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九百九十九章 邪道诸圣

万古神帝 第九百九十九章 邪道诸圣

  欧阳桓的嘴里、胸口、双腿,不断涌出鲜血,浸入泥土,浑身在轻微颤抖,双掌按在地面,将石块都捏碎,但是,失去了两腿,也伤得太重,根本爬不щww{][lā}

  九大界子,每一个都是举世罕见的奇才,不仅是女皇的弟子,更是第一中央帝国倾尽整个昆仑界的修炼资源,提升体质,增强修为,全力培养的未来帝皇。

  可以说,他们用来炼体的圣药,圣者都没有资格享用。

  正是如此,一年不到的时间,九大界子中的绝大多数都从一阶半圣,突破到九阶半圣,成为圣境之下的最强者。

  以他们自身的资质,加上中古遗留下来的珍贵圣药,本应该成为近古人族历史上的最强者。

  然而,谁能想到,九大界子才刚刚出师,便倒下了一人。

  并且,欧阳桓还是被一个修为在他之下的年轻人击败,废掉了双腿。

  这就是号称举世无敌的界子?

  讽刺。

  绝对是讽刺,对朝廷,对女皇的讽刺。

  倾尽整个昆仑界最珍贵的资源,培养出来的界子,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那些魔教修士,全部都恐惧得颤抖,没有人敢靠近过去。

  张若尘伸出一只手掌,向天空一探,使用一层佛光禁锢住界子印,将它镇压下来,捏在手中。

  拳头大小的玉质印玺,是用一种十分特殊的圣玉炼造而成,蕴含浑厚的圣气,捏在手中,散发出淡淡的温热。

  界子印的内部,有八根青色的光丝。

  张若尘分出一道精神力,探入进界子印,却发现,界子印的内部,犹如一座混沌的世界,无边无际。

  八根青色光丝,则是八条滚滚流淌的天河,携带有帝皇之力,瞬间就将张若尘的那一道精神力击碎。

  “果然是池瑶的力量气息,比八百年前强大了亿万倍,已经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

  张若尘得神情很凝重,没有再分出精神力去探查界子印,而是,借用了舍利子的力量,将它封印,准备以后再仔细研究。

  除开“界子”的身份象征,其实,界子印本身,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张若尘自然不可能将界子印还给欧阳桓,收了起来,放入进空间戒指。

  他不杀欧阳桓,那是因为,昆仑界正是多事之秋,不死血族,阴间亡灵,还有来自蛮荒秘境和无尽深渊的威胁,整个人族都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

  欧阳桓的确是一个百年难遇人才,只要成长起来,必定是一位人雄,有可能会超越魔教教主。

  留他一命,将来昆仑界遭遇劫难,或许可以多一根支柱,撑起一方天地。?

  最主要的一点,此人并不是太讨厌。

  站在他的角度,他做的每一件事,其实都没有什么错。张若尘站在他的位置,很有可能,也会那么做。

  张若尘从珠光阁阁主的血淋淋的尸骸中,挖出一块紫黑色的晶体,托在手中。

  圣源。

  圣源是圣者一生修为的结晶,不仅蕴含海量的圣气精华,而且,还有圣者的部分记忆和圣道知识。

  收起圣源,张若尘带着石美人,离开了黑市。

  这里毕竟是天台州黑市的总部,绝不止一位邪道圣者坐镇。先前,他们没有出手,那是因为他们不想插手魔教的事。

  现在却不同,张若尘斩杀魔教圣者,将魔教神子打成重伤,已经成为魔教的死敌。

  那些邪道圣者,再也没有任何顾忌。

  其中一些邪道圣者,很有可能会出手,抢夺张若尘身上的宝物。

  不提别的东西,仅仅只是圣源和界子印,就已经足以让圣者心动。更何况,张若尘的身上,必定还有别的宝物。

  正是感受到,黑市中,数道不稳定的强大气息传出来,张若尘才带着石美人立即逃离。

  舍利子的力量,只能持续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后,张若尘不仅会失去圣境的战力,更会有数天的虚弱期。

  因此,他必须在一个时辰内,杀出重围,逃到安全之地。

  其实,刚才那一战,已经将黑市中的邪道修士,全部都惊呆。

  “张若尘竟然灭了一位圣者,并且斩断欧阳桓的双腿,抢走了界子印。我没有产生幻觉吧?”

  “到了这一步,张若尘算是彻底和魔教走到对立面。他是想与整个天下为敌吗?”

