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七百二十三章 首鼠
  将圣体法相吞入腹中,矮瘦男子不仅毫无损,反而,变得更加精神,对着胥云令勾了勾手指,笑道:“再来。”

  东域的修士,全部都感到相当心悸,怎么也想不到,魔教随便派出一个修士,竟然也如此强大。

  “胥师兄已经是站在半圣之下巅峰的人物,居然还被他压着打,这人也太变态了吧!”常戚戚道。

  黄烟尘也露出十分震惊的神色,道:“同境界能够击败圣体,绝不是无名之辈,他到底是谁?”

  很显然,所有人都被矮瘦男子爆出来的实力镇住。

  张若尘却表现得很淡然,道:“他应该就是魔教三十六护宫兽将之,神魔鼠,也被称为‘鼠’。”

  “鼠、蛇二、龙三,每一个都是相当厉害的存在,恐怕比圣体都要强大。其中,鼠的实力,最为可怕,即便是与魔子欧阳桓比起来,估计也弱不了多少。”

  洛水寒道:“没错,此人必定就是鼠,以他的实力,恐怕已经能够与一阶半圣交锋。”

  神魔鼠,乃是太古遗种,相当罕见,实力也是极为厉害。

  据说,神魔鼠的先祖,既能噬神,也能吞魔,堪称是太古时代最恐怖的凶兽之一,让龙族都颇为忌讳。

  只不过,神魔鼠的繁殖能力很差,传说,在中古时期就已经绝种。直到数十年前,魔教的一位圣者,才从一座中古遗迹的地底,挖出来了一只。

  鼠快向前一闪,双掌同时拍了出去,击在胥云令头颅的左右两侧。

  “嘭!”

  胥云令的头皮炸开,露出白森森的骨头,七孔流血,随后,仰头向后倒去,奄奄一息的躺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东域的那些修士,全部都像是被雷击了一下,感觉到窒息。

  一位圣体,居然毫无还手之力,就被打趴在地上。

  鼠落到地上,向胥云令走了过去,一脚踩在他的脸上,啪的一声,胥云令的鼻梁骨直接断掉。

  鼠嘿嘿的一笑,残忍的道:“若不是在两仪宗的地盘,真想将你吃掉。圣体的味道,应该会很不错。”

  “你……啊……”

  胥云令伸出两手,努力想要站起身。

  鼠又是一脚踩了下去,将胥云令踩趴在地上,随后,向东域的那些修士望了过去,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道:“东域圣体,不堪一击。鼠爷今天还没有打痛快,还有没有人出来一战?”

  凡是鼠的眼睛盯向谁,那人就立即低下头,快向后退,根本不敢与他对视。

  开玩笑,胥云令那么厉害的人物,与鼠战斗,也都毫无还手之力。

  谁还敢出手?

  东域的天才人杰里面,倒是还有几位实力不弱于胥云令的圣体,也都是闻名天下的人物。只不过,他们向趴在鼠脚下的胥云令看了一眼,就立即闭上眼睛,装着没听到鼠的挑衅。

  只要忍一忍,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说不定能够躲过一劫。

  若是,冲出去做出头鸟,估计就会被打得很惨,到时候,肯定是颜面扫地。

  见到所有人都在躲他的目光,鼠顿时觉得有些无趣,道:“看来东域修炼界,真的是找不出一个可以一战的对手,不是庸才,就是孬种。”

  另外三位护宫兽将,蛇二、龙三、蜈八看向东域的那些修士,全部都鄙夷的大笑了起来。

  “神子本来想要来称量东域的英雄,现在看来,东域哪有什么英雄,全是一群狗熊而已。哈哈!”

  虽然,四位护宫兽将骂得很狠,却依旧没有人站出去,全部都保持沉默。

  欧阳桓睁开了双眼,站起身来,将那一只翼龙抱在手中,淡淡的一笑:“走吧!东域虽然不堪一击,别的几域,或许可以给我们带来惊喜。”

  欧阳桓率先向外走去,四位护宫兽也紧随其后,准备离开。

  坐在张若尘身旁的敖心颜,蓦地,站起身来,一双眼眸十分冰冷,盯向欧阳桓和四位护宫兽将的方向,道:“慢着!”

  这两个字,回响在安静的石窟中,显得十分响亮。

  张若尘抬起头,向敖心颜看了过去。

  他早就现,敖心颜的情绪,有些不对劲。特别是,敖心颜看向龙三的时候,眼中就有一股仇恨和怒火涌出来。

  欧阳桓和四位护宫兽将,停下脚步,转过身,向身后的方向望去。

  他们的目光,全部都盯到敖心颜的身上。

  蜈八嘿嘿的一笑:“怎么?东域的男人都是孬种,终于有女人要出手?丫头,长得倒是挺标志,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啧啧!既然如此,八爷我就笑纳了!”

