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两件镇教之宝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两件镇教之宝

  立身在寒冰囚牢之前,凌飞羽眼中满是震惊之色,不敢相信中年男子所说的话。

  倒是张若尘显得很淡定,微笑道:“以拜月神教的底蕴,拥有中古苏醒者,倒也在意料之中。不过,前辈既已苏醒,为何不阻止教内强者勾结外敌?”

  噬灵王捋了捋胡须,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道:“你倒是挺有见识,竟然知道苏醒者存在,不是老夫不愿去管这件事,而是老夫一直在寒冰地牢中沉眠,直到不久前感知到极强力量波动,这才悠然转醒。”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噬灵王所说的强大力量波动,指的应该是他毫无保留释放焱神腿的力量。

  尽管相隔甚远,可还是将噬灵王惊动,使其从深层次的沉眠中,缓缓苏醒过来。

  说起来,寒冰地牢的环境,倒的确是很适合沉眠。

  目光转动,张若尘看向囚牢内的一个洞穴,明显是才刚被挖出来,足见噬灵王所言不虚,其的确是刚从地底钻出来。

  “前辈苏醒的正是时候,有前辈坐镇拜月神教,相信不会再有什么人,能够对拜月神教造成威胁。”张若尘笑道。

  正常来说,每一位苏醒者都极为强大,乃是绝顶圣王,可以称尊一个时代。

  噬灵王面露得色,道:“这是自然,有老夫在,又岂容他人来神教撒野,不过若无必要,老夫不会轻易出手,也不会出现在人前,越少人知道老夫的存在越好。”

  果然,和姜云冲、洪天机一样,噬灵王也很低调,暂时不想走到台前。

  他们这些苏醒者,都属于昆仑界的底蕴力量。

  凌飞羽一挥手,将囚牢之门打开。

  “请前辈放心,有关前辈的任何消息,绝不会泄露出去半点。”凌飞羽颇为严肃的承诺道。

  噬灵王点头:“嗯,你先去释放其他教内强者,不用管老夫。”

  闻言,凌飞羽不由向噬灵王行了一礼,继而调转方向,去释放其他被关押在这一层圣境强者。

  凌飞羽刚走,首鼠便凑近张若尘,道:“尘爷,你怎么会来神教这边啊?我还以为你会先去凤凰湖找小圣女。”

  “我的确打算去找灵希,只是意外听闻苍龙想对拜月神教下手,也就先赶了过来,你最近见过灵希?”张若尘问道。

  首鼠嘿嘿笑道:“当然见过,我才刚从凤凰湖回来不久,现在凤凰湖发生大变化,一般人还真找不到,尘爷要去见小圣女的话,我可以带路。”

  “嗯,等这边的事情解决完,你便带我去吧!”张若尘道。

  若非苍龙和阮灵针对他设局,他原本的计划,便是先去凤凰湖与木灵希、林妃团聚,之后再来无顶山见凌飞羽。

  如今计划虽被打乱,但也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不多时,凌飞羽释放出所有被囚禁起来的强者,与张若尘一同离开寒冰地牢。

  至于首鼠和噬灵王,则是仍旧留在寒冰地牢中,他们父子俩时隔十万年再相聚,自然是有着许多话要说,寒冰地牢格外安静,无人打扰,倒是最适合他们父子俩闲话家常。

  圣水峰上有着一片竹林,十分清幽,走在其中的小径上,会让人的心绪变得格外宁静。

  张若尘和凌飞羽并肩而行,走了许久,都没有人说出半句话语来,气氛有些沉闷。

  “唰。”

  一道圣光自天边飞来,落入张若尘手中,却是一道传讯光符。

  看完传讯光符上的内容,张若尘不由得露出了笑容,“看来这个苍龙,还真是很在意阮灵。”

  “怎么回事?”凌飞羽问道。

  张若尘将传讯光符递了过去,同时道:“苍龙想要赎回阮灵,让我开个条件,这却是得好好利用。”

  看完传讯光符上的内容,凌飞羽道:“你打算怎么做?”

  “自然是答应苍龙,既然他主动想要赎回阮灵,那便让幽神殿出点血,正好我需要一些东西,或许能够趁此机会弄到手。”张若尘笑道。

  直接杀掉阮灵,根本没有多大意义,还是拿来换取一些宝物,才更有价值。

  一番思考后,张若尘刻录好一块传讯光符,挥手打出。

  下一刻,张若尘取出二十瓶功德洗剑髓,道:“对了,这是给你准备的见面礼,之前倒是错给了阮灵。”

  凌飞羽看了张若尘一眼,倒也没有拒绝,很是干脆的伸手将二十瓶功德洗剑髓接过。

  “飞羽,我……“

  张若尘想要说什么,可还没有说出来,便被凌飞羽打断:“你不用再多说什么,你要说的话,之前我都已经听到,这些年我早已想得很清楚,你我都是追求无上大道之人,不应被儿女情长所拖累,成神之前,我不会去考虑任何与情爱有关的事。”

