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三十九章 寒雪再出剑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三十九章 寒雪再出剑

  墨聖立身于半空,看着已经受损的贪狼魔刀,不禁有些发呆,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刚才一战,他已经拼尽全力,施展出浑身解数,可到最后,他竟然还是败了,生生被张若尘夺走两块天魔石刻,而他本身更是因此遭受重创。

  如此结果,对墨聖而言,无疑是极大的打击,简直犹如将他从天堂,推向地狱,摔得粉身碎骨。

  当消息传播开来,他墨聖必将成为笑柄,而张若尘则会声名远播,他这完全是牺牲了自身,成就了张若尘,想想也真是够讽刺的。

  心绪起伏之间,墨聖将目光投向张若尘,此次大败亏输,他又岂会甘心?

  他当然看得出来,张若尘此刻气息虚浮,明显是消耗过度,情况并不比他好多少。

  只是悬浮于张若尘上方的藏山魔镜,却是让墨聖颇为忌惮,两块天魔石刻,都是因为藏山魔镜,才被强行夺走。

  可以说,这一战,最大的变数,便是藏山魔镜,否则,他绝不会输。

  而且,墨聖无法确定张若尘是否还有别的底牌,真要生死相搏,结果将难以预料。

  心念转动,墨聖不由强行将胸中的怒意压下,表面很是淡漠道:“张若尘,好本事,你的底牌倒是真多,这一次我墨聖认栽,但今天输给你的天魔石刻,今后我一定会取回。”

  说罢,墨聖便想返回黑魔界阵营。

  他需要先行疗伤,攻打血神教的事情,倒是不用急在一时。

  “恐怕你不会再有那样的机会。”张若尘的眼神徒然变得凌厉起来。

  墨聖眼中泛起寒光,道:“张若尘,你想怎样?”

  “你当血神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未免太不把血神教放在眼中。”张若尘寒声道。

  如此好的机会,他可不会放任墨聖就这般离开。

  只要将墨聖击杀,就能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有效震慑那些窥视血神教的宵小,一举立威。

  今后任谁想打血神教的注意,都得先好好掂量一下。

  闻言,墨聖身上顿时释放出可怕的杀机,“想杀我?本来还想先让你多活几天,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他虽然受了伤,却也并不惧怕张若尘,倒是正好可以洗刷耻辱。

  当即,墨聖吞服下一颗疗伤的圣丹,魔功运转,散发出无比凶戾的气息,一头狰狞的贪狼虚影,在他的身后浮现。

  哪怕失去两块天魔石刻,他墨聖也绝非弱者。

  张若尘静立不动,可悬浮在他上方的藏山魔镜,却是有了动静,数十万道至尊铭纹浮现,凝聚出一圈圈至尊之力,径直向墨聖轰击而去,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嗯?”

  墨聖脸色微变,没想到张若尘竟然还有力量,可以将藏山魔镜催动到如此地步。

  惊讶之余,墨聖也是立刻出手,挥动贪狼魔刀,刹那间连续斩出三刀。

  “轰。”

  至尊之力受到阻挡,纷纷湮灭,一道邪异而霸道的刀芒,划破长空,斩向张若尘的脖颈。

  哪怕有着火神铠甲的保护,脖颈位置,仍旧是最为脆弱。

  “唰。”

  一道曼妙的倩影,从张若尘的脊柱中冲出,一手抓住藏山魔镜,抵挡在张若尘的前方。

  藏山魔镜表面浮现出数不清的魔纹,相互交织,在刀芒触及的瞬间,竟是将刀芒反弹了回去。

  倩影不是别人,正是食圣花——魔音。

  “食圣花,可惜太弱了点,张若尘,她可保不住你。”墨聖森然道。

  说话间,墨聖再度出手,径直向着张若尘扑了过来,并未将魔音放在眼中。

  一尊接天境强者罢了,哪怕手持至尊圣器,也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唰。”

  虚空剧烈震荡,撕裂开了一道数百丈长的漆黑裂缝,一道惊鸿身影闪掠而出,挥剑斩出,白色的剑光突现,直取墨聖的头颅。

  墨聖当即停住身形,挥动手中魔刀,将剑光抵挡住。

  “轰隆。”

