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酒疯子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酒疯子

  张若尘在太阴古城的武市逛了一遍,并没有买到合适的护身宝物和攻击性宝物。

  达到他现在的修为境界,若是需要使用护身宝物和攻击性宝物,肯定是因为遭遇圣者级别的强敌。

  要知道,可以抵挡圣者攻击的护身宝物,只有各大中古世家,各大古教,才能炼制出来,而且数量肯定极其稀少,只要重要人物才能携带。

  本来,血神教的“教主真火令”就是一件厉害的护身宝物,可是却被上一任教主带走,没能传承给张若尘。

  能够伤到圣者的攻击性宝物,也就更加稀少。

  史乾坤送给张若尘的五劫镇圣符,算是一件。至于太上长老送给张若尘的圣相符,已经是无比厉害的攻击性宝物。

  攻击性宝物最大的特点,可以无视修为境界镇压对手。

  当然,在太阴古城,张若尘也并不是一无所获,还是购买了一些罕见的灵药药材。

  根据小黑所说,使用这些灵药的药材,再加上青龙王朝国库中的圣药,它可以炼制出一种能够帮助圣者疗伤的丹药。

  在圣境之下,最佳的疗伤丹药,莫过于枯木丹。

  修士只要服下一枚枯木丹,哪怕只剩下一口气,也能将性命救回来。

  但是,达到圣境后,修士的生命本质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生命层次出现脱变,枯木丹的药效,也会大幅度下降。

  甚至,对于玄黄境的圣者而言,枯木丹对他们已经失去任何疗伤作用。

  达到圣境,无论是疗伤丹药,还是提升修为的丹药,都必须是圣丹,才有明显的药效。

  圣丹,可遇不可求。

  所以绝大多数圣者都是凭借自己的悟性和长时间的积累,才能突破到更高境界,修炼一百年或者两百年突破一个境界,也是十分正常的事。

  除非找到圣丹,才能加快修炼度。

  小黑整理着张若尘刚刚买来的灵药药材,道:“青龙王朝的国库中,应该有一万年年份的柳新草吧?”

  张若尘取出金光藏袋,寻找了一番,取出一株绿莹莹的圣草,道:“这一株柳新草,应该有两万年的年份吧!”

  柳新草,很像是一根刚刚抽出嫩芽的柳枝,有着一缕缕圣光在叶片上面流动,同时,散出让人迷醉的芳香。

  小黑的双眼一亮,道:“不错,柳新草的年份越高,药力也就越强,炼制出来的逢春丹也会有更强的疗伤作用。”

  “你要炼制逢春丹?”张若尘道。

  “正是逢春丹。”

  逢春丹,绝对是圣丹级别,可以帮助圣者疗伤。

  一位圣者的手中,掌握了一枚逢春丹,也就等于多了一条性命。

  若是,小黑真能炼制出逢春丹,那么此次进入蛮荒,张若尘就又多了几分把握。

  小黑取出一只丹炉,开始炼制逢春丹。

  张若尘则是盘坐在丹炉的不远处,继续修炼。先前,炼化了一枚圣果,张若尘的修为增长了一大截,身体达到饱和状态。

  根据他的判断,应该是达到了二劫准圣的巅峰。

  一切都是圣果的功劳,要不然,他的修炼度,不可能这么快。

  “我的肉身和精神力都达到圣境,比准圣的根基都要扎实,随时都可以渡第三次准圣劫,生死劫。”

  张若尘暗暗做出决定,通过空间虫洞,去往东域之后,立即渡劫。

  只有渡过第三次准圣劫,才能凝聚圣源,成为真正的武道圣者。

  接下来,张若尘取出《时空秘典》,继续研究时间剑法的第三重境界,十二时辰剑法。

  十二时辰剑法,一共代表十二剑,每一剑都有不同的特性,蕴含无穷玄妙的时间规则,越是参悟,也就越是能够感受到剑法的精妙和强大。

  时间,最是变化莫测,无形无质,看不见,抓不着,若不是须弥圣僧将时间和剑法结合起来,创出时间剑法,张若尘恐怕现在都还没有入门。

  “须弥圣僧前辈创出时间剑法,肯定是用心良苦,如此一来,我就可以以剑法入门,参悟时间的玄奥。”张若尘道。

  一边悟剑,一边领会时间的奥妙,张若尘完全沉浸了进去。

  “嘭。”

  一声巨响,从大门的方向传来。

  张若尘和小黑都惊了一跳,只见,一道灰色人影撞开大门,急冲到炼丹炉的旁边。

  那是一个浑身酒气的老叟,穿着皱巴巴的灰袍,头上戴着灰布破帽,有着凌乱的花白头从破帽的边缘露出来,与一个乞丐没有区别。

  “咻咻。”

  老叟的双手,抚摸着已经烧得通红的炼丹炉,鼻子贴着丹炉壁使劲的嗅,十分陶醉的模样:“柳新草……两万三千六百四十年的年份……如此一株圣药,居然用来炼丹,真是浪费。”

  张若尘站起身来,以一种警惕的目光,盯着突然闯入进来的老叟。

  很显然,老叟是闻到圣药散出来的气息,才会闯入进来。可是,炼丹之前,小黑已经布置了阵法,可以阻隔药香弥漫出去。

  老叟的鼻子得灵敏到何等程度,才能透过阵法,闻到圣药的香味?