  看着凌飞羽那坚定的眼神,张若尘知道凌飞羽是真的已经作出决定,不会再做更改,不由点头道:“好,一切都等你我成神之后再说,不成神,终是凡俗。”

  不由得,两人相视一笑。

  将一切说清楚,面对彼此,他们无疑都变得轻松了许多,不再纠结,不再烦忧。

  “飞羽,苍龙想要图谋的那件宝物是什么?”张若尘好奇问道。

  凌飞羽眼中闪过一道异光,道:“那是月神昔日留下的月魂珠,传说乃是广寒界的本源精华凝聚而成,能够滋养肉身和圣魂,一般都由教主掌握,只有立下大功的教众,才有资格借助月魂珠修炼。”

  外人只知他们拜月神教拥有至尊圣器——生死铜炉,作为最强底蕴,却不知道,他们还有另一件至宝,乃是月神所留,属于神遗之宝,对拜月神教同样意义巨大。

  拜月神教能够一直屹立不倒,代代都能诞生出许多强者来,与月魂珠,有着极大关系。

  “月魂珠还在无顶山?“张若尘问道。

  凌飞羽点头:“嗯,生死铜炉和月魂珠,均为拜月神教的镇教之宝,除非是总坛被攻陷,否则绝不能带出无顶山。走吧,我带你去看一看这件宝物。”

  说罢,凌飞羽化作一道流光,飞出竹林,径直向着圣金峰飞去。

  张若尘没有迟疑,立刻跟了上去。

  对于月神留下的宝物,他还真是很感兴趣。

  圣金峰内有着一座隐藏洞府,外面布置有层层阵法,哪怕是绝顶圣王,也很难强行闯入。

  整个拜月神教,都没有几个人掌握进入隐藏洞府的办法。

  来到一处崖壁前,凌飞羽施展出隐秘手段,在崖壁上开启一条通道,继而迈步走了进去。

  张若尘倒是没什么顾虑,紧紧跟在后面。

  二人刚一进去,通道便消失无踪,寻不到半点痕迹。

  通道略显狭窄,不过没走多远,前方便豁然开朗。

  通道尽头,乃是一个格外开阔的空间,其中弥漫着浓郁的天地圣气,几乎要化成液态。

  张若尘的目光,瞬间被一座古朴而高大的圣炉所吸引。

  这座圣炉高达二十丈,直径亦是超过十丈,通体青碧之色,表面镌刻有大量秘纹,乃至于记载着多种玄妙圣术。

  毫无疑问,这座圣炉,便是拜月神教的镇教之宝——生死铜炉,乃是一件极为古老的至尊圣器。

  在圣炉表面,有几块区域呈现暗红色,传闻乃是昔日沾染了神血。

  和青天浮屠塔一样,生死铜炉亦是没有器灵存在。

  要不然有生死铜炉在,除非顶尖强者亲自出手,否则,任谁也休想打上无顶山。

  “生死铜炉并不仅仅是一件攻击性的至尊圣器,对神教而言,生死铜炉更大的价值体现在,其内部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可以达到十比一。”凌飞羽上前道。

  闻言,张若尘的脸色顿时发生变化,十分惊讶道:“生死铜炉竟然是一件蕴含时间力量的宝物,难怪拜月神教的修士修炼速度如此之快。”

  时间宝物极为珍贵,哪怕是时间神殿,也拿不出几件来,尤其是比率极大那种。

  据张若尘所知,昆仑界中最为有名的时间宝物,当属掌握在池瑶手中的天轮印,时间比例达到三十比一,其次是剑阁,每一层时间比率都有所不同,第七层达到七比一。

  借助时间宝物修炼,无疑是能够事半功倍。

  没曾想,生死铜炉竟也是一件时间宝物,十比一的时间比率,已经是十分难得,在其中修炼十个月,外界才过去一个月。

  拜月神教有生死铜炉和月魂珠两件至宝,如果都无法培养出一些强者来,那才真叫奇怪。

  “不仅如此,生死铜炉还会释放出一种奇异火焰,可以熬炼体质,搭配月魂珠,效果奇佳。月魂珠就在生死铜炉中,这次你让神教免于倾覆,我可以做主,让你在生死铜炉中修炼一段时间。”凌飞羽认真道。

  有关生死铜炉和月魂珠的秘密,即便是在拜月神教中,都没有多少人知晓,更别说是外人。

  至于让外人使用生死铜炉和月魂珠,就更是不可能,从古至今,拜月神教就没有开过几次先例。

  但这次张若尘帮拜月神教渡过一场大劫难,却是有资格让拜月神教为他破一次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