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三百七十八章 玉圣
  当初,池瑶将沉渊古剑送给张若尘的时候,张若尘只知道此剑的材质特殊,锋利异常,威力无穷。却没曾想到,它竟然是由造化神铁铸造而成。

  当初池瑶得到造化神铁,必定是打造了两柄剑,将其中一柄送给了张若尘,另一柄留给了自己。

  如此珍贵的神剑,池瑶为何要送给他?

  难道是因为情?

  既然是情,为何后来她又亲手杀死了张若尘?

  实在是费解。

  顿时,张若尘的脑海中浮现出万千思绪,变得更加迷茫。

  鲁翻天盯着鲁萱手中的断剑,疑惑的道:“小妹,你看错了吧!这是滴血剑?”

  “当然不是滴血剑。”

  鲁萱翻了翻眼皮,又道:“传说,滴血剑,通体洁白如玉,蕴含神圣精气,能够吞噬人类、蛮兽之鲜血,提升剑的品阶。后来,沾染亿万人之鲜血,化为一柄血红色的神剑。以滴血剑现在的威力,只要出窍,方圆万里的天空都会浮现出血云。”

  鲁翻天更加疑惑,道:“你刚才说,整个昆仑界只有池瑶女皇得到一块造化神铁,铸成滴血剑。现在,怎么又出现另一柄造化神铁铸成的剑?而且,还是一柄断剑。你不会看走眼了吧?”

  鲁萱的手指轻轻的摸了摸下巴,道:“我也有些怀疑……可是,这一柄断剑的材质,与《器典》上对造化神铁的描述是一模一样。”

  “传说,当初池瑶女皇铸炼滴血剑的时候,召集了当时昆仑界最强大的十位炼器师,在日月天池,经历了八十一天,才铸炼成功。当时,我们神剑圣地的老祖宗,也是那十位炼器师之一。既然是如此,那我现在就带这一柄断剑,去见太公,或许他老人家会知道一些秘密。”

  鲁翻天点了点头,道:“的确应该禀告太公。”

  随后,鲁翻天的目光又盯向张若尘,心中更加好奇,莫非他既不是武市学宫的学员,也不是太极道的弟子,而是池瑶女皇派来的人?

  鲁萱带着沉渊古剑,准备返回神剑圣地,突然,她停下脚步,转过身,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先前说的那一句诗,也一并告诉我,我帮你问一问。”

  “张若尘。”

  张若尘念出一句诗,道:“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多谢姑娘。”

  “我叫鲁萱就行了!呵呵!”

  一串风铃般的笑声响起,随后,鲁萱几个闪身,消失在灵山之中。

  鲁翻天依旧站在原地,好奇的盯着张若尘,道:“张若尘。为何我以前从何听过这个名字,以你的实力,不应该如此籍籍无名。这是你的真名?”

  张若尘道:“我没必要使用假名,以神剑圣地的势力,想要查出我的身份,是轻而易举的事。”

  鲁翻天点了点头,又道:“你的实力不弱,只可惜修为境界还是差了一些,若是真的战起来,未必接得住我十招。”

  在鲁翻天这样的高手面前,根本没什么好隐瞒,要隐瞒,也瞒不住。刚才那一招交手,鲁翻天就已经大致知道张若尘的境界高低。

  同时,张若尘也大致猜透鲁翻天的实力,的确是相当厉害的对手。

  先前,鲁萱说他能够排进东域年轻一代的前十,估计并不是假话。

  ……

  神剑圣地,玉圣灵山。

  玉圣灵山,乃是十八座灵山之首。灵山之主,名叫鲁怀玉,号称“玉圣”。

  玉圣,看上去已经是白发苍苍,满脸沟壑,八、九十岁的样子,身体瘦得能够露出骨骼的形状。可是,他的那一双眼睛,却明亮得如同两颗星辰,能够装下无穷智慧,能够散发出永恒的光芒。

  此刻,玉圣捧着沉渊古剑,整个人都激动无比,双手在不停颤抖,嘴里念道: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

  一连念了三遍,玉圣才平复心中的激动之情,将沉渊古剑放到旁边的石台上面,双目盯向鲁萱,带着期望的神情,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除了这句诗,还说了什么?”

  鲁萱规规矩矩的跪在圣殿的中央,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还是第一次见到老祖宗如此激动的样子。

  要知道,老祖宗可是圣者,已经活了四百多岁的人。

  怎么会如此激动?