  女皇亲自下旨缉拿,不死血族的强者满天下找他,现在又得罪明堂和魔教。

  这样的一个人,若是还能继续活下去,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张若尘离开没多久,齐霏雨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赶了过来,看到满地死尸,两人都怔在当场。

  难以相信,区区一个张若尘,居然有如此可怕的毁灭力,让拜月魔教损失惨重。

  “圣女,你留下来照顾神子殿下,本长老去追杀张若尘,不取下他的人头,绝不归来。”

  白发老妪是一位魔教长老,同时也是齐家的一位圣境老祖,修为更在珠光阁阁主之上。

  白发老妪抬起头,向远处望去,两只苍老的眼睛,射出两道白色的光柱,将逃到千里之外的张若尘锁定。

  随后,她飞了起来,引动一片数百里大小的漆黑魔云,以一种浩浩荡荡的气势,追杀上去。

  与此同时,黑市中,一些活了数百年的圣境老怪物,也都悄悄离开黑市,追向张若尘,准备夺取圣源和界子印。

  孔红璧的眼睛一缩,露出一道笑意,道:“欧阳桓真是够倒霉,居然遇到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张若尘,不仅断了双腿,连界子印被抢走。”

  换做别的圣者,即便能够战胜欧阳桓,也绝不敢抢夺界子印。

  谁敢同时得罪魔教和女皇?

  鬼谷圣将心有余悸的道:“张若尘的战力很可怕,欧阳桓败给他,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

  “他只是借用一件佛门宝物,才将战力强行提升到圣境,绝对无法持久,很快就会重新跌回低价半圣的境界,威风不了多久。”

  孔红璧的脸上露出冷峭的神色,道:“鬼谷,你去通知四爷一声,我们明堂无论如何,也要将界子印夺下来。”

  “唰。”

  孔红璧纵身一跃,浑身散发出七彩光华,化为一只巨大的孔雀,散发出惊涛骇浪一般的圣气。

  双翼一扇,巨大的孔雀飞入云中,向张若尘所在的方向追去。

  鬼谷圣将则是冲向另一个方向,很快就消失在黑市。

  借用舍利子的力量,张若尘的五感变得相当敏锐,清晰感受到追在身后的一道道庞大的圣道气息。

  石美人靠在张若尘的怀中,抬起头来,道:“张若尘,黑市中的邪道圣者,已经动了贪念,必定是要围剿你,夺取你身上的宝物。你放下我,变回顾临风的模样,或许可以逃得一条性命。”

  张若尘的目光坚定,道:“你若是能够恢复斗志,我们又何须要逃?”

  “你何必要将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

  石美人轻轻一叹,道:“让我自生自灭,岂不是更好?”

  忽然,张若尘将圣气一收,停了下来,降落到一座孤立的雪山底部,向身后的方向望一眼。

  那几股气息,越追越近。

  石美人的双眸,向上抬起,道:“为何要停下来?”

  “已经逃不掉,只能决一死战。”

  张若尘将石美人放在地上,取出流星隐身衣,穿在她的身上。刹那间,石美人就消失在原地,与整座雪山融为一体。

  张若尘将手放在她的肩上,道:“等我杀尽诸圣回来,再带你离开。”

  随即,张若尘的双腿冒出火焰,提起沉渊古剑,向黑市的方向飞去,率先与那位满头白发的魔教长老相遇。

  白发老妪略微诧异了一下,随即,目光冰冷的道:“张若尘,交出界子印和珠光阁阁主的圣源,本圣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张若尘没有多说一个字,手指一划,将空间撕裂,形成一道数十丈长的空间裂缝。

  空间裂缝的内部,漆黑一片,散发出一股吞噬之力,想要将世间的一切物质和能量,全部都吸收进去。

  白发老妪的目光,略微一凝,不敢与空间裂缝直接碰撞。

  她的身形一闪,躲了过去,飞到空间裂缝的上方,站在一片黑**云的内部,俯看下方的张若尘:“小子,若是你只有这么一点本事,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白发老妪露出厉色,双手结出印法。

  刹那间,覆盖防御数百里的黑***气,快速涌动起来,有着一根根粗壮的雷电,在魔云中穿梭,发出恐怖绝伦的毁灭气息。

  其中,有一小缕雷电,泄漏出去,落到地面,直接将一座一千多米高的葱郁大山劈成两半,冒出冲天的黑烟。

  那些黑市的邪道老怪物,已经纷纷感到附近,施展出秘法,隐藏在暗处,没有立即出手。

  看到头顶的魔云和电光,即便是他们,也都颇为心惊。

  一位红光满面的老者,带着四具七米多高的巨大骷髅,站在百里外的一座湖畔,自言自语的道:“齐老婆子的修为,的确比珠光阁的那个老家伙深厚了一大截,倒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因为此人身上的邪气太重,整个湖畔,在一瞬间,变成黑色,散发出恶臭。

  另一个方向,一个长着三条狐狸尾巴的妩媚妖女,眺望远处被魔气覆盖的天空,笑了笑:“齐老婆子同时修炼齐家和魔教的绝学,结合两家之长,不是一般圣境人物可以比拟。张若尘那个小鬼,挡得住吗?”

  此刻,白发老妪正在与张若尘斗法,邪道的几位老怪物不便出手,全部都按兵不动,继续等待时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