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逆神碑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逆神碑

  “天庭?天庭是什么地方?”酒疯子好奇的问道。

  古松子指着旁边的断碑,道:“根据碑上记载,大概是在十万年前,天地之间发生了一场巨大的变故,浩瀚宇宙中的各大世界,差一点全部都灰飞烟灭。正是在这巨大的变故之中,各个大世界联合起来,建立了一座圣界,用来对抗劫难。那座圣界的名字,就叫天庭。”

  酒疯子堪称是站在天下最巅峰的那一批强者,知道很多昆仑界的隐秘,但是,此刻脸上却写满疑惑,道:“圣界,天庭。老夫怎么觉得十分玄乎,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秘闻,不会是有人瞎编的吧?”

  “以刻碑之人的恐怖修为,怎么可能瞎编?”

  古松子白了酒疯子一眼,满脸都是嫌弃的表情,觉得他太白痴。

  “也就是说,除了昆仑界,在宇宙之中,还有别的大世界?”酒疯子说道。

  古松子道:“并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宇宙之大,无边无际,我们看到的世界,或许只是沧海一粟。”

  “十万年前,昆仑界也是发生了大动荡,诸神陨落,会不会与那场变故有关?”张若尘的眉头紧皱,顿了顿,又道:“碑上有没有记载,十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古松子摇了摇头,道:“碑文是残缺不全的,没有记载。”

  “那么,刻录碑文的人,又是谁?”张若尘再次问道。

  “也没有。不过那人必定是相当厉害的存在,以老夫的精神力强度,破译起来都十分艰难。”古松子说道。

  张若尘再次问道:“先前,你说的逆神碑,是什么意思?”

  “就是断碑最顶部的三个文字,也不知是什么意思。”古松子捋着胡须,也在仔细的深思。

  “难道是说,此碑拥有逆神的威力?”

  酒疯子瞪大双目,露出火热的眼神,伸出双手,便是按在断碑上面,调动圣气源源不断的打入出去。

  可惜,石碑依旧相当冰冷,没有半点变化。

  紧接着,酒疯子又割开手指,将一滴圣血滴在石碑上面,可惜,石碑还是死气沉沉。

  “什么破碑,根本就是一块烂石头,名字倒是很唬人。”

  酒疯子一脚踹了出去,将沉重的断碑踢得飞了起来,随后,又是一拳打出,击在断碑上面。

  以酒疯子的修为,随便打出一击,也有毁天灭地的威能,可是,却伤不到断碑一分一毫,真的是无比奇异。

  “逆神碑怎么会坠落到昆仑界?又是谁将它打碎?”

  张若尘让张少初派人继续到洛水里面挖掘,想要挖出别的残碑。只有集齐所有碑文,应该才能弄明白“逆神碑”存在的真正意义。

  洛水长达数千里,只靠普通人的力量,想要找到残碑,无疑是大海捞针。

  古松子对逆神碑也是充满好奇,直接使用精神力进行探查,搜寻河道,可惜,一无所获,什么都没有找到。

  探查了三遍,也没有任何发现,古松子有些气馁,返回之后,看见张若尘坐在树下喝酒,眉头一皱,走了过去,道:“莫非,你要和酒疯子一样,今后,就做一个酒鬼?”

  “有什么不好吗?”张若尘问道。

  古松子自然是已经知道,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知道那件事对张若尘的影响有多么巨大,道:“各大庙宇之中,池瑶女皇的神像,依旧还散发着神光,但是,中央皇城的天地圣气却是大幅度消减。”

  “你想说什么?”张若尘喝下一口酒。

  “女皇离开了中央皇城,甚至离开了昆仑界。”

  “那又如何?”

  “如今,第一中央帝国的掌权者,乃是……你的那位前妻黄烟尘。你很意外吧?”

  古松子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张若尘的神情。

  只见,张若尘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如同听到的只是一个陌生人的名字,道:“不意外。”

  “这个女人为了荣华富贵,背叛了你,投靠了你的敌人,你就不想杀了她?”古松子露出一个狠辣的眼神,做出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他想以这种方式,刺激张若尘,让张若尘重新恢复动力,重复朝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暮气沉沉,如同是在等死。

  “要杀,一年前,在紫微宫外,我已经杀了她。”张若尘十分随意的说了一句。

  古松子道:“为什么不杀?”

  “恩断义绝,便没有了任何关系,与陌生人没有区别。为什么要杀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张若尘反问了一句。

  “倒也是,毕竟她曾经对你也有恩,你曾经对她也有情,一剑杀了她,未免显得你太不义。如今,恩断义绝,倒是不再有任何负担。”

  古松子点了点头,随即,眼睛一眯,试探性的道:“要不,老夫冒一次险,去中央皇城杀了她?”

