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黑幕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黑幕

  天庭界有四大洲,东胜神洲、南赡部洲、西牛贺洲、北俱芦洲。

  四大洲,皆是广阔无垠,圣气充沛,资源丰富。

  西方宇宙各大世界的修士,进入天庭界,全部都是在西牛贺洲修炼。根据地理位置的不同,在西牛贺洲划分有很多座天域。

  沙陀天域,便是西牛贺洲边陲的一座资源十分贫瘠的天域。

  西方宇宙的大世界,诞生出神,进驻天庭界后,几乎都是先待在沙陀天域,只有提升《万界功德榜》的排名,才能离开沙陀天域,进驻更加富饶的天域。

  如今,昆仑界在《万界功德榜》上排名第二千七百四十四位,在西方宇宙排名第五百四十九位,自然是不用再待在沙陀天域,可以拥有更好的修炼环境。

  广寒界在《万界功德榜》上的排名,却是从倒数第四,变成了倒数第三。

  可以说,张若尘此次拼尽全力,也仅仅只是暂时帮助月神保住了广寒界,换来广寒界苟延残喘的一点点时间。

  等到刀狱界毁灭,或者是别的战场毁灭,那么,功德战就又要开启。

  广寒界还能不能赢得功德战,就成了一个未知数。

  月神显然也是知道这一点,道:“十万年前,广寒界在西方宇宙也是排名前一百位,乃是一座威名赫赫的强界。可惜,那场变故之后,却是不断衰败,在天庭界受尽欺凌,被剥削,被蚕食,被奴役……,这一次,若不是我和你赶回来,广寒界必定会垫底,彻底走向毁灭。”

  “十万前,广寒界也发生了变故?”张若尘道。

  月神道:“说起来,广寒界的变故,也与昆仑界有很大关联。现在,你的修为还很低,知道那些事对你没有什么好处,将来等你成长到一定的高度,我自然会告诉你。”

  张若尘若有所思,道:“莫非功德神殿的那位焱神,也与此事有关?”

  听到“焱神”二字,月神的一双星眸,明显变得冷锐了一些。

  虽然她没有开口说什么,但是张若尘却看得出,昆仑界和广寒界的变故,必定是与其脱不了关系。

  月神提醒了一句,道:“张若尘,你要记住一句话,在天庭界,虽然神不能出手对付圣境修士,但是,若是圣境修士侮辱亵渎神,神也可以将其杀死。”

  “明白。”

  张若尘点了点头,又是问道:“刚才,你说广寒界在天庭界受尽欺凌,被剥削,被蚕食,被奴役,是什么意思?怎么会这样?”

  月神的眼神,变得更冷,道:“十万年前的那场变故,广寒界的神,几乎陨落殆尽。只剩下树神还活着,但是,树神却要支撑广寒界,因此它的真身根本无法来到天庭界。”

  “一座大世界,在天庭界掌握有大量顶尖的资源,却没有神的守护,可想而知会是什么下场?”

  “九万年前,广寒界的领地,位于西牛贺洲中心的琅嬛天域。受到奥菲赤界的压迫,每年都得给奥菲赤界进贡,送去大量圣源、圣药、圣器,甚至是收集到的功德值都要分给奥菲赤界一部分。”

  “八万年前,广寒界的功德值排名大幅度下滑,不得不离开琅嬛天域,来到贝尺天域。在贝尺天域,又遭到瑞亚界的羞辱和欺压。

  ……

  “十万年时间,广寒界的底蕴几乎被掏空,财富被劫掠得所剩无几,变成西方宇宙最弱的一界。”?月神的心绪波动相当强烈,一股滔天的怒火,从她的体内酝酿。

  曾经广寒界也是一等一的强界,底蕴深厚,在西牛贺洲称霸,而如今,却没落到竟然每年都要向强界进贡,才能苟且偷生的地步。做为这个世界的神,怎么能忍?

  张若尘长长一叹,感受到天庭界的残酷。

  一个人,没有强大的实力,就只能被欺凌。

  一座世界,没有强大的实力,就只能被剥削和奴役。

  “现在,广寒界还需要向沙陀天域的强界进贡吗?”张若尘问道。

  月神轻轻摇头,道:“沙陀天域的几个世界都很弱小,虽然,相互之间也有较大的差距,但弱界却并不是完全没有反击的实力。而且,随着寂灭大帝和吴祖的崛起,广寒界并不惧怕挑战。所以,在沙陀天域,还没有哪一个世界能够逼得广寒界必须要进贡的地步。”

  想要在一座天域称王称霸,最重要的角色不是神,而是大圣。

  因为,神是没有领地的,也没有办法出手,只有大圣才能去争夺优质的领地,斗战四方。

  广寒界有吴祖、寂灭大帝、九灵大圣这样的强者坐镇,就能在沙陀天域站稳脚步,无惧别的世界的压迫。就算别的世界派遣出大圣,夺走了属于广寒界的优质圣域,三巨头也能出手,将其夺回来。

  月神的话锋一转,道:“但是,却有一股力量,想要彻底灭掉广寒界。只要广寒界的修士离开沙陀天域,立即就会遭到欺压,甚至是暗杀。”

