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恩断义绝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恩断义绝

  雪无夜的这一剑蕴含无比精妙的剑道意境,不仅是剑道,还有速度之道、锐利之道、穿透之道……等等,数十种圣道融为了一体。

  一剑刺出去,顿时,寒光四射,天地之间的飞雪,也是轻轻的颤动了一下。

  张若尘的眼神无比绝然,体内一股不弱于雪无夜的剑意向外喷薄,双手同时抓住沉渊古剑的剑柄,有着数之不尽的圣道规则涌出融入进剑体,攻出一剑,与雪无夜对碰。

  “嘭嘭。”

  他们二人都是最顶尖的剑道奇才,出招的速度极快,明明只有两个人,却是呈现出上百道人影,爆发出来的剑气更是密密麻麻,如同一片剑海,充斥在整个空间,让人难以靠近。

  突然,天地之间的时间停顿了一下,所有人影、剑气、雪花都静止不动,只有一道明亮的剑光穿过那片空间。

  “不好,时间之剑。”

  雪无夜的双目一缩,瞳孔几乎被剑光填满,连忙激活掌心的时间烙印,也是施展出一招时间之剑,迎向飞来的剑光。

  雪无夜的左手和右手掌心,有着时间烙印和空间烙印,乃是须弥圣僧赐给他。

  “噗呲。”

  沉渊古剑穿透了雪无夜的身体,与此同时,雪无夜手中的剑,也是穿透了张若尘的身体。

  两人的体内,都有圣血涌出。

  雪无夜略微一怔,没有料到张若尘宁愿与他拼得两败俱伤,也不避开,真的是已经感知不到痛了吗?

  就在这一刹那,张若尘快速变招,五指松开剑柄,随后,结成掌印,全力一掌打在沉渊古剑的剑柄上面。

  “哧。”

  沉渊古剑完全沉入进雪无夜的身体,一直到剑柄的位置,剑上蕴含的冲击力,使得雪无夜倒飞出去,被沉渊古剑钉在了数十丈高的城墙上面。

  “竟然连雪无夜都战败。”

  “雪无夜从来都没有败过,即便是和立地大师的那一战,也只是平手。而且,前不久,他还击败了不死血族的无极剑圣。即便是剑帝在这个年龄,估计也就和他相差无几。”

  “可是,张若尘却击败了他,真是强得有些变态。”

  ……

  一连三位界子都被重创,那画面太具震撼性,很多人都目瞪口呆,心中生出一个念头,或许天下根本就没有不败之人,就算再优秀的人杰,也有倒下的时候。

  而张若尘就是在推翻一个个传奇,打倒一个个不可能战胜的人。

  因为他的存在,九大界子身上的光芒都变得暗淡。

  剩下的几位界子发现,即便他们拥有了与张若尘一样强大的实力,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也不太可能将他战胜。

  “好,不愧是时空传人,我来战你。”

  盖天娇的声音很粗犷,大吼一声,激发出先天极阳体的力量,浑身散发出炽热的力量和金色的光华。

  远远望去,很像是一轮烈日散发出火焰,在她的体内蕴含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盖天娇身上的一块块肌肉,如同烧红的铁块,一拳打了出去,顿时冒出一大片火花,使得空间都在轻轻震荡。

  张若尘的体内涌出五彩色的光芒,打出一道掌印,与她的炽热拳头碰撞在一起,有着一片火浪向外涌出去。

  另一头,岁寒笔直的在宫门外,取出一张六尺长的古琴。

  古琴竖着立在地面,岁寒一只手扶着琴额,另一只手则是在琴弦上面跳动。

  琴弦上,一个个音符飞出去,凝聚成手持长剑的人影,“他们”杀气腾腾,犹如是成百上千位剑客,同时攻向张若尘。

  与此同时,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迷影子,抓着手中的黑色法杖,向张若尘所在的方向一点。

  “哗——”

  顷刻间,张若尘的头顶上方,天地灵气交织在一起,凝聚成一座圆形阵法。

  阵法急速运转,有着一圈圈光纹冲出阵法,落到张若尘的身上。每一圈光纹落下,张若尘都像是承受了一座大山的压力,双脚不断沉入到地底。

  岁寒打出的每一道琴音落在张若尘的身上,或是留下一道剑伤,或是打得他身体向内凹陷,使得他身上的伤势不断加重。

  三大界子同时出手,镇压得张若尘无法动弹,只能被动挨打。

  “还不认输吗?”

