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以身饲魔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以身饲魔

  怜后、金衣男子、常风许,皆是露出诧异的神色,目光齐刷刷的向张若尘望过去。

  六千万枚圣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拿得出来。

  张若尘自然是没有六千万枚圣石,不过,这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

  他的双目,向纪梵心盯了过去,道:“心儿,拿出来吧!”?

  这一次,纪梵心倒是没有意见,手指在空间手镯上面一摸,随着光芒闪烁,一个精致的盒子,出现在她的手中,向张若尘抵了过去。

  张若尘自然是不会认为,那只盒子里面装得下六千万枚圣石,更加不会认为纪梵心随时都携带有六千万枚圣石在身上。

  应该是一件价值不菲的珍宝。

  “六耀万纹圣器,水月圣杯。”

  纪梵心轻柔的声音,传入张若尘的耳中。

  张若尘略微心惊,为了救她的师姐,纪梵心竟然将六耀万纹圣器级别的宝物都拿出来,还真是大手笔。

  若不是纪梵心救人心切,又岂会将水月圣杯这等宝物,拱手送给阴阳殿?

  接过盒子,张若尘伸出一只手掌,在盒子表面一按,顿时一层光幕禁纹被击碎。打开盒子后,立即就有刺目的圣芒散发出来,映照得整个极乐地宫都如同白昼一般。

  怜后和金衣男子都是眼力过人的存在,瞬间就认出来,异口同声的道:“六耀万纹圣器。”

  “好,成交。”

  怜后想都没有想,立即就答应下来。

  要知道,以她的身份,现在使用的战兵,也只是一件五耀万纹圣器,还是她花费了所有积蓄才购买到。

  如果能够得到这件六耀万纹圣器“水月圣杯”,她的战力,将会更上一层楼。

  “且慢。”?金衣男子像是做出了一个极其重大的决定,也取出一只盒子,道:“那位牡丹族的帝女,乃是我先看中,理应归我才对。我这里有一枚天品圣丹,菩提问佛丹,价值不在那件六耀万纹圣器之下。”

  “天品圣丹?”

  在场的所有修士,无不为之动容。

  要知道,就连大圣级别的生灵,遇到天品圣丹都会心动,可想而知他们这些圣者、圣王内心的震动是何等巨大。

  “居然连天品圣丹都拿得出来,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张若尘还从来没有见过天品圣丹,心中颇为期待。

  妖绝王曾经提到过天品圣丹“七情古丹”,据说,那枚天品圣丹拥有强大的攻击力,任何生灵走到它的千里之内,都会遭到精神力攻击。

  菩提问佛丹,与七情古丹是同一级别,想来也是拥有相当强横的力量。

  怜后显然是知道菩提问佛丹的珍贵,价值比六耀万纹圣器都要高一些,于是,笑道:“你真的愿意使用这枚天品圣丹,买下那位牡丹族帝女?”

  “不,我只是将菩提问佛丹,暂时压在阴阳殿。只要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一定送来六千万枚圣石,到时候,就将菩提问佛丹赎回。”

  金衣男子不可能使用菩提问佛丹去购买一位奴隶,这样的圣丹,即便是他,也很难弄到第二枚。

  怜后的眼中,露出一道失望的神色,笑道:“原来只是暂时质押,我还以为,你真的愿意花费一枚天品圣丹。一边是六千万枚圣石,一边是一件六耀万纹圣器,本后当然是选择后者。呵呵。”

  怜后走到张若尘的对面,百媚丛生的对他一笑,顺势将盒子捧了过去。

  张若尘的精神意志,仿佛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吞噬进去,坠入进一片迷幻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面,只有怜后与他两个人。

  “不好,是媚术……”

  张若尘连忙惊醒过来,向后倒退了数步,如避蛇蝎一般的避开怜后。

  面具下方的脸上尽是冷汗,感觉到头皮发麻。

  媚术是精神力攻击的一种。

  刚才,虚妄珠已经将怜后发动的大部分媚术力量都挡住,可是张若尘却还是差一点就陷入进去。

  可以想象,怜后的精神力强度,必定是相当可怕。

  纪梵心深知怜后的厉害,刚才,她见怜后向张若尘施展媚术,就想调动精神力帮张若尘一把。不过,她还没有出手,张若尘就先一步清醒过来。

  “才半步圣王的境界,精神意志竟然如此强大。”纪梵心对张若尘有些刮目相看。

  怜后也都露出一道意外的神色,没有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媚术,竟然奈何不了一个半步圣王。顿时,让她心中的好奇,又增加了几分。

  “怜后娘娘是想要暗算阴阳殿的贵宾,抢夺这件六耀万纹圣器吗?就不怕毁了阴阳殿的信誉,以后再也没有客人来了?”张若尘有些气怒的道。

  “小哥哥,人家只是跟你闹着玩的。”

  怜后的一只柔软玉手,抚摸在张若尘的心口,凹凸有致的娇躯,半贴在了他的身上。

  刚才张若尘和怜后之间,可是隔了一段距离,但是,怜后挨到他身上的时候,张若尘却完全避不开。

  张若尘迈步向后极退,而怜后却像是粘在他身上的一片花瓣,如影随形,甩都甩不掉。

  察觉到两人修为上的巨大差距,张若尘自然是心惊肉跳,全身绑紧。

  “你怎么那么紧张,人家有那么可怕吗?”

  怜后的眼神柔情似水,可是,心中却是生出了一些疑惑,觉得张若尘的表现太不正常。

  来到阴阳殿的男子,而且还花费一件六耀万纹圣器去购买一个奴仆,为什么会表现出不近女色的样子?

