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东域神土,赤炽鸦王

万古神帝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东域神土,赤炽鸦王

  “东域神土,藏龙卧虎、,人雄辈出,圣门林立。在那里,不成圣,终究只是蝼蚁。”

  雷景又叹道:“所以说,你们这一次前往东域神土,一定要放低姿态,因为想要进入圣院,难度绝对比你们想象中还要大得多。当然,你们都有大机缘,得到了金龙前辈的一滴龙血,就凭这一点,你们就有很大的机会进入圣院。”

  雷景的话,说得很明显。

  意思就是,你们若不是得到了金龙的一滴龙血,想要进入圣院?

  做梦吧!

  最近一段时间,端木星灵、司行空、常戚戚都在炼化龙血,皆有巨大的进步。只是坐在那里,他们的身上就有淡淡的龙气散发出来,体内的骨骼更是长出龙纹,就连精神气质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虽然还不能称为“人中龙凤”,却已经可以被称为“凤毛麟角”。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圣者门阀培养的杰出传人。

  张若尘的进步,当然比他们更大,只不过张若尘的精神力强大,已经可以完美的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反而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平淡感觉。

  就连雷景,也看不出他的真实实力。

  东域大地,的确相当辽阔,就像是无边无际,即便是以龙鹰的速度,飞行了半个月,也才刚刚到达东域神土的边缘。

  距离他们的目的地,东域圣城,还相当遥远。

  所谓“东域神土”,占据了东域百分之七十的疆土,也是最富足之地,灵山遍布,宗门林立,人族在这一片大地之上,已经不知繁衍了多少万年,留下了诸多神圣古迹。

  众人继续炼化龙血,全部都想在圣院考核之前,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张若尘则在修炼“十脉剑波”中的五道阳属性的剑波,以他现在的精神力,修炼武技的速度,自然相当快。

  经过最近半个月的修炼,已经将太阳脉剑波、太虚脉剑波、中冲脉剑波、天池脉剑波修炼到了大成境界。

  现在,也就只剩少泽脉剑波,还停留在小成境界。

  十脉剑波,虽然只是灵级上品武技,可是将十脉全部修炼到大成,就能十指贯通,威力大增,蜕变成一种鬼级下品的武技。

  即便是鱼龙境的武者,若是能够修炼成一种鬼级下品的武技,那么也能立即成为鱼龙境中的高手。

  地极境武者和天极境武者想要学会鬼级下品的武技,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帝一,还有七煞星使。但是,这样的天骄人物,整个东域,也少之又少。

  龙鹰大概又飞行了三天,彻底进入东域神土。

  黄昏时分,天边,出现一片赤红色的火海,颜色瑰丽,给人一种动人心魄的美感。

  最开始,众人还没觉得有什么,只以为是残阳晚霞。

  可是,随着越来越接近,火海的颜色却越来越鲜艳,而且,还能看到火海中竟然电闪雷鸣。

  一股股真气巨浪,就像是水浪一般,向着龙鹰的方向涌了过来。

  真气巨浪,蕴含着一股庞大的热量,幸好雷景在第一时间释放出真气,才抵挡住真气巨浪的冲击。

  雷景的双目一瞪,豁然站起身来,道:“大家小心,前面是人族武者和蛮兽在争斗。”

  不用雷景多说,众人纷纷站起身来,已经看见那一片火海中的景象。

  只见,火海的中央,悬浮着一只银色的大船,比之红蛛巨舰都还要庞大几分,显然又是一件飞行类的顶尖真武宝器。

  数千只长着三只脚的火鸦,将银色大船包围,不断冲击银色大船的防御阵法,发出一声声轰鸣。

  “那是三阶上等蛮兽‘赤炽鸦’,竟然一次性出现数千只,也太可怕了!”常戚戚的脸色一变,有些苍白。

  三阶上等蛮兽的战力,差不多就相当于地极境大圆满武者的实力。

  数千只三阶上等蛮兽,就是数千位地极境大圆满的武者,可想而知那是一股多么恐怖的蛮兽族群。

  难怪方圆数百里的天空都被火焰烧红,就连地面,也已经变成一片熊熊燃烧的火原。

  赤炽鸦,具有上古神禽“金乌”的血脉。

  所以,即便赤炽鸦只是三阶蛮兽,具有神禽血脉的它们,只要努力修炼,就能脱变成长,有机会成长为四阶蛮兽,五阶蛮兽,甚至六阶蛮兽,七阶蛮兽。

  神兽和神禽的后裔,它们的成长都是没有上限,潜力无穷大。

  当然,能够脱变进阶的蛮兽,少之又少,可以说是万里挑一,越是往上进阶,难度就越大。

  “哗!”

  就在这时,一道金色的光芒,破开了云层。

  天空,居然出现一轮烈日。

  原本已经是黄昏时分,却一下子艳阳高照,像是时间倒流,重新回到了中午时分。

  那一艘银色巨船之上的武者,全部都露出吃惊的神情,一位年轻的学员大呼道:“快看,天空出现了两轮太阳,一轮即将落下地平线,另一轮就悬在我们的头顶。”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奇异景象?”

