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杀人于无形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杀人于无形

  狂炼圣王伸出一只银色的利爪,向前抓了过去,利爪上,有真理规则的加持,顿时威力提升了一倍有余。

  利爪与空气摩擦,顿时火星四射。

  第一击,他便是全力以赴,势要在出其不意之下,将张若尘拿下。

  任凭对面的圣爪攻伐过来,张若尘却是不动如山,巍然不惧。

  “噗。”

  狂炼圣王的这一爪落下,反而击在自己的身上。

  脖颈下方,那处被击中的位置,随即坍塌下去,银色的驱壳碎裂而开,大量圣血涌出来。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狂炼圣王的庞大身躯,重重的摔在地上,嘴里发出一声嘶吼:“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自己被自己打趴下,狂炼圣王的心中,别提有多么郁闷。

  追在后方的鬼蜈王愣了一下,立即收起身法,停了下去。

  太诡异了!

  到底怎么回事?狂炼圣王全力以赴打出的力量,竟然落在自己身上。

  有大批修士,依旧留在镜香崖道场的附近,他们知道雲界的强者不可能善罢甘休,肯定会赶过来与广寒界一决雌雄。

  真正的好戏还在后面。

  广寒界能不能守住镜香崖道场,还是一个未知数。

  正是如此,他们便是看到刚才那无比诡异的一幕,惊掉了很多修士的下巴。

  “狂炼圣王不会自虐,肯定是落入张若尘提前布置的陷阱。”

  “张若尘不仅仅只是战力强大,似乎还精通别的一些手段。”

  ……

  鬼蜈王察觉到一股无形的危险,只感觉心神不灵,随后连忙向后倒退,直到心中的那股危机感消失,才停了下来。

  别的那些雲界修士追上来,也都露出紧张的神色,不敢再轻视张若尘。

  “应该是空间的力量,狂炼圣王赶紧退回来。”鬼蜈王大喝一声。

  狂炼圣王生怕遭到张若尘的攻击,于是,压制住身上的伤势,立即爆发出最快的速度,向后冲了出去。

  可是他的身躯,却转了一个弯,反向张若尘冲过去。

  “不好……”

  狂炼圣王想要收住脚步,但是,却还是晚了一步,张若尘的一只手掌,也不知是从什么地方探出来,按在它的头顶,向下镇压。

  “轰隆。”

  那颗银色的巨大狮头,狠狠的撞击在地面,随即,头部的七窍流淌出鲜血。

  遭受这一击,狂炼圣王伤得更重,意识都有些涣散,再难凝聚出反击的力量。

  鬼蜈王的脸色阴沉,立即施展出圣术,打出一片鬼火火云,向张若尘攻击过去。但是,那些鬼火,却都偏移的方位,根本没有落在张若尘的身上。

  张若尘一步步向狂炼圣王走了过去,并且取出沉渊古剑。

  眼看狂炼圣王就要死在张若尘的剑下,鬼蜈王大吼一声:“张若尘,这是在镜香崖道场的外面,你若是杀了狂炼圣王,真理神殿饶不了你。”

  张若尘冷冷的瞥了鬼蜈王一眼,随即,手起剑落,斩断了狂炼圣王的四肢。为了防止狂炼圣王自爆圣源,张若尘又使用出缚圣锁,将其锁住,禁锢住它体内的圣力。?

  狂炼圣王遭受有史以来最大的羞辱,嘴里发出震天动地的嘶吼:“张若尘,只要我不死,总有一天会将他全身的骨头,打得寸寸断裂?”

  反正张若尘不敢杀他,狂炼圣王也就有恃无恐。

  “你觉得我不敢杀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拖进镜香崖道场,直接镇杀?”张若尘道。

  听到这话,狂炼圣王心中的所有底气都消失,只得将憋屈和怒火,暂时压制下去。

  只有先保住性命,才有翻盘的机会。

  狂炼圣王想要先将张若尘稳住,一改刚才的强硬语气,仿佛是委曲求全一般,道:“张若尘,你先冷静冷静,杀了我,对你没有半点好处。可是,留我一条性命,我族的前辈,一定会携带大量修炼资源前来赎我。”

  在狂炼圣王看来,一座排名倒数第三的弱界的修炼资源,肯定无法与雲界相提并论。

  为了修炼资源,张若尘必定会动心。

  果然,张若尘中了他的缓兵之计,竟然真的没有动手。

  狂炼圣王心中冷笑不已,“我族的那位前辈,修为已经达到五步圣王的层次,爆发出来的战力,与六步圣王相比,也不遑多让。张若尘,你竟然还想要赎金,等死吧你。”

  就算张若尘的空间阵法很厉害,可是,狂炼圣王却不相信区区一个半步圣王布置的手段,能够挡住族中那位前辈。

  张若尘的心性不知成长了多少,哪里看不住狂炼圣王在想什么?