  岁寒叹了一声,轻轻摇头。

  下一刻,他的双手十指出现一重重叠影,同时按在琴弦上面,在一瞬间弹奏出上千道琴音。

  千道琴音重叠在一起,形成共振,顿时,化为一道震天动地的声音传了出去。

  古琴在颤抖,岁寒的双手也在颤抖,就连他自己的耳膜都被震破,耳中流淌出血丝。

  千道琴声凝聚成一柄数十丈长的半透明巨剑,在半空旋转了半周,猛然挥斩下去,劈向张若尘的头顶。

  任谁都知道,决定张若尘生死的时刻已到。

  张若尘深吸一口气,胸腹猛烈的起伏了一下。

  “轰——”

  净灭神火从张若尘全身一百四十四处窍穴中涌出去,在一瞬间,盖天娇的手臂就被烧得焦黑,除了骨头以外,手臂上的血肉竟是化为了灰烬。

  要知道,盖天娇的先天极阳体已经大成,最不怕的就是火焰,即便是用无量圣火炼她三天三夜都不可能伤到她的一根头发。

  在净灭神火之下,她却遭受了重创。

  悬在张若尘头顶上方的阵法,自然也被净灭神火烧得湮灭,失去了威力。

  可是,那柄由琴音汇聚而成的巨剑,却没有被净灭神火烧毁,距离张若尘的头颅只剩三尺的距离。

  “改天换地,空间扭曲。”

  张若尘的嘴里发出一声长啸,双手向虚空一抱,顿时,空间力量向外涌出,巨剑的剑尖和剑柄,两处空间结构发生了改换。

  原本斩向张若尘的剑尖,却是变成了剑柄。

  虽然是琴音,却也无法脱离空间。

  张若尘的双手虚抱着剑柄,使用空间力量,控制音波巨剑,挥斩了出去,划出一个圆圈。岁寒、迷影子、盖天娇都在剑圈之中,遭到了攻击。

  “嘭。”

  岁寒手中的古琴和迷影子手中的法杖同时断裂,下一刻,包括盖天娇在内,三人同时口吐鲜血倒飞出去,身体都被斩断成两截。

  张若尘也不比他们好多少,伤得很重,不过,眼中的杀意却是丝毫都没有消减,反而变得更加旺盛。

  “阿弥陀佛。”立地和尚念出一句佛号。

  张若尘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手臂一挥,一道空间裂缝飞了出去。

  立地和尚的身形一晃,横移另一个方向,避开了空间裂缝,再次劝道:“明知不可为,何必呢?”

  张若尘的双眼犹如两盏魔灯,猩红如血,双手捏成爪形,扑向立地和尚,同时向着虚空一按。

  整个空间都是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裂出上百道纹路。

  所有空间裂纹,蔓延到立地和尚的身前,将他包裹在中心,要将他吞食。

  立地和尚闭上了双目,双手合十,身上浮现出上万个古老而又神秘的梵文,每一个梵文都蕴含有无上大道,散发出万丈佛光。

  在他的嘴里,念出四个字:“佛法无边。”

  霎时间,天地变得无比祥和,空间裂缝停止向他蔓延。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缕缕佛光,涌入进空间裂缝,竟是将裂缝填充,使得空间又恢复平整。

  与此同时,立地和尚的身后,一尊巨大的佛影浮现出来,散发出威严而又神圣的气息。他打出一道龙象般若掌,向张若尘镇压下去。

  张若尘的眉心气海之中,也有佛光浮现出来,照耀着天地。他的双手抬起,一手龙影,一手象影,犹如是化身为太古神象和深渊魔龙,双掌轰击了过去。

  都是龙象般若掌。

  一个拥有佛帝金身,一个拥有佛帝舍利子。

  “蛮象驰地。”

  “飞天在天。”

  “龙象归天。”

  “龙形像影。”

  ……

  “龙象神炉”

  “龙游九天。”