  短暂的碰撞,墨聖身形爆退,目光投向那出剑之人。

  “是你。”墨聖的眼睛微眯,眼中闪过缕缕异光。

  撕裂空间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寒雪。

  依靠虚空剑能够横渡虚空的特性,她在眨眼间,便是跨越数千里,及时拦住来势汹汹的墨聖。

  “墨聖,你已经败在师尊手中,没有资格再继续做师尊的对手。”寒雪以清冷的声音道。

  墨聖并未恼怒,淡淡道:“不愧是千骨女帝的传人,不是一般的狂,也好,我便先擒下你,再杀张若尘。”

  “就怕你没那个本事。”寒雪持剑而立,宛如寒山雪莲一般,散发出冰冻千里的寒劲。

  没有继续与墨聖废话,寒雪挥动虚空剑,主动攻了过去。

  墨聖表面很淡定,心中却是对寒雪极为正视,到底是千骨女帝的传人,谁也不知寒雪究竟有多少底牌。

  贪狼魔刀挥舞,无数刀气迸发,形成一座巨大的刀之领域,将方圆百里尽皆笼罩。

  “就让我来看看,你究竟有些什么手段。”墨聖心中暗暗想道。

  “轰。”

  寒雪持剑攻入刀之领域内,犹如一尊女战神,所向披靡。

  此刻,虚空剑复苏,大量至尊铭纹浮现而出,释放出一道道强大的至尊之力,瞬间将刀之领域完全切割开来。

  眨眼的工夫,寒雪便是攻到墨聖近前,势不可挡。

  墨聖眼中闪过一道惊色,以贪狼魔刀阻挡的同时,也在快速倒退。

  寒雪的攻击之凌厉,着实很出乎墨聖的意料,远比之前与阴梵魔女战斗时强得多。

  毫无疑问,寒雪先前是故意有所保留,现在展现出来的,才是其真正的实力。

  看着寒雪占据主动,将墨聖逼得连连倒退,张若尘心中也不免有些惊讶,当然,更多的是欣慰。

  张若尘不再多想什么,开始全力运转《九天明帝经》,恢复消耗一空的圣气。

  战斗还远没有结束,他必须得让自身尽快恢复过来。

  而眼见墨聖与寒雪交手,黑魔界阵营顿时震动起来。

  卓古向前迈出一步,手中紫金魔枪一震,大喝道:“灭掉血神教,鸡犬不留。“

  一众黑魔界强者尽皆释放出强大的气息,如一股浪潮,席卷向血神教。

  在强者数量上,黑魔界占据着绝对优势,只要墨聖能够牵制住张若尘,他们这边就能快速将血神教上下屠戮干净。

  上千名圣王齐动,可谓是声势浩大,凝聚出滔天的魔云,似魔界大门开启,魔头将祸乱人间。

  而这仅仅只是黑魔界一小部分圣王,天庭界麾下排名前一千名的强界的底蕴,着实是很可怕。

  昆仑界如今明面上的实力,说不得都无法凑够这般多的圣王来。

  而反观血神教这边,哪怕先前借助日晷,所有教众都得以潜修十年,可诞生出来的圣王境强者,仍旧是少得可怜,连黑魔界的零头都比不上。

  不过,尽管知晓实力极其悬殊,血神教上下,也无人选择退缩,誓要与血神教共存亡。

  “杀光这群魔崽子,绝不能让他们从血神教带走任何东西。”

  孙大地振臂高呼,全身都喷薄出炙热的火光,散发出狂暴的气息。

  一时间,血神教诸圣的战意皆是高涨,无惧于黑魔界决一死战。

  杜魔生和裴麟虎对视了一眼,眼中均是有着复杂之色,若无必要,他们是真不想与黑魔界的人厮杀。

  只是,很多事情,已经由不得他们做主,被种下血神咒印,他们的生死已经完全掌握在张若尘的手中。

  当然,他们心中更加清楚,从选择背叛黑魔界的那一刻起,他们便已经是没有任何退路,唯有一条道走到黑。

  如今他们与血神教身在一条船上,一旦血神教破灭,那他们也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想要活命,唯有血战到底。

  “出手。”

  罗辰手持幽月刀,第一个冲杀而出。

  依靠生命之泉,罗辰所受的伤,已经差不多痊愈,不会影响到他本身实力的发挥。

  罗辰速度极快,眨眼间,便是将迎面冲过来的卓古挡下。

  之前一战,罗辰一心只想着夺取天魔石刻,用的是计谋,如今却是可以好好与卓古战上一场。

  “挡我者死。”

