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三百八十九章 镇军破威

万古神帝 第三百八十九章 镇军破威

  “无上极境?”

  “步千凡曾经达到过传说中的那个至高境界?”

  “应该不是真的吧!自古以来,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

  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朝圣天梯的学员,全部都被震惊,不知道多少双眼睛,汇聚到步千凡的身上。

  步千凡却依旧泰然自若,只是目不转睛的与张若尘对视。

  张若尘却丝毫都不吃惊,毕竟他自己就三次达到无上极境,由此可见,无上极境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难以实现。至少,人力可为。

  张若尘道:“估计是你有所误会,对于你的实力,你根本不需证明什么,我之所以不想和你一战。那是因为,你想击败的人是帝一,而不是我。”

  步千凡的眉头紧紧一皱,双拳猛然捏紧,一股气浪自体内涌出来,道:“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

  蓦然之间,他向前连跨三步,以手掌为刀,向张若尘的颈部劈了过去。

  镇军破威刀法。

  鬼级下品的武技,融汇了刀法最刚猛直接的招式,劈、扎、缠头、裹脑……,最终,化繁为简,只剩三招。

  看似只有三招,每一招却都蕴含刀法的精髓,力求一刀毙命。

  在军中,只有达到“都统”级别的军官,才有资格修炼镇军破威刀法,想要将刀法修炼成功,也必须到战场上不断磨练,只有杀万人之后,才有可能将刀法修炼成功。

  步千凡施展出来的就是第一招“镇军之刀”,看似只是用手臂劈出的刀法,却在手臂前方,形成一道半月形的刀光虚影。

  “哗!”

  步千凡的手臂还没落下,张若尘就已经感受到上面蕴含的杀气、锐气、戾气,似乎能够劈杀一切阻碍之敌。

  张若尘不得不出手,食指和中指捏在一起,也以手为剑,施展出阳仪九剑中的一招——火中取栗。

  剑意和真气凝聚在两指的指尖,急速刺出,击在步千凡的手掌侧锋。

  “嘭!”

  刀剑相击的声音响起,两人硬拼了一击。

  步千凡眼快手捷,全身力量向上一涌,身躯的力量带动手臂转动,立即施展出第二招刀法。

  “破威之刀。”

  第二刀似乎比第一刀更加可怕,威势惊人,就算使用肉眼也能看见步千凡的手臂上方,有一柄大刀的影子,随着他的手臂活动的轨迹,斩向张若尘的腰腹。

  “水中望月。”

  张若尘又施展出阳仪九剑中的一招剑法,再次将步千凡的第二刀给挡住。

  “杀王之刀。”

  毫无停留,步千凡施展出镇军破威刀法的第三刀,也是最强一刀。

  隐隐之间,可以看见,他的身后像是站着一位穿着铠甲的巨人,挥刀向张若尘的头顶劈了下去。

  “轰隆!”

  像是一柄刀,又像是千万柄刀,同时斩落下。

  一连三刀,一环扣这一环,一刀连着一刀,力量不断递增。

  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刀气,张若尘也显得脸色凝重,后退一步,以此减轻来自刀法的压力。

  他调动剑意的力量,施展出剑心通明的境界,双手合在一起,整个人就像是一柄剑,向步千凡直刺了过去。

  “嘭!”

  步千凡倒退而回,落到五丈之外,手臂不停颤抖,竟有一滴血液从衣袖中流淌出来。

  张若尘也向后退了三步,十根手臂疼痛得麻木,就像刚才是击在一座铁山上面一般。

  “厉害,居然挡住我的镇军破威三刀,难怪能够击败帝一。”

  步千凡的脸色沉凝,手臂上,浮现出一层真气光晕,刹那之间,流淌出来的鲜血就化为血气,被他吸入口鼻。

  张若尘道:“你也很强,我已经使用出全力了!”

  步千凡的眼中露出一丝笑意,道:“全力?我看不然吧!我查过你的资料,你在玄极境的时候,精神力就已经超过三十阶。”

  “我修炼的镇军破威刀法,最注重气势,刀法一出,就要先击溃武者的精神。即便是鱼龙境的武者,在这一套刀法的面前,也不能做到完全无动于衷,可是你却从始至终都面不改色。”

  “所以,我猜你的精神力,已经达到四十阶,堪称精神力大师。若是施展出精神力攻击,你的实力应该不止于此。”

  张若尘道:“精神力四十阶?你倒是敢猜。”

  步千凡像是十分有把握,继续道:“你若不是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怎么挡得住帝一的魔心的力量?就凭你剑心通明的剑道境界,在同境界,还战胜不了帝一。”

  随后,步千凡又道:“就算你有精神力做为底牌,也未必就能在同境界无敌,我亦有底牌。若是生死搏斗,我活命的机会比你更大。因为,你有一个弱点,或许连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张若尘道:“什么弱点?”

