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七百六十九章 情殇
  今夜,显得格外漫长,当一场鼎盛繁华的界子宴落幕,天边也是出现鱼肚白,空气显得格外冰凉,道旁的草叶上有着露珠在滚动。

  张若尘与黄烟尘一前一后,迈着不缓不急的脚步,向神台城的方向行去。

  两人各有心事,皆是沉默不语。

  对于张若尘来说,骗一个人,特别是那个人还是他的未婚妻,内心其实是相当内疚,承受着一种不小的心理压力。

  在此之前,张若尘一直认为,隐瞒他还活着真相,完全就是为了黄烟尘着想,以免她陷入两难的境地。

  况且,没有解决他和池瑶的仇恨之前,张若尘是真的没有信心去爱另一个女子,害怕会伤害到她,害怕自己给不了她未来。

  但是,此次界子宴,张若尘的内心,却有很大的触动,又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想法。

  或许以前,他都太自私了一些,将自己认为正确的东西,强行加到黄烟尘的身上。

  这样对她真的好吗?

  比如,张若尘为她争取的“东域圣王府继承人”的身份,对黄烟尘来说,的确是好事。但是,她却也要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遭受陈家嫡系子弟的打压和排斥。

  若不是,她足够的坚强,很可能已经崩溃。

  又比如“张若尘的死讯”,对黄烟尘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心理上的摧残?

  你不能期望她做到完美无瑕,做到铁骨铮铮,做到坚强不倒。说到底,她只是一个女子,一个需要关怀和疼爱的女子。

  有些时候,或许应该站在她的角度,仔细的想一想,她到底需要的是什么?

  因为,再坚强的人,也有被困境压垮的时候。

  在那前方,寒雪施展出身法,脚步迈得极快,犹如离地飞行。

  “哗——”

  她那娇小的身体,化为一道白影,直接冲到张若尘的怀中,睁大一双美丽的眼眸,欣喜的道:“师尊,你在书山上的表现,真的好厉害,剑法造诣简直已经登峰造极,整个昆仑界的天才俊杰全部加起来,也比不过你的一只手。”

  小丫头显得很激动,用着无比崇拜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张若尘。一双纤长的玉臂,紧紧的抱住张若尘的腰,恨不得立即告诉所有人,她是张若尘唯一的弟子。

  先前,寒雪待在书山下,一直在关注,张若尘与魔教诸位高手的争斗,早就已经被他不败的英姿迷住。

  特别是张若尘与不死血族三皇子的那一战,更是在寒雪的心中,留下不灭的印象。

  什么九大界子,什么一百零八年轻王者,与师尊比起来,他们都差得太远。

  虽然寒雪长高了不少,有着一米三的身高,已经是一个容颜清丽的少女,可是黄烟尘还是将她认了出来。

  当黄烟尘听到寒雪叫林岳一声“师尊”的时候,即便是有心理准备,却还是如同被雷电击了一下,整个人都是有些无法呼吸。

  寒雪察觉到了什么,立即向张若尘的身后看去,一双圆溜溜的眼眸,盯在黄烟尘的身上,顿时吓了一跳,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她可是知道,师尊一直在隐瞒真相,不想让烟尘姐姐知道他还活着。

  现在,她居然当着烟尘姐姐的面,喊出了“师尊”两个字,岂不是暴露了师尊的身份?

  “师尊……我……刚才没看见……”寒雪低下头,有些自责的道。

  张若尘却是没有丝毫惊慌,没有刻意去掩饰,也没有责怪寒雪。

  该来的,终究会来,既然如此,只能坦然的面对。

  张若尘没有转过身去看黄烟尘,英俊的脸上,露出微微笑容,牵着寒雪的一只手,向神台城中行去,问道:“既然已经历练回来,为何没有去参加界子宴?你的修为,已经达到鱼龙第三变,还是很有机会,坐稳一个人杰座。”

  寒雪的小脑袋,偷偷的向跟在后面的黄烟尘看了一眼,摇了摇头,道:“我的年纪还那么小,若是坐稳了人杰座,肯定会惹来很多人的关注。如此一来,必定会有人去查我的底细,万一查到师尊的身上怎么办?”

