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一剑破元婴

万古神帝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一剑破元婴

  寒冰融化,凡是武道修为达到天极境的武者,缓缓苏醒过来。

  他们从水中飞跃而起,站在一块块浮冰上面。

  他们的身体,依旧有些僵硬,全身血气不顺,只有真气在一丝丝的恢复,让他们的身体逐渐变得暖和。

  先前的那一股寒气,实在太恐怖,将他们的血液冻结,全身每一处肌肉组织都被冰冻。若非一股圣力,化解寒气,他们恐怕会被冻死。

  至于那些天极境以下的武者,虽然也已经解除冰封,可是却被寒气创伤肉身,现在依旧还昏迷不醒。

  看到那一位突然驾临的宫装美妇人,元婴长老的瞳孔一缩,露出一丝异色。他果断出手,五指捏成爪形,向张若尘的心脏探了过去。

  五指的指尖,长出一根根锐利的白色长爪,锋利无比,透着一股慑人的寒气。

  元婴长老的速度很快,那一个宫装美妇人的速度却更快。

  她站在百丈之外,眼眸中露出一丝冷峭的神情,右手的食指向前一点,唰的一声,背上的圣剑离鞘飞出,化为一道流光,飞向元婴长老。

  “哗!”

  圣剑散发出来的光华,犹如闪电流星一般,发出刺耳的破风声,使天地灵气猛烈的震荡。

  即便是元婴长老也不敢硬碰那一剑,不得不收回手爪,放弃攻击张若尘,向旁边一移,躲开圣剑的攻击。

  元婴长老虽然躲开,帝一却没那么好的运气。

  “噗!”

  圣剑刺穿帝一的心脏,将那一颗刚刚安植到他体内的半圣之心挖出。半圣之心,随着圣剑的剑气,一起飞了起来。

  帝一只感觉心口传来一股冰冷的感觉,随后,疼痛欲裂,低头一看,胸口只剩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

  他浑身颤抖,伸手向那一颗半圣之心抓去,道:“我……我的……半圣之心……”

  那一颗闪烁着圣光的半圣之心,飞行了一圈,落入那一个宫装美妇人的手中,悬浮在她左手的掌心,就像是一颗跳动的血玉。

  圣剑,悬浮在她的头顶,洒落下一粒粒光点,将她映衬得格外神圣端庄。

  帝一的脸色煞白,颤抖着抓住元婴长老的手臂,嘴唇不停哆嗦,道:“长老……老,帮我……夺回半圣之心……”

  元婴长老面沉如铁,如临大敌一般的望着站在对面的那一个宫装美妇人,摇了摇头,突然,爆喝一声:“我们走。”

  对方实力很强,元婴长老也有些畏惧。

  他的衣袖一卷,将帝一和七煞星使给卷在一层圣光之中,腾飞而起,飞进天穹之上的那一片黑云之中。

  “还想逃?”

  那一个宫装美妇人的黛眉一皱,眼中露出一丝不屑,再次打出圣剑。

  “哗——”

  圣剑,化为一道白色的光华,犹如白虹贯日一般,冲上云霄,击向想要逃走的元婴长老。

  元婴长老站在黑云之上,豁然转身,眉心的那一道紫色的月牙印记浮现出来,化为一轮巨大的紫月,向圣剑斩了过去。

  “轰隆!”

  一声巨响。

  圣剑以摧枯拉朽之势,击穿那一轮紫月印记,似乎能够洞穿世间一切一般,继续飞过去,从元婴长老的腹部穿过去。

  “噗!”

  元婴长老的身体被圣剑撞飞出去,身上的黑袍被剑气搅碎成一块块布蝶,露出一件贴身的银甲。

  此刻,银甲也被圣剑刺穿,留下一个血窟窿。

  一滴滴圣血,从伤口中流淌出来。

  元婴长老立即使用圣气封住腹部的伤口,施展出一种秘术,带着帝一和七煞星使急速飞走,消失在天边。

  天空的那一片黑云消散,露出晴朗如洗的天空,如同火炉一般的烈日。

  “哗!”

  那一柄圣剑,带着一抹血光,从天空飞了回来,重新飞入剑鞘。

  通溟河上,所有武者全都感到震撼至极,既是崇敬,又是敬畏的望着那一个宫装美妇人。

  “拜见半圣。”

  武市学宫的一位银袍长老率先半跪在地,向那一个宫装美妇人行礼。

  向一位半圣下跪行礼,并不是丢人的事。

  更何况,那一位宫装美妇人是那么的强大,只是一剑就击伤元婴老魔,而且,还救了他们的性命。

  更加值得跪拜。

  随后,那些武者赶过来,全部跪在地上,齐声道:“多谢半圣大人救命之恩。”

  “起来吧!”

