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叛徒和晚辈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叛徒和晚辈

  沙陀天域本是极其广阔,即便是圣王,想要跨越两端,也要花费接近一个月时间。

  幽神和四甲血祖,却是顷刻间,来到天域边缘。

  二神大喜过望,只要逃出沙陀天域,也就进入别的大世界的领地,月神绝对不敢继续追杀。

  本来,他们还想借此机会,重创池瑶女皇和月神,树立天堂界的威严,却没想到弄巧成拙。

  此次行动,只怪太过轻敌,导致他们只能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逃走,实在是丢尽颜面。

  但,他们似乎想得太简单……

  “沙陀天域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蓦地,月神出现在他们前方,站在日月水晶棺上面。

  一轮皎洁的明月,从她背后升起,变得越来越巨大,挡住幽神和四甲血祖的去路。

  “怎么会这么快?”

  幽神和四甲血祖的心,猛然一颤。

  他们可不想落得焱神那样的下场,对视一眼,随即,二神放低姿态,双手抱拳。

  四甲血祖以赔罪的语气,笑道:“本神和幽神,其实是救人心切,才会闯入沙陀天域,无意冒犯月神。若是下次前来,必定提前送上拜贴。”

  幽神极其貌美,虽然比不上月神和池瑶,却也堪称是风华绝代。她道:“昆仑界那位新神滥杀无辜,主动挑衅,我们是被逼无奈,才会出手。广寒界的损失,算在本神、四甲血祖、焱神的身上,我们一定赔偿。”

  焱神并没有陨落,只是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势。

  而且,就在焱神神躯崩碎的时刻,池瑶女皇动用滴血剑,吸走大量神血。

  焱神虽是重新凝聚出神躯,却虚弱了一大截。若是没有神泉或者神药,他花费百年时间,都未必能够完全恢复过来。

  此刻,焱神怨怒无比,即恨月神,更恨池瑶女皇。

  但是他却知道,今天遇到了月神这尊狠茬子,不能继续待在沙陀天域,于是,向另一个方向逃遁。

  焱神想逃,但,池瑶女皇却不给他机会,追杀上去,劈出一道又一道贯穿天地的剑芒,犹如痛打落水狗一般,使得焱神身上的伤势不断加剧。

  焱神咬紧牙齿,满口烈焰,怒道:“池瑶,你太过分了,敢不敢等到本神恢复到巅峰状态,选一片星空,进行神之决战?”

  池瑶女皇道:“你不配与女皇决战。”

  焱神气得吐血,区区一个成神只有数年的新神,根基都还不稳,竟然敢瞧不起他。

  “噗嗤。”

  混沌时空莲再次散发出夺目的光华,随即,一道光线飞出,斩在焱神的背部,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又有神血洒落出来。

  焱神更怒,一边逃,一边放狠话:“昆仑界战场一旦开启,天庭界必定要灭你们的道,将你们彻底打入谷底,永世不得翻身。”

  “轰隆。”

  混沌时空莲爆发出来的力量,震碎数千里天地,空间就像是纸一般裂开,显现出漆黑无边的虚无空间。

  焱神被逼入进虚无空间,但是池瑶女皇却依旧没有打算放过他,闯入虚无空间,继续追杀。

  虚无的力量,的确是可以毁灭一切。

  但是,神的神力厚重,只要不遇到虚空空间中的大危险,其实是可以挡住虚无的力量,在虚无空间中,可以生存一段时间。

  当然也不能待得太久,否则神的身体,也会被虚无的力量侵蚀。

  月神山,广寒神宫外。

  “哗”

  一道黑色魔影,撕碎空间,从虚无中走了出来。

  那是一尊魔神,右手提着一柄六面战锤,头上长着一对牛角,身躯巨大得犹如一座小山。

  刚一出现,他的左手一挥,便是将还活着的天堂界圣王,全部都收入进一张图卷。紧接着,他的目光,盯向站在神光圆圈中的张若尘等人。

  “哏哏,区区一个神纹圆圈,就想保护他们?”

  那尊魔神冷笑一声,随即双眼变得漆黑,像是化为两座具有强大吸力的黑洞,要将张若尘等人的圣魂拉扯过去。

  “糟了,竟然……还有一位神……”

  张若尘刚刚浮现出这个念头,圣魂就像是遭受重击,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

  远远望去,只见,站在圆圈中的圣境修士,圣魂都在向体外飞。

  蛮剑大圣的修为最高,抵挡住了那道眼神,于是,向下俯身,双手按在月神留下的神纹圆圈上面,将浑身的大圣之力都注入进去。

  “血月吞天大阵。”蛮剑大圣大吼一声。

  “哗”

  顿时,以神纹圆圈为中心,整个月神山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铭纹,一座古老的阵法启动。

  洁白如玉的月神山,在一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那位魔神的眼神被击溃,并且向后倒退了两步。

  张若尘等人的圣魂,立即回到体内。

  但是,除了张若尘、小黑、真妙小道人,还能保持站立状态,别的圣境修士,全部都软倒在地上。

  小黑和真妙小道人吓得缩起头颅,钻进张若尘的衣服里面,藏了起来。

  那位魔神露出一道笑意,“原来这个神纹圆圈,竟是启动血月吞天大阵的阵眼,难怪月神敢如此放心大胆的去追杀幽神和四甲血祖。可惜,一位大圣的力量,无法完全催动血月吞天大阵。”

  那位魔神提起六面战锤,弹跳起来,踩得月神山都是微微一晃。随即,一锤轰击过去,与神纹圆圈对碰在一起。

  “轰隆。”

  神纹圆圈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强大的力量波动,从月神山,一直穿到数千里之外。

  挡住了!