  其次,炼丹炉都已经烧红,温度何等之高。老叟使用双手抚摸,却没有受伤,仅此一点,已经可以看出老叟绝不是普通人物。

  “以我的精神力,也只能大致判断出,那株柳新草有两万三千年左右的年份。他只是闻了闻,居然就能说出柳新草的准确年份,真是不简单。”

  张若尘尽量保持平静,向老叟走了过去。

  老叟似乎根本看不见张若尘和小黑,只是双手抱着炼丹炉,叹息道:“一株圣药级别的柳新草,应该用来酿造柳絮酒。用来炼制逢春丹,完全就是糟蹋。”

  小黑的两只爪子伸了出来,冒出寒光,准备出手。

  张若尘将它拦了下来。

  那个酒鬼老叟虽然有些怪异,可是却没有要抢夺炼丹炉的意思,最好还是不要主动出手,免得惹来一尊大敌。

  张若尘穿着白色道袍,显得风度翩翩,来到老叟的身后,笑道:“前辈对酿酒和炼丹,似乎都有很深的研究,不知该如何称呼?”

  老叟松开了抱着炼丹炉的双手,向身后的张若尘看了过去,道:“哪有什么研究,只是略微懂一点点。”

  顿了顿,老叟才又道:“喝的酒太多,整个人都有一些麻木,已经记不起来自己叫什么名字。不过,认识老夫的人,都叫老夫酒疯子。”

  “的确像是一个酒疯子。”小黑冷冷的说道。

  酒疯子倒也没有生气,抓起挂在腰上的酒葫芦,往嘴里一倒,顷刻间,一葫芦酒便是喝得一滴不剩。

  “只恨葫芦太小,一口就喝得干干净净。”

  酒疯子将葫芦重新挂了回去,又从背上取下一根酒袋子,坐在炼丹炉的旁边,继续喝起来。

  小黑向张若尘传音:“这个酒疯子,绝不是泛泛之辈,说不一定,他已经知道你的身份,故意装疯卖傻,想要接近你,夺取你身上的宝物。”

  “我去试一试他的底细。”

  张若尘向酒疯子走了过去,猛然加快度,化为一连串残影,出现在酒疯子的身旁,伸出两根手指,去夺酒疯子手中的酒袋子。

  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遭到酒疯子的抵抗,轻而易举就将酒袋子夺了过去。

  酒疯子抬起头来,微微一愣,问道:“你要干什么?”

  张若尘抓着酒袋子,看着酒疯子那纯粹无邪的眼神,倒是有些不知所措。

  “哈哈,我明白了,你也喜欢喝酒对不对?”

  酒疯子犹如一个孩童一般,从地底跳起来,一连翻了好几个跟头,十分兴奋的模样。

  张若尘刚刚松了一口气,鼻尖便是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

  酒疯子竟然来到张若尘的身前,相距很近,有些癫狂的盯着他,催促道:“喝啊!既然想要喝酒,那就别跟我客气。就一个字,喝。”

  张若尘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精神绑得太紧,看每个人都像是图谋不轨的邪恶之徒,有些时候,应该改变这样的精神状态。

  张若尘露出一道笑容,道:“多谢前辈的酒,我喝。”

  抓起酒袋子,张若尘便是往嘴里倒灌。

  酒疯子的酒,并不是什么灵酒、圣酒,不能增强修为,也不能提升精神力,可是却十分烈辣,劲道十足。

  看着张若尘将酒喝下,酒疯子更加兴奋,随后,拉着张若尘向外面行去,说是要带他去别处喝酒,不醉不归。

  张若尘也看出,酒疯子并没有歹意,完全就是一个酒徒。

  张若尘也想趁此机会,调整自己的心境,免得种下心魔,于是鬼使神差的与酒疯子一起出门,真的就去喝酒。

  酒疯子带着张若尘来到一座地下酒窖,里面全是大大小小的酒缸。

  张若尘的精神力和肉身都已经成圣,自然也就不惧烈酒,很有自信,认为自己就算喝再多,也不会醉倒。

  他和酒疯子都一连喝下三坛。

  酒疯子放下酒坛子,看着依旧保持站立的张若尘,有些诧异,道:“龙灵疯牛酒,在天下烈酒之中,排名第十七,你居然可以连喝三坛而不倒。你小子的酒量,足以和年轻时候的老夫相提并论。不错,不错。”

  “什么龙灵疯牛酒?”

  张若尘的意识,已经有些凌乱,根本感知不到体内的圣气正在疯狂运转,每一缕圣气都像是一条疯牛,就连血液的流动度也增快了一倍。

  “轰隆。”

  就在这时,地面上,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酒窖也是摇晃了一下,大量灰尘掉落下来,如同是要垮塌。

  “顾临风,出来受死。”

  一道冰冷无情的声音,从地面传来,进入酒窖。

  夜色中,死神骑士手持一根血红色的长矛,击碎太阴古城的城门,闯入进城中。刚才那道轰鸣声,便是城门破碎的声音。

  ……

  (酒疯子也是很早之前提过的一个人物,细心的书友,说不一定能够猜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