  同样是在银色巨船上面,一个穿着金色武袍的老者,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大变,道:“那不是太阳,是一头赤炽鸦王,已经达到五阶上等蛮兽的级别。”

  金袍老者看上起六十来岁的样子,鹤发童颜,颧骨颇高,给人一种凶厉的感觉。

  他名叫鹤云楼,修为已经达到鱼龙境。

  本来,就算遇到数千头赤炽鸦,以鹤云楼的实力,再加上银月船的防御阵法,完全应付得过来。

  赤炽鸦王的出现,却让鹤云楼的心沉入谷底。

  他十分清楚,银月船的防御战法,根本不可能挡得住赤炽鸦王。一旦阵法被攻破,以他的实力,与赤炽鸦王交手?

  估计,最多交手三击,他就会被赤炽鸦王拍死。

  差距太大了!

  现在该怎么办?

  鹤云楼的心头急得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要知道,他这一次可是带着南云郡武市学宫的三十七位天之骄子和天之骄女,前往东域圣城,参加圣院考核。

  在离开龙云郡的时候,他就已经向宫主拍胸脯保证,一定能够将这些天才俊杰,安全护送到圣院。

  谁都没有想到,居然在半路上,遇到了大群赤炽鸦,还将赤炽鸦王给惊惹了出来。

  以他的实力,就算战不过赤炽鸦王,要安全逃走,还是很有把握。

  但是,那三十七位武市学宫精心培育的天才俊杰怎么办?他们每一个的来历都非同小可,有大家族和大宗门的背景,不仅仅只是学宫的天才学员那么简单。

  若是他们全部死在这里,就算鹤云楼逃回去,恐怕也要受到重罚,轻则被废掉一半的修为,重则终身监禁。

  “我的运气怎么这么背?”

  鹤云楼的额头上直冒汗珠,苦思对策。

  只不过,他能想到的办法,在赤炽鸦王的绝对实力的面前,全部都失去了作用。

  本以为只是一次简单的任务,不就是护送几十个天才去东域圣城,以武市钱庄的势力,谁敢招惹?能遇到什么危险?

  可是,偏偏遇上赤炽鸦王。

  就在这次,银月船上方的那一轮金色的“太阳”,从上方坠落下来,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

  若是仔细去看,就会发现,那一团金色的火球之中,包裹着一只巨大的金色火鸦,与传说中的神禽金乌,几乎一模一样。

  赤炽鸦王发起攻击。

  金色的巨爪,猛然击在银月船的防御光罩上面,将光罩打得凹陷下去。

  光罩上,出现一圈圈涟漪。

  两种力量碰撞,形成一片金色的火雨,向四面八方飞了出去。

  “嘭!”

  仅仅只是坚持了三个呼吸的时间,银月船的防御光罩就被赤炽鸦王击碎,完完全全的暴露出来。

  “嘎嘎!”

  数千只赤炽鸦,立即兴奋起来,铺天盖地的飞过去,向银月船上的武市学宫的学员发起攻击。

  “嘭嘭!”

  银月船上的那些学员,全部都是天极境的修为,而且,修为高深,天资出众,可是却架不住赤炽鸦的数量众多。

  除了赤炽鸦王和数千只赤炽鸦,还有一些数量不算多、也不算少的四阶蛮兽级别的赤炽鸦,每一只都堪比一位天极境武者级别的实力。

  那些天才学员,陷入绝望。

  其中一些缺乏实战经验的天之骄女,更是被吓得花容失色,情不自禁的向其中一个修为最强的年轻男子靠拢过去。

  那一个年轻男子,名叫紫寒沙,看上去二十来岁的样子,长得剑眉星目,十分俊朗,即便是面对赤炽鸦,也丝毫都不皱一下眉头,主动迎击上去。

  他乃是南云郡武市学宫年轻一代的第一强者,也是大师兄,曾经闯入《地榜》前一百位。

  当然,他早就已经突破天极境,现在的修为更加高深莫测。

  那些天之娇女,大多都视他为偶像,十分崇拜他的实力,遇到了危险,自然也就情不自禁向他靠过去,希望得到他的保护。

  现在,鹤长老正在和赤炽鸦王纠缠,分身乏术,她们也只能将活命的希望寄托在大师兄紫涵沙的身上。

  就在银月船的守护光罩被攻破的那一刻,雷景终于看见印在船舰上的武市学宫的标记,于是道:“他们是武市学宫的人,张若尘,随老夫一起去救人,助他们一臂之力。”

  说完这话,雷景的衣袍飞扬起来,施展出“飞渡天河”的身法武技,先一步向远处的火海中飞跃过去,直接攻向赤炽鸦王。

  随后,张若尘施展出“御风飞龙影”的身法,身上的真气爆发出来,形成一条飞龙虚影,向着银月船的方向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