  只不过,他想要利用狂炼圣王,测试时间阵法的威力。

  这片区域中的时间流速,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

  远处,鬼蜈王等人没有出手,全部都保持沉默,只是用眼睛狠狠的瞪着张若尘。很显然,他们是在等待别的雲界强者。

  雲界在真理天域,一共有六座道场。

  鬼蜈王等人所在的道场,距离镜香崖道场最近,所以,才是最先到达。

  随着时间推移,第二座道场,第三座道场……雲界的强者,纷纷赶了过来,与鬼蜈王会合在一起,声势越来越大,一道道圣光从原野中弥漫出去。

  看到这样的景象,就连那些围观者,也都忍不住为之动容。

  “雲界修士的数量也太多,真理神殿每个月恐怕至少给了他们二十个名额。”

  “雲界在《万界功德榜》上的排名极高,本就可以分到大量名额。再加上,雲界强者辈出,完成了真理神殿的一些任务,自然能够争取到更多的名额。”

  按照真理神殿的规矩,每一个得到名额的修士,只能进入真理神殿修炼一个月。但是,却可以在真理天域待一年,直到超过一年的期限,才会被驱逐。

  可以说,一座大世界的实力越是强大,聚集在真理天域修炼的天骄,也就越多。

  这里是培养天庭界未来霸主的地方!

  很多修士都觉得,张若尘的麻烦大了,区区一座守护阵法,哪里挡得住这么多的强者?

  原野上,响起一道声音:“怒风圣王驾临。”

  一位身穿银色圣甲的英伟男子,破空而来,顿时,方圆数百里的天地圣气都在狂震,发出雷鸣一般的爆响。

  雲界的那些强者,纷纷向怒风圣王行礼。

  怒风圣王距离大圣境界,还差得很远,可是他的身上,却有一丝帝皇之气散发出来。

  与大圣一样,像是圣者中的帝皇。

  而他,正是狂炼圣王所说的那位族中前辈。

  “鬼蜈王,到底怎么回事?”怒风圣王问了一声。

  鬼蜈王走了过去,嘴里在动,向怒风圣王讲述先前发生的事。

  怒风圣王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冷,一股滔天的杀气,从体内传出,让那些站在百里之外的修士,也都不寒而栗。

  “怒风圣王竟然在真理天域,张若尘这下完了!”

  “就看张若尘和苏璟圣王布置的阵法,能不能挡住怒风圣王的攻击,挡不住的话,镜香崖道场肯定会再次被雲界霸占。”

  此刻,张若尘盘坐在地上修炼,被斩断四肢的狂炼圣王,就躺在他的身后。

  凌飞羽、木灵希、温书晟等人,哪里还能静心参悟真理之道图文,全部都冲出道场,脸色凝重的盯着围在道场外的雲界修士。

  雲界修士的数量众多,个个都是强者。

  怒风圣王的眼神霸道无双,道:“张若尘,你开一个条件吧,怎样才能放了狂炼圣王?”

  经过刚才的休养,张若尘消耗的精神,完全恢复过来。再次睁开双目,眼中流露出锋锐之色,道:“既然你想要,我就将他还给你。”

  随即,张若尘抓住缚圣锁的锁链,手臂一甩,狂炼圣王的身躯便是向阵法外面飞了出去。

  那些雲界的修士,全部都很疑惑,怀疑这是张若尘的陷阱,竟然没有一个修士敢去接飞过来的狂炼圣王。

  “嘭。”

  狂炼圣王的身躯,重重的落在地上。

  “狂炼圣王已经……死去,生机全无。”

  一位雲界修士,惊呼了一声。

  “怎么可能?”

  鬼蜈王立即冲过去,仔细检查狂炼圣王身上的伤势。以圣王的强大生命力,狂炼圣王四肢和脖颈处的伤势,还远远不足以致命。

  “血液失去活性,生机枯竭,他死之前身体已经衰弱到了极点。他到底是怎么被杀死?”鬼蜈王倒吸一口凉气。

  从始至终,雲界的众多修士,都在注视张若尘的一举一动。可以肯定,张若尘只是斩断了狂炼圣王的四肢,没有出手杀他。

  死得太诡异。

  一位雲界修士,道:“张若尘用的会不会是某种奇毒?”

  “狂炼圣王的体内,没有任何毒素。”?鬼蜈王摇了摇头,重新站起身来,向远处的张若尘望去,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因为猜不透,所以才忌惮。

  怒风圣王不再压制心中的怒火,吼出一声:“张若尘,在道场外杀人,是要偿命的。”?张若尘面对怒风圣王的强大威势,显得淡然而又从容:“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杀了他?”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等到本王擒住了你,自然有很多种方法让你承认。”

  怒风圣王的体内涌出万丈圣芒,取出一件品级极高的万纹圣器,直接激发出三耀圆满力量,向镜香崖道场的方向轰击过去。

  “轰隆隆。”

  九灵血海阵立即运转起来,抵挡怒风圣王的攻击。

  这一片大地,爆发出无比强劲的混乱力量,撕裂了大地,震碎了天空的云彩。

  张若尘则是背着双手,向道场中走去,对木灵希和苏青灵他们盯了一眼,道:“不用理会他们,我们先去参悟真理之道图文。”

  张若尘根本不担心雲界的修士,能够攻进镜香崖道场。

  首先,他们打出的远程攻击,破不了空间阵法和九灵血海阵。

  其次,他们若是请来阵法圣师,想要一步一步破解阵法,那样,只会死在时间阵法里面。

  怒风圣王看见张若尘竟然就这么闲庭信步的走进道场,心中的怒火更甚:“区区一个半步圣王,竟然这么轻视本王,真是岂有此理。”

  操控三耀万纹圣器,一连打出十数道攻击力量,怒风圣王也没有将阵法攻破。随即,鬼蜈王等人也都各自施展力量,发动攻击。

  震耳的攻伐之声,持续不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