带走孔宣?”

  这里可是凤凰湖,有着两位广寒界的顶尖圣王坐镇,竟然有人能够闯进来,还带走了孔宣,此事明显很不简单。

  林妃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缕精光,道:“那个神秘人和孔宣一样,都有七彩羽翼,说是要带孔宣去一个地方修炼,孔宣本来还不愿意,是我劝她跟那人离开的,这是她的机缘,若是错过,未免太过可惜。”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他倒是没想到林妃,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同时,张若尘也隐隐生出了一些明悟,不出所料的话,带走孔宣之人,应该是一位孔雀半人族的神秘强者。

  孔宣能够跟着其修炼,的确是一件好事。

  其实,之前回来,看到孔雀的修为达到圣王境,张若尘心中就产生过好奇,他传给孔宣的《孔雀圣典》乃是不完整的,按理说,其根本就不可能修炼到圣王境才对。

  如今想来,应该是孔宣另有机遇,很可能就与这位孔雀半人族的神秘强者有关。

  张若尘倒是很期待,孔宣能够成长为一尊顶尖强者。

  来到凤凰湖的第三天,张若尘登上湖心岛,将酒疯子和古松子叫上,一同饮酒,谈天说地。

  酒疯子和古松子的日子,可谓是过得十分悠闲自在,无须出去打打杀杀,只需要酿酒、炼丹即可。

  古松子的脸色,突然一变,道:“有人闯入凤凰湖。”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若尘察觉到凤凰湖出现细微的空间波动,不由转过头,将目光投向碧波浩渺的湖面。

  顿时,一名踏水而来的紫杉女子,映入他的眼帘。

  紫衫女子的身材极为曼妙,五官精致,没有半点瑕疵,肌肤白皙如玉,身上散发出一股超凡脱俗的气质,宛如一位从九天之上降下的仙子。

  最为特别的是,在其眉心处,有着一只竖眼,深邃如星空,似可看透世间万物的本质。

  “三眼古族。“

  张若尘双眼微眯,一眼便看出紫衫女子的来历。

  三眼古族,昔日昆仑界中,一个极为神秘而强大的族群。

  不过,在中古时代,三眼古族便已经灭绝,只留下传说。

  而此刻,却有一名三眼古族女子,出现在眼前,张若尘心中不禁生出许多的猜测来。

  而酒疯子此刻则是脸色剧变,眼睛瞪得很大,目不转睛的盯着紫衫女子,额头上冷汗直冒。

  “怎么会是她?张若尘……你……你有没有觉得她很眼熟?”

  酒疯子心神颤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张若尘道:“眼熟?似乎是有一些,难道以前见过?没有,应该没有。”

  酒疯子提醒道:“三眼古族早在中古就已经覆灭,可是,我们当初去神龙一族祖地阴阳海的时候,在最深处的遗弃神海发现了一具三眼古族的女尸……”

  说到此处,酒疯子再次停下,嘴里倒吸凉气。

  张若尘挖掘出了那段久远的记忆,微微一怔。紫衫女子竟然长得和他们当初在遗弃深海中遇到的那具三眼古族女尸,一模一样。

  一具明明已经死去超过十万年的古尸,竟会活过来,还出现在他的面前,实在是很诡异的一件事情。

  尤其,酒疯子很心虚,因为他当初取走了女尸身上佩戴的三叶九生花。

  眨眼的工夫,紫衫女子已是出现在湖心岛之上

  其并未理睬张若尘和古松子,目光盯向酒疯子,淡淡道:“交出我族圣物。”

  听到这话,酒疯子心中顿时一突,看来他猜得没错,眼前的紫衫女子,正是他当初在遗弃深海遇到的那一个。

  收敛心绪,酒疯子镇定道:“什么你族圣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恐怕是找错人了。”

  “需要本王说清楚一点吗?交出三叶九生花。”紫衫女子的脸色微微转冷。

  酒疯子虽然对紫衫女子有些忌惮,可还是坚持道:“我不知道什么三叶九生花,你别冤枉好人。”