  卓古怒吼,轮动紫金魔枪,狠狠砸向罗辰。

  先前被罗辰用计夺走天魔石刻,卓古心中可谓是憋了一口气,现在正好与罗辰清算。

  眼见罗辰出手,其他人也都纷纷闪掠而出,没有人愿意落在后面。

  “咻。”

  人未至,金禹已是先射出一支金色的箭矢。

  箭矢绽放璀璨金光,犹如一只展翅高飞的鹏鸟,极速飞向先前被小黑弄得十分狼狈的左厉。

  “找死。”

  左厉眼泛厉芒,身周浮现大量玄冥之水,化作一片汪洋。

  “吼。”

  伴随着一声厉啸,一头黑蛟自汪洋中冲出,咬向飞来的箭矢。

  另一边,豹烈体外星光闪烁,摇身一变,化作一头三眼星云豹,踏空狂奔,扑向先前从张若尘手中逃脱的珞瑜。

  珞瑜眉头微皱,不禁连忙运转魔功,凝聚出一方魔琴,素手拨动琴弦,释放出道道可怕的音波,阻挡来势汹汹的豹烈。

  一时间,黑魔界的几尊临道境强者,便是尽数被牵制住。

  木灵希也没有闲着,直接激发血脉之力,施展出“唤灵“的手段,以一己之力,强势的拦下黑魔界的几名接天境强者,包括那伤势已经恢复大半的阴梵魔女。

  正当杜魔生、裴麟虎、贺源等人,准备去对付黑魔界的九步圣王时,小黑却是一下子飞到他们的前面。

  只见小黑一抬脚,一道直径数百丈的阵印飞出,悬于高空,将冲在最前方的一众九步圣王,尽皆笼罩住。

  继而,小黑快速将七杆黑色的阵旗打出,构成七星封天阵,封锁方圆千里,将黑魔界所有的九步圣王,都困在其中。

  它所布置出来的七星封天阵,连左厉都没办法破开,这些个九步圣王,便更是不用说。

  正当小黑准备继续施展手段,对付那些实力较弱的黑魔界圣王时。

  却发现方圆数千里的风云剧烈涌动起来,天穹之上凝聚出厚重的雷云,毁灭气机弥漫开来,释放出压抑无比的气息。

  “看来用不着本皇出手了。”小黑低语道。

  而看到天穹上厚重的雷云,跪在地上的藤谷,脸色变得格外难看。

  他哪里会不认得,此乃张若尘的雷法。

  之前,他藤谷与珞瑜联手,以为可以镇压张若尘,哪知道张若尘施展出霸道的雷法来,将他们劈得七零八落,一个个都差点被劈成焦炭。

  那数百名和藤谷跪在一起的黑魔界圣王,眼中则是浮现出惊恐之色,张若尘施展的雷法,已经成为他们心中难以抹去的阴影。

  “轰。”

  密密麻麻的银色雷电从天而降,锁定下方的黑魔界圣王,宛如末日降临。

  “啊。”

  顷刻间,有着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此起彼伏。

  许多实力较弱的黑魔界圣王,均是遭受重创,纷纷从半空中坠落而下,生死不知。

  一时间,黑魔界阵营,变得一片慌乱,全都在抱头鼠窜。

  看到这一幕,血神教这边的强者,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止住身形,不敢贸然靠近。

  “将受伤之人,全部擒下。”

  正当杜魔生等一众魔道修士看得目瞪口呆之时,张若尘的声音,突然在他们的耳边响起。

  “是,教主。”

  杜魔生等人当即反应过来,立刻便是展开行动。

  很显然,那些从半空中坠落下去的黑魔界圣王,都并未被雷霆轰杀,只是受到重创而已,否则,张若尘也无需吩咐他们去做这件事情。

  灭世雷罚乃是大范围的攻击法术,以张若尘如今的精神力强度,施展此法术,就连一般的临道境强者,都扛不住,更不要说是一众修为未达九步圣王境界的圣王。

  “该死,张若尘的雷法怎么会这般强大?”

  眼见己方强者不断被雷电劈成重伤,卓古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心绪不免慌乱起来。

  照这样下去,他们这边在强者数量上的优势,很快就会失去。

  而到了那个时候,情况无疑将会对他们极为不利。

  别忘了,血神教除了有强得一塌糊涂的张若尘师徒,还有一位高深莫测的阵法地师,威胁性均是极大。

  现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墨聖那边能够快些结束战斗,将张若尘和寒雪一并斩杀,否则,继续拖下去,战局或许将变得对他们不利。

  可问题是,张若尘和寒雪有那么好杀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