  “战斗经验,在生死徘徊中的战斗经验。”

  步千凡道:“我从小就在战场上长大,经历大小战斗不下一万次,其中有上百次都徘徊在死亡的边缘,在垂死中挣扎,在死人堆里爬行,在鲜血中磨练。”

  “我经历的战斗,超过你十倍。每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即便是当初帝一击败了我,也杀不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离开。”

  张若尘的眼神变得凝重,因为,步千凡说的都是事实,与他比起来,张若尘的战斗经验和生死磨练的确显得有些不足。

  当然,若是真的生死决斗,张若尘并不认为死的那个人就是他。因为,张若尘也有不败的信念。

  张若尘道:“我很好奇,你当初为何会败给帝一?以你的武道之心,还能有破绽?”

  步千凡沉默了片刻,似在回忆着什么,随即,却又摇了摇头,转身向朝圣天梯的下方走去,道:“张若尘,你想知道答案,就来兵部大营找我。你想弥补你的弱点,就一定要来。”

  张若尘盯着步千凡的背影,露出一丝笑意,道:“倒是一个有趣的人。”

  步千凡不是圣体,可是却在战场上不断磨砺,突破到无上极境,使自己拥有与圣体抗衡的实力。

  不是圣体,却能在《地榜》第一待了三年,果然有常人比不了的地方。

  张若尘向不远处的胥青盯了一眼,道:“还要战吗?”

  胥青的伤势几乎已经痊愈,随着真气运转,双手立即变成银色金属,笑道:“张若尘,我们没必要继续战下去,可以比一点别的东西。”

  “比什么?”张若尘道。

  胥青的手指在朝圣天梯上面一指,道:“比谁登得更高。若是你能赢我,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若是你输了,就要在胥圣门阀的门前长跪三日,向我们胥圣门阀道歉。向一个圣者门阀下跪,并不算丢人吧?”

  “就这么简单?”张若尘有些不信。

  要知道,朝圣天梯上面有诸神之力的压制,修为越高,受到的压制也就越强。

  只有天资越高,精神力越强,武魂越强大的武者,才能登上更高的阶梯。

  胥青应该很清楚,他最大的优势,就是修为比张若尘高深。

  既然如此,为何舍弃自己的优势,反而用自己的劣势与张若尘比斗?

  虽然,张若尘觉得胥青肯定是有所谋划,却也并没有畏首畏尾,直接答应了下来。

  胥青先冲了出去,很快就达到第四十阶天梯,而且,还在以极快的速度,继续向上登去。

  张若尘先一步冲到第三十阶天梯,在玉碑上面留下名字之后,就登上第三十一阶天梯,第三十二阶天梯……

  片刻之后,张若尘已经站在第四十阶天梯上面。

  此刻,那一股无形的压力,变得相当庞大,就像有四十倍重力作用在身上,不仅仅只是在挤压张若尘的肉身,同时也在挤压张若尘的武魂。

  对于一般的武者来说,肯定早就已经趴在地上。

  张若尘抬头看了一眼,登上四十阶的武者,已经有五十七人。先前,天魔岭的几位学员与胥圣门阀的学员交手的时候,也有别的武者登上朝圣天梯,一步步向上攀登。

  其中,最厉害的一个武者,已经到达第六十五阶天梯。

  那是一个圣者门阀的传人,穿着金属马甲,露出一双古铜色的双臂,显得身躯格外威武。

  踏上第六十阶天梯的武者,一共有三人。另外两人,也是圣者门阀的传人。

  踏上第五十阶天梯的武者,一共有十八人。

  先前一直在攀登朝圣天梯的紫寒沙,也已经到达第五十四阶天梯的位置。

  只是他的潜力,似乎已经耗尽,站在天梯上面,苦苦的支撑,汗流浃背,身躯弯弓,却怎么都无法踏上第五十五阶天梯。

  “噗!”

  紫寒沙强行迈出脚步,想要登上第五十五阶天梯,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飞了出去,嘴里吐出鲜血,向下方滚去。

  一直滚落到第四十阶天梯,才又重新稳住,从地上爬起来,正好看见不远处的张若尘。

  “可恶,张若尘那小子,竟然如此厉害,我一定不能输给他。”

  紫寒沙自然看到张若尘先前与胥青和步千凡的战斗,现在,见到张若尘走到自己的前方,心中很不甘心。

  于是,他紧咬牙齿,重整旗鼓,紧追在张若尘的后面,再次向上攀登。

  (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