  “既然你如此不识趣,那就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紫衫女子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身上散发出极其可怕的气息。

  尤其是其眉心处的竖眼,绽放出奇异的光华,将酒疯子锁定,似可夺魂摄魄。

  “好强的力量。”

  感受到紫衫女子散发出的气息,张若尘不免有些动容。

  他已经隐隐猜到,紫衫女子应该是遗弃深海那些冰山中封印的生灵,不知因何缘故而复活,但其身上还残留着丝丝属于遗弃深海的冰冷气息。

  既然紫衫女子能够复生,那冰山中其他生灵,是否也已经复生?

  遗弃深海中,冰山无数,每一座冰山中,都封印有一具尸体,且那些尸体生前都很强,全都是圣境以上的修为,不乏达到圣王境的。

  尤其是那座石桥上囚禁的那些生灵,更是恐怖至极,全都是盖世凶魔。小黑的肉身,当初也被囚禁在那里。

  如果那些生灵全部复活,无疑会是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

  心中快速闪过诸多念头,在紫衫女子出手前,张若尘身形一动,出现在了酒疯子的身前,伸出手掌向前一按,凝成一片刺目的火云,将笼罩住酒疯子的诡异力量化解。

  酒疯子眼中浮现出骇然之色,心中对紫衣女子忌惮不已。

  在被紫衣女子锁定的瞬间,他是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

  “你想阻碍本王?”紫衫女子眼神不善的看着张若尘。

  张若尘微微摇头,道:“我并无此意,只是不希望你伤害我的朋友而已。”

  继而,张若尘转头看向酒疯子,表情严肃道:“酒疯子,将三叶九生花拿出来吧,那是三眼古族的圣物,你拿着并非是一件好事。”

  闻言,酒疯子眼中不由浮现出不舍之色,但在看到紫衣女子眼中的寒光后,只得听张若尘的,将三叶九生花取了出来。

  看到酒疯子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张若尘不由出手,将三叶九生花从其手中夺了过来,继而抛向紫衫女子。

  “物归原主。”

  紫衫女子伸出手来,将三叶九生花接过。

  不由得,其眼中的寒意,快速消退,同时将强大的气息收敛。

  她此行只为取回三叶九生花,若无必要,并不愿与任何人发生冲突。

  当然,如果有人要阻止她取回属于三眼古族的圣物,她也不介意与人动武。

  只要三眼古族还有人存留于世,就绝不允许圣物遗失在外。

  一翻手,紫衫女子将三叶九生花收了起来,随即转过身,准备离开凤凰湖。

  “请留步。”张若尘道。

  紫衫女子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将目光投向张若尘,道:“你有何事?”

  “我想冒昧的问一句,你是如何复活的?阴阳海如今又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张若尘表情肃然的问道。

  听到这一问话,紫衫女子的眼中,竟是显出一缕可怕的杀机,很是冰冷的吐出四个字:“无可奉告。”

  不待张若尘再说什么,紫衫女子转过身去,身形闪动,眨眼便是消失无踪。

  “这个女人不简单,老酒鬼,你胆子还真大,居然敢抢这等强者的东西。”古松子咋舌道。

  酒疯子一脸肉痛的表情,愤懑道:“我哪儿知道一具死尸,居然还能够活过来,我的三叶九生花啊,张若尘,你小子不是很厉害吗?干嘛要怕那女人?”

  他的确不是紫衫女子的对手,可以张若尘的实力,何须如此退让?

  “这不是怕!此女在中古时期,便应该已经死去,如今却突然复活,再联系到当初阴阳海中所发生的事情,你不觉得这里面的水很深吗?阴阳海恐怕是发生了惊天的巨变。”

  张若尘眼神凝重,有些怀疑紫衫女子也是昆仑界的幸存者,当初很有可能并没有死,而是陷入了某种奇异的状态,类似于假死。

  看来,得去一趟阴阳海。

  酒疯子的瞳孔不由紧缩,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听张若尘这么一说,阴阳海隐藏的秘密,当真是细思极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