  两人都是硬碰硬的对轰,使用的是相同的招式。立地和尚拥有佛帝金身,号称金刚不灭。张若尘拥有先天五行混沌体,号称最强体质。

  每一次碰撞都像是两座金刚铁山在撞击,爆发出来的声音,似乎是要将人的心脏都震碎。

  张若尘的伤势进一步恶化,即便是拥有先天五行混沌体也有一些撑不住,全身上下都出现了很多裂纹,如同陶瓷一般,随时会变成碎片。

  就在这时,身体上的一道道裂纹之间,竟是冒出了净灭神火。

  接下来的交锋,两人每一次对碰,立地和尚的双手都会被烧得赤红,冒出一缕缕青烟。一直这样对抗下去,佛帝金身说不定都会被净灭神火烧得毁坏。

  一旦毁坏,佛帝金身就再也不是金刚不灭。

  先前,立地和尚是使用自己的力量在战斗,佛帝金身只是一具驱壳,一副不灭的皮囊。如今,立地和尚要借用佛帝金身的力量,镇压张若尘。

  换一句话说,立地和尚是要动用佛帝的力量。

  “阿弥陀佛!”

  立地和尚的双臂展开,离地飞起,身上的每一个梵文,都化为一道佛影,从他的身上飞出来,悬浮在天地之间。

  宫门外的那片天地,如同是化为万佛之乡,响起一道道浩渺的诵经声。

  立地和尚伸出一只手掌,缓缓向着张若尘按压下去,与此同时,悬浮在天地间的万千佛影,也是同时打出一道手印。

  张若尘披散着长发,眉心的气海中,如同是发生了海啸一般,圣气在猛烈涌动,下一刻,乾坤界的力量喷涌出来。

  “死——”

  张若尘嘶吼一声,双掌向着上空一按。

  “嘭嘭。”

  满天佛影犹如气泡一般,全部都崩碎,化为一缕缕佛气。立地和尚也是口吐鲜血,抛飞了出去,撞击在城墙的墙壁上面,直接将墙体都撞穿。

  张若尘一步一步的走向宫门,浑身都是血肉模糊,在他的前方,只剩下黄烟尘一道人影。

  黄烟尘的双眼有些发红,手持混元剑,指着张若尘的心口,道:“张若尘,不要再向前走,一旦跨入宫门,女皇必定会杀了你。”

  “我继续往前走,你会杀了我吗?”张若尘停下了脚步。

  他的心口,就抵在混元剑的剑尖位置。

  黄烟尘的手有些颤抖,道:“不……不要逼我。”

  “当你拿剑指着我的心脏的时候,可曾想过,我的心会痛……”

  张若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一道巨大的掌力,打在他的背上,使得他的身体猛然向前一冲。

  刺啦。

  张若尘仿佛能够听到,剑刃刺穿心脏的声音。

  在张若尘的背后,打出那一掌的人,正是一直都没有出手的欧阳桓。

  看见张若尘的身体被混元剑穿透,黄烟尘显然也是吓了一跳,一双杏眸瞪大,没有料到欧阳桓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她正要上前去搀扶张若尘,然而,张若尘的体内却是爆发出一股无比强横的力量,化为能量涟漪,将她和欧阳桓同时震得飞了出去。

  那是玄黄之气。

  在这一刻,张若尘踏入了玄黄境。

  张若尘独自一人站在宫门之下,看着插在心口的剑,惨然一笑,又向摔倒在远处的黄烟尘盯了过去。

  他伸手抓住剑柄,将混元剑从心脏中抽出,一道血泉顺着胸口涌出,洒在了宫门之上。

  张若尘怒吼一声,一剑挥斩出去,刺啦一声,斩断了一截衣袍,道:“从今往后,恩断义绝,你不再是我妻。”

  张若尘将混元剑扔了出去,双眼变得有些暗淡,所有精神气都消散了一般,不再向前,转过身向着远离皇城的方向而去,只留下一道孤独、凄凉的背影,与一连串血红色的脚印。

  “哗啦。”

  混元剑坠落在地上,就落在黄烟尘的身前。

  ……

  (更新有点迟,不过,想要将剧情写完,所以这章四千字,够有诚意吧?那么,票票是不是应该投给小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