  蜈八就要向前冲出去,可是,龙三却伸出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面。

  龙三的手掌,就像有一座山岳那么沉重,将蜈八镇压得完全无法动弹。

  “三哥,你这是?”蜈八道。

  龙三一言不,向前走了过去,站到敖心颜的对面,嘴角露出一道邪异的笑容,道:“先前真没有现,原来公主殿下居然也在这里。敖炳,向公主殿下请安。”

  敖炳,就是龙三的真名。

  敖心颜浑身都在颤抖,道:“敖炳,你这个叛徒,立即交出神龙骨,跟我回神龙半人族领罪。”

  “公主殿下这是在下命令吗?”

  龙三双手一摊,笑了笑,道:“可惜啊!神龙骨已经被我炼进了左手,不可能再交出去。再说,我现在已经不是神龙半人族的族人,而是拜月神教的护宫兽将,别说是公主殿下,就算是族长亲自赶来,也奈何不了我。”

  那一块神龙骨,本来是要在敖心颜的成人礼,由族长亲自交给她,让她炼化吸收,以此来激她体内的神龙血脉。

  可是,敖心颜成人礼的前一天,看守神龙骨的敖炳,却将神龙骨盗走,从此就消失在昆仑界。

  直到今天,敖心颜看到龙三,才认了出来,他就是当年的那个叛徒,敖炳。

  龙三的话,让敖心颜忍不可忍。

  随即,她拔出龙纹碧水剑,一剑向龙三刺了过去。

  刹那间,一缕缕水气,从四周汇聚过来,凝聚出数十道剑气,穿梭在石窟中,最后凝聚于一点,击向龙三的心口。

  龙三摇头一笑,伸出两根手指,稳稳的将敖心颜刺出的龙纹碧水剑夹住,道:“公主殿下的修炼度,真的是相当可怕,居然已经达到如此境界,不愧是神龙半人族百年以来的第一天才。若是当年,公主殿下炼化了神龙骨,估计现在的修为,会更加强大。”

  敖心颜的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想要拔出龙纹碧水剑,可是,无论她如何用力,却抵不过龙三的两根手指。

  于是,敖心颜直接松手,运转圣气,汇聚到那一只雪白的手掌,一掌向龙三的胸口击了过去。

  龙三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气。

  今日,若是放敖心颜离开,恐怕今后,神龙半人族的高手会接二连三的找上他,直到将他杀死。

  他比谁都清楚,神龙半人族的底蕴有多么深厚,即便是藏身在拜月神教,也未必就安全。

  既然如此,为何不先杀了敖心颜?

  龙三的身上,涌出黑色的龙气,向手臂流转了过去,一掌击出,打在敖心颜的身上。

  “嘭!”

  敖心颜身上的护身宝物瞬间破碎,惨叫了一声,嘴里吐出一口鲜血,犹如断线的风筝一样,向后倒飞了回去。

  “居然动了杀机。”

  张若尘明显感受到,龙三的身上,有杀气涌出来。

  在两仪宗的地盘,也敢杀人?

  无论如何,张若尘也绝对不能再坐视不管,要不然,敖心颜很可能会死在这里。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张若尘,身体晃了一下,从原地消失,下一刻,他已经站在石窟的中心,伸出一双手,将敖心颜的身体接住。

  张若尘的一只手托住敖心颜的腿弯,一只手托在她的背部。他现敖心颜伤得相当重,脸色苍白,气若游丝,嘴里、鼻孔、眼睛、耳中都流出鲜血。

  “哗!”

  张若尘调动体内的圣气,运至双掌,缓缓的打入敖心颜的体内,助她疗养伤势。

  她修长的娇躯,完全被圣光包裹。

  片刻后,敖心颜咳嗽了一声,缓缓的苏醒了过来,睁开眼眸,才现自己居然躺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中。

  此人,正是两仪宗的林岳。

  “别动,你伤得很重。”张若尘道。

  本来,敖心颜是十分抗拒,想要从张若尘的怀中挣脱出去。

  可是,她很快就现了一件相当震惊的事,林岳打入她体内的圣气,居然与她体内的圣气,完全契合。

  要知道,她是神龙半人族的族人,修炼出来的圣气,既包含有人气,也包含有龙气。

  难道林岳的圣气,也包含有人气和龙气?

  即便如此,两个人的圣气,也不可能完全契合。

  整个昆仑界,只有已经死去张若尘,才能与她体内的龙气完全契合。因为,张若尘曾经使用龙珠救过她,两人的气,早就已经结合过一次,形成了内循环。

  当时的情景,与此刻,简直一模一样相似。

  一时之间,敖心颜的两片红唇微微张开,瞪大了一双美眸,看向林岳,竟然完全惊住。

  龙三眯着眼睛,向张若尘盯了一眼,冷锐的道:“小子,若是识相,就最好别多管闲事,乖乖的将公主殿下交给我,免得引火烧身。”

  张若尘侧过脸,向龙三瞥了一眼,道:“若是,我不识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