  “若是你真的很闲,去试试也无妨。”

  张若尘提着酒壶,站起身来,望着天边的夕阳,眼神有些深邃。

  “还是算了,朝廷高手如云,水深得很,除非是圣祖大人亲自出手,才有几分成功的可能性。别的人,无论是谁,去了都是有去无回。说来也是奇怪,一年前,圣祖大人说好让我们等她回来,却是一去不复返。会不会遇到了什么不测,难道女皇出手杀了她?”古松子再次刺激张若尘。

  在这一刻,张若尘的眼中,果然是露出一道锐利的光芒。

  古松子意识到张若尘的心结,或许并不在黄烟尘的身上,而是在女皇的身上,于是,再接再厉,绘声绘色的道:“圣祖可是女皇的大敌,女皇成神之后,连斩十大血帝,又将蛮荒秘境和四方海域血洗了一遍,怎么可能不杀圣祖?”

  “够了!”

  张若尘冷喝一声,道:“兰攸若死,我灭池瑶九族。”

  “想要灭一位神灵的九族,总要先拥有对抗神灵的实力吧?喝酒麻痹自己,只会越喝越废,别说对抗神灵,老夫都能压得你抬不起头来。”古松子说道。

  “是吗?”

  张若尘的双瞳变成暗红色,浑身气势一变,一股无形的寒气在身上涌动,身形一动,便是向着古松子撞击了过去。

  明明是一个人,冲出去之后,竟然化为一道剑影,直刺向古松子的心口。

  古松子大吃一惊,连忙调动精神力,在掌心凝聚出一座直径两米的阵印,向前一按,抵挡张若尘的攻伐。

  可是,张若尘刺出的一剑,力量却是无比凝聚。

  “嘭。”

  剑尖击穿阵印,刺在古松子的胸口。

  古松子的身上,一张护身符咒爆裂,挡住了这一剑,可是,他的身体,却是被剑的力量,震得倒飞出去。

  古松子落到地上,捂着胸口,盯着重新凝聚成人形的张若尘,吃惊的道:“剑意凝剑,你已经修炼成了剑圣?”

  “好好的,怎么打了起来?”

  酒疯子提着逆神碑,赶了过来,出现在张若尘和古松子之间,将两人隔开。

  见到张若尘居然能够击退古松子,酒疯子的心中,其实是相当吃惊。

  古松子虽然不善战斗,但是,阵法造诣却是相当高深,即便是随意结成的一道阵印,也不是一般的圣者可以将其击穿。

  “能够打起来,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古松子反问了一句,突然,他的眼神一凝,冷笑一声:“好厉害的潜行之术,都已经来到百丈之内,老夫才将你发现。”

  与此同时,张若尘和酒疯子也有所察觉,同时向地底盯去。

  张若尘眼中的那道暗红色光芒,渐渐退散,一脚踩在地面,一股浑厚的玄黄圣气,犹如波浪一般,传入进地底。

  “轰隆。”

  地底传出一声惨叫,随即,一个奇丑无比的矮瘦男子,从地底飞了出去,重重的坠落到了地上。

  “尘爷,尘爷,是我,我是神魔鼠,拜月神教万兽宫的那只首鼠,都是自己人……”

  矮瘦男子从地底爬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向张若尘行礼,谄媚的一笑:“恭喜尘爷封号剑圣,可喜可贺。”

  刚才,张若尘爆发出来的那一剑,让首鼠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必是剑圣无疑。面对一位剑圣,首鼠不敢再向以前那么随意,自然是要相当恭敬才行。

  张若尘提起酒壶,坐在了地上,又开始喝酒,道:“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是黑爷告诉我,你在这里。”神魔鼠道。

  张若尘的眼中又恢复了一些神采,道:“小黑?它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黑爷说,它不处不在,无所不知,屠天杀地,无所不能,掐指一算,就能知道天下之事。”

  神魔鼠说出这话的时候,眼睛在放光,眼中尽是崇敬的神色。

  张若尘一看就知道,神魔鼠肯定是被小黑给洗脑,问道:“它在什么地方?”

  “刚才不是说了吗?”神魔鼠道。

  不远处,酒疯子和古松子都是略微的一愣,什么时候说过?

  张若尘道:“它无处不在?”

  “没错。”

  神魔鼠十分认真的说道。

  听到这话,酒疯子和古松子的心里顿时十万只***在奔跑,见过能够吹牛的,没见过这么能吹的。

  最主要的是,吹得一只跨入圣境的太古遗种居然都相信了它的话。酒疯子和古松子都在心中暗叹,神教的弟子是一代不如一代。

  张若尘再次问道:“它让你来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