  张若尘也担心怜后生疑,身体不再绑紧,露出一道苦笑:“我只是担心,沦为怜后娘娘的阳药。”

  张若尘看过关于怜后的资料,知道她修炼的功法相当特殊,只要不断采补男子体内的阳刚之气,修为就能快速提升。

  怜后的一只玉臂,挽到张若尘的颈部,将他逼到墙边,眨巴着眼眸,柔媚的说道:“我不管,你体内的阳刚之气那么厚重,乃是常人的万倍,有什么好怕的,就不能送给人家一点点?”

  就算怜后再美,可是张若尘对她却是没有一丝兴趣,心中反而感到恶心,很想直接推开她。

  但是,一旦推开她,恐怕今日他就要葬身在阴阳殿中。

  张若尘的目光,向纪梵心盯了过去。

  可是,纪梵心却对他轻轻摇了摇头,随后转过身,不再看他和怜后。

  “什么意思?为了救她的师姐,难道是要让我以身饲魔?”张若尘感觉到无语。

  远处,金衣男子却是颇为不甘心,道:“怜后,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我可以将价格加到六千五百万枚圣石。”

  “滚。”

  怜后呵斥一声。

  ”你说什么?“

  金衣男子的眼中露出怒意,十指紧紧的一捏。

  但是,随着怜后的目光向他瞪过去,金衣男子的心中一颤,意识到怜后是一个相当可怕的人物,随即松开了手指,一言不发的离开了极乐地宫。

  常风许知道怜后娘娘看上了那个龙族男子,现在谁敢打扰她,谁就得倒大霉。

  于是,他也离开了极乐地宫,快速向金衣男子追了上去,准备说出一些道歉的话。毕竟此人的来头也很大,万万不能得罪。

  “完了,我体内超越常人万倍阳刚之气,对怜后有致命的吸引力,今天恐怕是必须要以身饲魔,委曲求全。”

  张若尘的心中对怜后厌恶至极,却又不得不压制住这股情绪。

  “现在好了,没有人再来打扰我们了!跟我来。”

  怜后媚眼如丝,拥在张若尘的怀中,一只玉臂搂着张若尘的腰腹,带着他就向极乐地宫的最深处行去。

  张若尘回过头,向纪梵心盯了一眼,眼中露出一道尖锐之色。

  这是使用眼神告诉纪梵心,现在就动手。以她的修为,出其不意之下,应该是可以将怜后打成重伤。

  只要以怜后为人质,他们未必不能杀出阴阳殿。

  纪梵心低头沉思了片刻,仔细推算,最终得出结果,如果仓促出手,她和张若尘成功杀出去的概率,绝不超过二成。

  阴阳殿中的阵法还没有破解,现在就出手,无疑是自寻死路。

  怜后的精神力也很强大,所以,纪梵心没敢使用精神力传音,而是抬起头来,回了张若尘一道眼神,就像是在说:“放心,怜后最多也就只是夺取你体内一些阳刚之气,不会将你采补致死。”

  看到纪梵心的那道眼神,张若尘彻底绝望,心中长叹一声。

  在极乐地宫的最底部,修建有一座阴潭和一座阳潭。

  两座水潭的大小一样,直径都是十三丈,分别散发出蓝光和红光。一丝丝阴寒之气和阳刚之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落入进阴潭和阳潭,不断发生液化。

  “那些阴气和阳气都是从上方汇聚而来,难道……”

  张若尘想到了那座万人尸坑中的女尸,她们全部都是脱/阴而死,难道她们体内的阴气,全部都汇聚到了这里?

  阴潭和阳潭也不知凝聚了多少阴阳之力,对阴阳界的修士而言,绝对是一处绝佳的修炼宝地。

  怜后见张若尘在观察阴潭和阳潭,露出一道笑意,“小哥哥,阴潭和阳潭的存在,乃是阴阳殿的一个大秘密,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哦!”

  怜后对自己的魅力十分自信,只要张若尘与她好过一次,一定会爱上那种美妙的滋味,今后,必定对她唯命是从。因此,将阴潭和阳潭的秘密暴露在他的面前,也就不是什么大事。

  怜后再次向张若尘靠过去,突然,她像是听到了一道传音,顿时停了下来,脸色瞬间变得严肃。

  犹豫了片刻,怜后才再次露出笑容:“有一位大人物来了阴阳殿,我必须去见一面。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唰——”

  怜后的身形一闪,消失在张若尘的眼前。

  张若尘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里松了一大截。他哪里会继续在这里等待,立即向外面冲了出去。

  ……

  纪梵心的师姐“丹灵王”,已经从塔形建筑中放了出来,常风许和纪梵心正在交接。

  看见张若尘来到旁边,常风许和纪梵心皆是露出一道诧异的神色。

  “已经……结束了?”

  常风许感觉到不可思议,再怎么说,此人也是一位半步圣王,怎么会这么快,才过去不到半刻钟的时间而已。

  纪梵心也以为张若尘已经失身于怜后,顿时,抿了抿嘴唇,露出一道歉意的神色。

  张若尘的脸色十分严肃,向纪梵心传出一道精神力:“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先离开这里。”

  没过多久,他们二人带着晕厥过去的丹灵王,走出极乐地宫,发现原本守在入口处的青獠牙已经离开。

  而且,阴阳殿中的一位位邪道修士,全部都脚步急促,向同一个方向赶去,走向最宏伟的那座大殿。

  众邪齐动。

  这等声势,就像是帝皇驾临一般,看来阴阳殿是真的来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

  趁此机会,张若尘和纪梵心带着丹灵王,离开了阴阳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