  “到底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怎么会如此嚣张?”张若尘问道。

  月神盯了张若尘一眼,道:“那股力量,曾经让昆仑界陷入万劫不复。包括十万年前,跟随昆仑界的大世界,也都受到牵连。这一场清洗,已经持续了十万年,依旧没有完全结束。随着池瑶带领昆仑界重返天庭,那股力量必定会再次浮现出来。可以说,池瑶和昆仑界的修士将要应对的挑战,比我们要大得多。想要活命,想要生存,想要复仇,就必须要迎难而上,在重重黑幕和困难之中,冲开一条血路,或许才能看到黎明的曙光。”

  “这一条路,无比的艰难。就算拼得头破血流,最后都很可能会被无情的镇压,依旧难逃一死。”

  张若尘感觉到心情颇为沉重,也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十万年前,广寒界是跟随昆仑界的世界之一。

  正是因为跟随昆仑界,所以受到牵连,遭到十万年的欺压和奴役。

  张若尘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做,不可能一直这么被动下去吧?”

  月神道:“我们?”

  张若尘笑了笑,道:“当然是我们。我,时空传人的身份,已经不是秘密。那位焱神绝对不会放过我,想要在天庭界立足,我自然是只能继续跟着你。有一位神的庇护,谁敢明目张胆的杀我?”

  月神沉思了片刻,道:“以你展现出来的天赋,应该有很多大世界都想拉拢你。那些大世界,可是比广寒界要强大,能够给你的资源也会更多。”?张若尘道:“但是,那些大世界,却很有可能就是导致十万年前昆仑界万劫不复的黑幕,加入他们,就不是在自投罗网?”

  就算张若尘现在加入了广寒界,但是他的身上,依旧打着昆仑界的印记,那股黑幕力量不可能放任他成长起来。

  “好,既然你愿意继续跟随我,那么我也会全力以赴帮你。”

  月神又道:“首先第一步,我必须尽快恢复神力,所以,我要借你身上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张若尘问道。

  “七星神苓的那片月叶。”

  七星神苓,一共有七片叶子,现在,只剩“月叶”和“日叶”还生长在上面。

  月神道:“以前,我体内的神力太过稀薄,无法吸收月叶蕴含的药性。现在,我的神力,已经恢复了接近两成。只要炼化吸收月叶,足以让我的神力恢复到五成。放心,我不会白要你的月叶,将来我还你一株完整的神药。”

  月神的实力越是强大,张若尘在天庭界才越是安全。

  因此,张若尘没有犹豫,从乾坤界中摘下月叶,递给了月神。

  月神伸出一只莹白的玉手,托着掌心的叶片,一双明眸,不禁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道:“身为一位神,却要处处欠一个圣者,就算传出去,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那是因为,你没有动手抢,否则我根本保不住身上的宝物。”张若尘道。

  “你身上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身上的某件宝物。为了得到你身上的宝物,而失去你,对我而言,才是最大的损失。”

  经历此次圣者功德战,张若尘已经具有非同一般的价值,月神也丝毫都不掩饰对他的看重。

  月神收起月叶,又道:“我还要借一百万枚圣源。”?

  这一次,张若尘皱起眉头,没有立即答应。

  在功德战场上,张若尘的确是得到了一百多万枚圣源,但,那些圣源是他准备用来培养乾坤界中的修士,重建圣明中央帝国,对抗池瑶。

  现在张若尘是广寒界的一员,如果月神以强硬的态度,强行抢走他身上的圣源,张若尘也是完全没有反抗之力,而且,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他。

  但是,正如月神自己所说,她不会做出那样离心离德的事。

  因为张若尘自身拥有的价值,远超他身上的任何一件宝物。

  月神道:“放心,这只是借,将来肯定会还你,而且我也不会白借你的圣源。”

  “你不就是想要使用这些圣源,为乾坤界培养出大批圣者?但是乾坤界现在的基础太薄弱,就连半圣都很稀少,就算你掌握着大批圣源,也没有什么用。”

  “天庭界的修炼环境,肯定比乾坤界要好。只要你愿意,完全可以让乾坤界的半圣暂时先加入广寒界,进入天庭界修炼。将来,你若是想要带着他们离开,我也绝对不会阻拦。如何?”

  张若尘道:“以广寒界的资源,培养乾坤界的修士?”

  “没错。”月神道。

  “好,既然月神这么有诚意,我便借给你一百万枚圣源。但是,月神可别忘记,在参加功德战之前,你曾经答应过我,要帮我做一件事。”张若尘道。

  月神道:“说吧,要我帮你做什么事?只要不是太过分,我必定做到。”

  “收希灵为徒。“张若尘道。

  月神略微一怔,倒是没有想到,张若尘提出的条件,竟是如此简单。

  其实,张若尘也想过让月神,为他做别的一些事,但是,最后却都一一否决。

  他现在和月神已经是绑在了一辆战车上面,可谓是荣辱与共,月神能够做到的事,根本不需要他开口,自然是已经帮他安排得妥妥当当。而月神做不到的事,就算他开口,也没有什么用。

  所以,他将这个人情,这份机缘,送给了木灵希。

  “好,我答应你。”

  月神又向张若尘交代了一些事,随后,两人离开功德星,向着天庭界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