  那一个宫装美妇人显得十分冷傲,就连声音都带着一股寒意。

  武市学宫的宫主,陈郢,踏水而来,走到那一个宫装美妇人的身前,眼中露出几分惊色,道:“琉璃,你……你不是被困在冥圣遗迹,家族派遣了很多人去救你们,可是却都无功而返,我以为你已经……”

  那一个宫装美妇人,名叫陈琉璃,乃是陈郢的亲妹妹,同时也是黄烟尘的生母。

  七年前,陈琉璃与人一起前往冥圣遗迹,寻找传说之中的冥王铃,却因此失去联系。陈家和千水郡王都曾派遣大量高手进入冥圣遗迹中搜救,可是却没有任何结果,反而有大量高手惨死在冥圣遗迹。

  众人都以为,她已经遇难。半年之后,便停止了搜救。

  谁都没有想到,七年后,她居然回来了!

  黄烟尘站在陈琉璃的身旁,盯着眼前这个宫装美妇人,一双眸之中情不自禁的流淌出泪水,扑到陈琉璃的怀中,抽泣的道:“母后,你……你终于回来了……这些年……你都不在……我……”

  她的声音呜咽,泣不成声。

  陈琉璃的那一双冷寒的眼中,露出一丝柔色,轻轻的抱住黄烟尘,拍了拍她的肩膀,苦涩的道:“烟尘,我记得,我走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小丫头,没想到,七年过去,你已经长得这么高。这些年,你一直跟着你舅舅,为你舅舅舔了不少麻烦。既然我已经回来,随我一起回陈家吧!”

  黄烟尘点了点头,低声道:“去陈家之前,我想让母后先见一个人。”

  “谁?”陈琉璃道。

  黄烟尘的心中略微羞涩,一双宝蓝色的美眸向着人群中望去,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人?

  可是,寻找了半天,却并没有找到她想要找的那个人。

  怎么会这样?

  “张若尘去了哪里?”黄烟尘道。

  直到此刻,众人才发现,张若尘竟然已经不知所踪。

  黄烟尘的脸色一变,有些焦急,道:“难道他被元婴老魔给抓走了?”

  陈郢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先前看得很清楚,元婴老魔只带走了帝一和七煞星使,而且他还是负伤逃走,根本没有去而复返的可能。”

  陈曦儿道:“表姐,元婴老魔逃走之后,我就看见张若尘离开,似乎很急切的样子。”

  “他离开了?”

  黄烟尘的秀眉一皱,心中有些气恼。

  未来的丈母娘出手救了他,他居然连道谢的话都不说一声,就一声不吭的离开,也太没礼貌。难道不怕给丈母娘留下坏映象?

  张若尘为何那么急着离开?他到底去了哪里?

  ……

  云武郡国,王宫。

  云武郡王坐在一张鎏金王座的上面,正在批阅奏章。

  金色的案桌上,放着一只紫金小鼎。鼎中,散发出一缕缕紫烟,带着一股清神醒脑的香味。

  “哒哒!”

  王后娘娘施施然的走了进来,来到云武郡王的身旁,笑道:“大王,圭儿回来了,你要不要见一见他?”

  说话间,王后伸出一只纤柔的玉手,打开紫金小鼎,将一块香骨,加入鼎中。

  普通人家的香鼎,燃烧的都是蛮兽的骨头,只有王族,才有资格用香狐的骨头做为燃料。香狐的骨头之中,不仅蕴含迷人的香味,而且,武者长期吸入,还能提升精神力。

  云武郡王轻轻的嗅了嗅,看向紫金香鼎,笑道:“好浓的香味,至少也是三品香骨。王后,你从哪里买来这么好的东西?”

  王后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笑道:“臣妾久居深宫,哪有机会得到这等品质的香骨?还不是圭儿,从云台宗府,带回来孝敬你。”

  云武郡王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你刚才说圭儿回来了,还不快叫他进来,也有好些日子没有看到他,也不知他现在修为有没有达到天极……境……”

  突然,云武郡王微微眩晕了一下,眼前一片迷离,努力的摇了摇头,道:“怎么回事,今天怎么突然感到十分疲惫?”

  脚步声响起。

  张天圭从外面走了进去,在殿中,留下一道长长的倒影。他冷冷的道:“那是因为,刚才放入鼎中的香骨,在毒水中侵泡了半年。父王,你已经中了血影子的毒。”

  “父王,你已经中了血影子的毒。”

  “父王,你已经中了血影子的毒。”

  ……

  云武郡王的大脑一片荒芜,耳边不断响起张天圭的声音,眼前变得越来越昏黑。

  站在云武郡王身旁的王后,她脸上的柔色瞬间消失,反而露出一道冷色。

  她突然出手,一掌击向云武郡王的头顶。

  “嘭!”

  鲜血,从云武郡王的头顶缓缓流淌出来,流过眼角和唇角,滴落到地上。

  云武郡王猛然惊醒,双目瞪大,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紧紧的盯着站在对面的王后,咬着牙齿,道:“王后,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