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八百四十七章 回到尸河

万古神帝 第八百四十七章 回到尸河

  张若尘的心中颇为不忍,毕竟,寒雪的年纪,还那么的幼小,却要踏上一条极其危险的路。

  说都不知道,那条路到底是生,还是死。

  他走了过去,将寒雪紧紧的抱在怀中,半晌之后,才又松开手臂,随后,取出一片“麒麟”形状的叶子,用一根丝线穿过,挂在寒雪的脖子上面。

  这片叶子,乃是从七星神苓上面摘下来,其价值,与起死回生的凤凰叶子同等。

  据说,将麒麟叶子佩戴在身上,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气运,从而做到趋利避凶。无论传言是真是假,张若尘都选择相信。

  张若尘拍了拍寒雪的小脑袋,道:“希望我们再次见面,你的修为,已经超过了为师。”顿了顿,又道:“一定会活着回来。”

  寒雪用手指轻轻的摸着麒麟叶子,眼眸眨巴,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张若尘,为师此去,生死未知。所以,你依旧是滔天剑的主人,应该去一趟冥王剑冢。”璇玑剑圣交代了一句。

  他的这一句话,似乎有着十分深层次的意思。

  即便璇玑剑圣没有吩咐,张若尘也会前去冥王剑冢。

  不死血族处心积虑想要还将冥王放出来,张若尘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

  璇玑剑圣带着寒雪,消失在层层叠叠的鬼雾之中,向阴间的深处行去。

  张若尘、木灵希、小黑、神魔鼠则走向昆仑界的方向,踏上两条截然不同的路。

  花费半个月的时间,他们终于到达尸河的边缘。

  尸河中的水,无比浑浊,散发出冰寒的死气,有着一具具腐烂的尸骸漂浮在水面。河面上,有着一只只亡灵,前赴后继的冲向河的对岸。

  每时每刻都有大量阴兵鬼将,进入昆仑界。

  “也不知两仪宗和东域,现在是一番什么样的局面?”

  张若尘紧皱眉头,长长的一叹。

  木灵希知道张若尘对两仪宗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于是,道:“两仪宗的传承极其久远,即便是中古末期的大劫难,也都挺了过来。就凭阴间外围的那些鬼王,肯定灭不了两仪宗。”

  “希望如此。”

  就在这时,张若尘突然生出警觉,眼中涌出一道锐利的神色,快速转身,十指屈伸,将十道剑波同时打了出去。

  “哗!”

  十道剑气,形成十圈直径百丈的能量涟漪。

  身后的方向,一只大手印,遭受十道剑波的攻击,轰然破碎,化为一缕缕圣气,四散而开。

  “出来吧!”

  张若尘收回双手,冷喝了一声。

  “什么人?”

  “竟敢偷袭鼠爷,真是大胆包天。”

  木灵希、小黑、神魔鼠全部都做出防御的姿态,特别是木灵希和小黑各自唤出三十六具战尸,形成两队战尸军团,整齐的排列在身后。

  尸河畔,一扇断裂的墓门,缓缓打开。

  阴玄纪骑着龙尸,从一座坟墓中走出来,眼神十分沉冷,居高临下的盯过去,道:“张若尘,我已经等你多时。”

  空气中的鬼气,略微扭曲了一下.

  一道黑色的幽影,凭空显现出来,她穿着一身水纹黑衣,戴着黑色的面纱,显得既是诡异,而又神秘。

  正是养鬼古族的公主,封银蝉。

  紧接着,又有六、七位养鬼古族和赶尸古族的半圣,陆陆续续的走出来,将张若尘等人,完全围在中心。

  他们无法穿过尸河,只能藏身在暗处,见到璇玑剑圣没有与张若尘同行,所以,才准备一起出手,将张若尘拿下。

  只有控制住张若尘,他们才能逃出阴间。

  木灵希呵呵的一笑:“阴玄纪、封银蝉,你们的老祖都已经死去,竟然还敢与张若尘为敌。若我是你们,就该老老实实的跪地求饶,说不定,张若尘还有可能会带你们一起返回昆仑界。”

  封银蝉站在木灵希的对面,站在一团鬼气之中,娇躯若隐若现,淡淡的道:“只要擒住了你们,不是一样能够离开阴间?”

  阴玄纪厉声道:“凭借赶尸古族和养鬼古族的力量,你们已经是插翅难逃。”

  养鬼古族和赶尸古族的老辈半圣,的确都是相当厉害的人物,实力强大,修为深厚,随便走出一人,也是威震一方的雄主。张若尘和木灵希,与他们比起来,太过年轻,实力还是差了一些。

  只不过,张若尘却依旧相当十分平静,甚至都没有出手的意思。

  他轻轻的摇头一笑,“插翅难飞的人,应该是你们。”

  “是吗?”阴玄纪冷峭的道。

  他已经反复确认,璇玑剑圣并没有与张若尘一起返回昆仑界,既然如此,张若尘还有什么力量,能够与他们抗衡?

  一个极其妖媚的声音,从鬼雾之中传出:“你们养鬼古族和赶尸古族,真的是胆大包天,难道不知道与张若尘为敌,就是与我为敌。”

  红欲星使穿着一身性感的红色衣衫,腾飞了起来,落到不远处的一座墓碑顶部,一双修长的玉.腿,完全暴露在长裙外面,显得格外诱人。

  黑市一品堂的修士,也都全部走出来,出现在墓碑的下方。

  地面上,响起蛮兽奔跑的声音,踩得大地轰隆隆的响动。

  片刻之后,步千凡带领兵部的诸位半圣,出现在尸河之畔。他们身穿战甲,骑着蛮兽,虎视眈眈的将阴玄纪和封银蝉,围在了中心。

  紧接着,另外一些势力,也都从黑暗中走出来。既有一些圣者门阀,也有一些古老的宗门,甚至,还有一些张若尘从来都没有听过名字,没有任何交情的势力。

  所有修士,全部都站在张若尘的一边。只要张若尘一句话,他们便会立即冲上去,将养鬼古族和赶尸古族的修士,轰击成飞灰。

  没办法,谁叫他们现在全部都困在阴间,只有张若尘才能救他们的命,将他们带回昆仑界。

  所以,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他们自然是要拼命的向张若尘示好。

  谁与张若尘为敌,就是与他们为敌。

  虽然,看不到封银蝉和阴玄纪脸上的表情,却也能够猜到,此刻,他们的脸色,肯定相当难看。

  阴玄纪咬紧牙齿,盯向红欲星使,道:“你们黑市与张若尘有不共戴天的大仇,就算帮了他,他也不会带你们离开阴间。不如我们联手,一起将他擒住,照样可以逼他带我们走出阴间。如何?”

  红欲星使的红唇一勾,露出两排雪白的贝齿,却并不为之所动。

  因为,她很了解张若尘,这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男人,凡是去威胁他的人,最后,全部都没有好结果。

  封银蝉望向兵部的众人,道:“张若尘乃是朝廷要抓捕的重犯,你们出手帮他,难道就不怕遭到上面的责罚?不如,兵部与我们二族联手,将张若尘擒住。回到昆仑界,张若尘交由你们处置。我相信,只要你们能够将张若尘押解回中央帝城,必定是大功一件。”

  不得不说,阴玄纪和封银蝉都是极其聪慧的人,清楚的看出,在场只有黑市和兵部的势力最为强大。

  只要,他们能够联合其中一方,就能占据主动权,别的那些势力,肯定会立即倒戈,全部出手对付张若尘。

  张若尘乃是女皇下令要抓捕的人,若是有人能够将他捉拿,当然是大功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