  张若尘略微有些诧异,道:“你的年纪才这么一点大,就能想得如此深远,真不像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女孩。今后,你的智慧和心计,真的是不可想象。如此看来,此次历练,对你还是有一些作用。”

  听到师尊的夸赞,寒雪当然还是有些高兴。

  不过,她又悄悄向身后的方向看去,却见烟尘姐姐一直跟在后面,依旧是那么清冷美丽,但是,走路的样子,却如同行尸走肉,冰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唯独只有眼泪不断从眼眶中涌出来。

  “看来我的闯祸了……”

  寒雪看着烟尘姐姐脸上的眼泪,咬了咬嘴唇,感觉到相当难受。

  魔猿与吞象兔是与寒雪一起回来,走在最后面的位置。

  它们两个却是没心没肺的样子,根本没有观察到异样的气氛,反而,还在谈论界子宴上的圣焰麒麟肉,说着说着,二兽的嘴角都是流淌出哈喇子。

  没过多久,三人二兽,来到璇玑剑圣的府邸。

  张若尘背着双手,吩咐道:“寒雪,你先带着魔猿与吞象兔一旁去玩,待会师尊再来考一考你的修为和历练的成果。”

  寒雪、魔猿、吞象兔离开之后,张若尘与黄烟尘便是向府邸中心的荷塘方向,步行了过去。

  此刻,正是黎明时分,荷塘的水面,有着一缕缕白色的水雾升腾起来,显得烟波浩渺。

  张若尘停下脚步,望着水面,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变得平稳一些,低声的道:“你都知道了吧?正如你所猜想的一样,张若尘的确没有真正的死去。”

  府邸中,布置有诸多阵法,因此,张若尘可以不用担心别的圣者在暗中窥视。

  黄烟尘站在荷塘边,身材格外修长,蓝色的长发,一直垂至腰间,随着清风微微的飘动,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她的双眸,湿淋淋的一片,一眼不眨的盯着,眼前这个既是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年轻男子。

  伴随一团圣气,在张若尘的皮肤表面涌动,紧接着,他的身形、容貌、气质,不断发生出变化。

  最后,完全变得与张若尘一模一样,温润的气质,俊秀的脸。

  黄烟尘依旧笔直的站在原地,娇躯却是不停抽搐,双眼中,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淌,划过脸颊,嘀嗒嘀嗒的落下地上。

  “为……为什么……”黄烟尘颤抖着的说道。

  张若尘道:“当初,我被抓走,乃是师尊救了我,以假死的方式,助我金蚕脱壳。”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黄烟尘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心口十分疼痛,到最后,有着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蹲在了地上,自言自语的一般:“明明没有……死……为何不告诉我?为何要骗我,为何要装着……不认识我。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对不对?”

  看到她如此痛苦,即便是以张若尘坚强的心,双眼也是有些湿润。

  可以想象,黄烟尘并不是此刻才这么痛苦,只是这个时候,才将所有的情绪,宣泄了出来。

  张若尘将黄烟尘搀扶了起来,随后,将她紧紧的抱住,一只手搂着纤细的玉腰,一只手却是放在她的背上,给她足够用的安全感。

  久久之后,黄烟尘的情绪,终于逐渐稳定下来。

  张若尘道:“我并非是有意想要骗你,只是,当初有着很多顾虑,使我不得不想清楚,到底该不该告诉你。”

  黄烟尘抿了抿嘴唇,一双幽蓝色的美眸,直勾勾的盯着张若尘,道:“有什么难吗?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们差一点点就已经成婚,即便你有再大的苦衷,我都可以理解你。”

  “只要你告诉我一声,你还活着,我可以立即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与你一起隐姓埋名,哪怕流亡天下。可是,你却没有。”

  张若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

  黄烟尘的双眸中,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挣扎了许久,还是问出来,道:“因为星灵对不对?她就是魔教的那位小圣女吧?”

  “她早就知道你没死,也知道你就是林岳,所以,在书山上,你为了不伤到她,宁可自己受伤。她为了你,也可以出手打伤魔教的夺命剑客。你们之间的感情,肯定十分深厚。至少……是比我更加深厚……”

  说出这话的时候,黄烟尘的十指紧紧的捏在一起,双眼中露出茫然是神情。

  能够再次见到自己的未婚夫,明明是相当高兴的事,不知为何,她却相当酸楚,有一种已经被抛弃的感觉。

  不得不说,女人真的很敏感。

  张若尘正想解释,黄烟尘却又道:“你的死讯,传回东域圣城,紧接着,星灵就跟着失踪,再也没有回过圣院。你是第一时间,就将消息告诉了她?”

  张若尘也知道该哭,还是该笑,道:“你莫非认为,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真相,就是想要与端木师姐长相厮守?如若真的是那样,恐怕我现在并不是在两仪宗,而是已经加入魔教,成为了木家的乘龙快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