  但是,圆圈中的蛮剑大圣,却是被这一锤,震得口吐鲜血。

  说时迟那时快,那位魔神的第二锤又轰击过去。

  他来月神山,不仅仅只是为了救人,更是想要顺便清除一个隐患。

  那个隐患,就是张若尘。

  就在魔神出现在月神山的时候,池瑶女皇和月神皆是脸色巨变,意识到中了天堂界的计。

  池瑶女皇催动混沌时空莲的力量,施展出空间跳跃,想要直接跨越十万里,重回月神山。但是,一只无边无际的魔手,破碎了空间,击在她的身上,将她打得倒飞出去。

  紧接着,一尊盖世魔神的身躯,出现在池瑶女皇的面前。

  这尊魔神,与月神山上的那尊魔神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身躯却要庞大十倍不止,散发出来的气息比焱神等人强大了太多,宛如一尊巍峨的远古魔山,头顶天,脚踩地。

  这才是他的真身!

  月神山的那尊魔神,只是他的神念汇聚出来的分身。

  看到这尊魔神,池瑶女皇的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冰冷,道:“黑心魔主,没想到竟然是你这个昆仑界叛徒。像你这样的人,竟然可以渡过元会劫难,活到第二个元会。”

  “本座从来都不是昆仑界的生灵,自然也就不算是昆仑界的叛徒。”黑心魔主俯视下方如同尘埃一般的池瑶女皇,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掷地有声,震天动地。

  池瑶女皇道:“若不是昆仑界传给你们文明和教化,送给你们修炼之法,你怎么可能修炼成神,黑魔界怎么可能成为天庭的一员?恐怕你们早就被地狱界发现,变成了他们的食物,整个世界都已经毁于一旦。”

  黑心魔主道:“本座是凭借自身的努力和奋进,才达到如今的高度,昆仑界的帮助只是外在的辅助而已。回过头来看,昔日在昆仑界修炼和学习,本座何尝不是在忍辱负重?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本座如今的成就,也就证明了一切。”

  “你现在的成就,只能证明一点。昆仑界将你当人一样培养,你却偏要做天堂界的狗。”池瑶女皇冷峭的道。

  黑心魔主沉哼一声,一拳向池瑶女皇轰击过去,顿时一座星辰那么巨大的石碑,显现出来,镇压天地,在这一瞬,整个沙陀天域的空间都是微微凝固了一下。

  那道石碑虚影上面,有着极其玄妙的图纹,代表的是《天魔石刻》的其中一幅图。

  ……

  另一头,月神被激怒,两掌挥出,将幽神和四甲血祖的身躯打得碎裂,随即急速向月神山的方向赶去。

  蓦地,天穹之上,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气漩涡,将她笼罩。

  血气漩涡庞大无比,蕴含毁天灭地的力量,将地上的山川河流全部都席卷起来。

  月神的黛眉一掀,露出一道凝重的神色,向上空望去。

  只见,在血气漩涡的中心,不知多少万里之外,一位背上长着八只血翼的中年男子,手持一根拂尘,手腕在缓缓的转动。

  这位中年男子,乃是血战神殿的二甲血祖。

  看到他,月神道:“没想到,你竟然真的修炼成神。”

  中年男子笑了一声:“只是一面之缘,月神前辈竟然还记得晚辈这个小人物。当年,前辈评价晚辈,拥有成神之资,将来必定不是池中之物。那句话,让晚辈足足激动了一辈子,一直用它来激励自己,不断进取。即便是在最艰难,最绝望的时刻,想到那句话,也就又有了拼下去的动力。十万年后再见,晚辈终于可以挺直脊梁,说一句,月神,本神做到了!”

  最后一句,他不再称呼月神是“前辈”,也不再称呼自己是“晚辈”。

  他自认,已经拥有与月神平起平坐的力量。

  月神道:“就凭你,也想与我交手,让你师尊甲天下来还差不多。”

  甲天下,为血战神殿的第一至强。

  血战神殿后来修炼到神境的三位生灵,只能使用“二甲血祖”,“三甲血祖”,“四甲血祖”的称呼,其实都是活在甲天下的阴影里面。

  中年男子道:“十万年前,月神和师尊的修为,也只是伯仲之间,难分胜负。十万年来,师尊的修为一直都在精进,而月神却陷入沉眠,并且神力大损,远远没有恢复到巅峰。一进一退,月神觉得自己还有与师尊一战的力量吗?不如,由本神来试试月神这些年都退步了多少?”

  月神向月神山的方向盯了一眼,想到了什么,随即也就不急着赶回去。

  ……

  今天就更到这里吧,明天争取早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