  旁边,鲁萱的爷爷鲁景原,和她的太公鲁冲羽,也都跪在圣典之中,显得十分恭敬。

  鲁景原见鲁萱迟迟没有回答老祖宗的话,立即向她瞪了一眼,低声道:“萱儿,老祖宗正在问你话,你在发什么愣?”

  鲁萱浑身一哆嗦,立即反应过来,在地上叩拜了一下,连忙道:“回禀老祖宗,那人名叫张若尘,大概二十岁的样子。”

  当玉圣听到“张若尘”三个字,眉头微微一皱,露出思索的神情,片刻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怎么会是这个名字?怎么会……”

  玉圣的眼中露出睿智之光,再次问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就在剑碑。”鲁萱道。

  玉圣道:“立即将他请到玉圣灵山,一定要好生接待,不能怠慢。”

  他似乎有些不放心,接着又道:“鲁冲羽,你去接他。记住,尽量不要让外人看见,直接带他来见我。”

  鲁冲羽离开之后,鲁萱和鲁景原也走出圣殿。

  鲁萱吐了吐舌头,有些不解,低声的道:“爷爷,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老祖宗居然让太公亲自去接他,面子也太大了吧!”

  鲁景原的脸色严肃,道:“萱儿,此人的来历,恐怕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大,刚才老祖宗已经密音传讯给我,让我不能对外吐露一个字。”

  鲁萱长大了嘴巴,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脑海中,又回想起张若尘的身影,心中有些腻歪,低声的嘀咕了一句,“他除了长得有点英俊,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

  片刻之后,在鲁冲羽的带领之下,张若尘来到玉圣灵山的圣殿,见到了玉圣,鲁怀玉。

  鲁冲羽退了下去,圣殿中,只剩张若尘和玉圣二人。

  玉圣仔细将张若尘打量了一翻,半晌之后,才问道:“你是明堂派来的人?”

  明堂,乃是当初明帝的旧部创建的势力,与拜月魔教一样,一直都活动在昆仑界,对抗池瑶女皇的统治。

  只不过,明堂的势力,主要分布在中土九州,在东、南、西、北四大域的势力相对薄弱。

  所以,明堂在东域的影响力,才不是那么强。

  张若尘虽然没有和明堂的人接触过,却知道明堂的存在,玉圣问出这句话之后,他并没有任何吃惊。

  张若尘道:“我不是明堂的人。”

  玉圣道:“既然你不是明堂之人,为何会知道那一句诗?”

  张若尘向着上方看了一眼,坐在上方的那一位老者,并不是他的六师兄鲁元植,所以,他的心中还是有防备之心,不敢轻易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

  张若尘沉思了片刻,微微拱手,道:“晚辈有难言之隐,有些话只有见到鲁元植前辈,我才会回答。”

  玉圣微微皱眉,道:“鲁元植乃是老夫的爷爷,难道你不知道,他老人家在三百年前,就已经离世。”

  “什么?他已经……去世了……”

  虽然,张若尘早就料到是这样的结果,可是听到玉圣亲口说出来,心中依旧十分难过。

  八百年过去,果然是沧海桑田,就连圣者也会老死。

  玉圣又道:“现在,老夫就是神剑圣地的主人,你若是有什么事,或者有什么话,直接告诉老夫。说不定,老夫也可以帮你。”

  张若尘自然不可能告诉玉圣,因为,他只相信六师兄鲁元植。

  别的人,可信吗?

  当年的事,发生得太蹊跷,就连张若尘最爱人都亲手出剑杀了他,还有什么人可以信?

  现在,池瑶已经登基五百年,朝廷势力如日中天,扫清*,统治八方,张若尘怎么敢随便暴露自己的身份?

  张若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拱手一拜,道:“晚辈,只是前来修剑,没有别的事。”

  玉圣的眼中露出几分失望的神情,目光看向那一柄断剑,继而笑道:“老朽冒昧的问一句,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一柄断剑?”

  张若尘平静的答道:“晚辈是在云武郡国的武市发现了它,当时觉得它的材质特殊,于是就购买了下来。后来,请了很多炼器大师,也无法将它修复。晚辈听说神剑圣地乃是炼器圣地,所以才不知天高地厚的前来拜访鲁大师,想要请鲁大师帮忙修剑。却没想到,鲁大师在三百年前就已经去世。”

  玉圣道:“也就是说,在此之前,你并不知道这柄剑是用造化神铁铸造而成?”

  “没错。”张若尘道。

  玉圣笑了笑,道:“当年,神剑圣地也参与铸剑,关于造化神铁和这一柄剑,老夫知道一些隐秘。你有没有兴趣知道?”

  张若尘知道,玉圣是在故意试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