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神帝> 第三百零九章 破甲
  “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居然会来天魔岭。”

  张若尘微微诧异了一下,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连忙问道:“七煞星使,也来了天魔岭?”

  “你知道七煞星使?”阿乐道。

  张若尘道:“黑市一品堂既然已经选出了少主,负责守护少主的七煞星使自然也该诞生。七煞星使,无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在少主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他们七人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七煞星使,有几个来到了天魔岭?”

  阿乐道:“我只见过两人,分别是红欲星使和紫风星使,并不知道另外五人有没有来到天魔岭。”

  张若尘思索了片刻,手指摸了摸鼻头,道:“七煞星使,一般是在二十岁的时候挑选,每隔三年选出一个。也就是说,紫星使者是最早被选出来的人,武道修为自然是最强。红星使者是最迟被选出来的人,理论上来说应该是最弱。”

  “最强和最弱的两位星使都赶来天魔岭,另外五位星使也必定已经驾临。天魔岭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竟然让东域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和七煞星使全部赶来?”

  “龙舍利。”阿乐道。

  “龙舍利是什么?”张若尘问道。

  阿乐道:“根据那一位神秘的少主‘帝一’所说,龙舍利乃是八百年前九帝之一佛帝遗留下来的东西,后来落入天魔岭的霸主四翼地龙的手中。四翼地龙死后,佛舍利就下落不明。帝一怀疑,龙舍利就在水底龙宫。”

  “原来是为了佛帝留下的舍利子,难怪以黑市一品堂少主的身份,竟然会亲自赶来天魔岭。”

  张若尘正打算去水底龙宫,却没想到,居然会碰上一位如此强劲的对手。

  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即便是在整个昆仑界的年轻一代,也绝对算是一等一的年轻强者,堪称是黑市未来的统治者之一。

  张若尘的心中没有惧意,反而生出一股强大的战意。

  而且,更加让张若尘意外的是“龙舍利”。

  说起来,张若尘与佛帝还是有些渊源,当初,佛帝与明帝论武,各自交换了一种武学。佛帝交换给明帝的武学,就是“龙象般若掌”。

  据说,龙象般若掌在万佛道,也是数一数二的掌法武技,至刚至阳,般若万千。只不过这种掌法极难修炼,很少有能能够修炼到第七掌。

  “龙舍利,我也必须要得到。”

  张若尘的目标是池瑶女皇,若是能够得到佛帝留下的舍利,将会让他离目标进一大步。

  当然,张若尘并不会盲目的去和帝一硬碰硬,那样只会是以卵击石,死无葬生之地。

  阿乐又告诉了张若尘一些关于帝一的消息,但是,阿乐毕竟只是地府门的一个杀手,知道的东西十分有限,张若尘也只是对黑市的行动,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恩公,该告诉你的东西,差不多都已经告诉你。我也要尽快回去,免得被地府门的人发现。”

  阿乐向张若尘躬身行礼,就立即转身离开。

  “阿乐!”张若尘叫了一声。

  阿乐停下脚步。

  “谢谢!”

  张若尘知道阿乐赶来通风报信,必定是冒了极大的风险。

  “该说谢谢的人是我,当初若不是恩公的救命、传功之恩,也不会有现在的我。”

  阿乐的声音依旧很生硬,似乎并不擅长说话。

  可以想象,平时的时候,他的性格必定十分孤僻。

  “轰隆隆!”

  地面,猛烈震动。

  远处,响起蛮象嘶吼的声音。

  张若尘和阿乐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肯定是四方郡国找来了这里,九王子殿下,你先离开,我来对付他们。”

  阿乐将背上的灰色连帽,戴到头上,将大半张脸都给遮住,只留下一张锋冷的嘴唇。

  “唰!”

  铁剑离鞘,一股冰寒的杀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张若尘,你已经被包围,逃不掉了!”

  金叶云化为一道窈窕的丽影,从古树的顶部,飞落下来。

  能够成为一国之妃,又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金叶云自然还是很有姿色,看上去像是只有二十八、九岁,脸上的肌肤,似乎比少女都要细腻嫩白。

  “嘭!”

  “嘭!”

  ……

  五十头身躯巨大的蛮象,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像是一座座长满鳞片的小山在移动,将张若尘和阿乐围在中央。

  “吼!”

  站在蛮象背上的五十位穿着重甲的武道高手,每人都提着一杆长枪,发出震耳欲聋的大吼声。

  张若尘对阿乐说道:“他们是在呼唤别的追杀者,我们必须尽快杀出去,要不然会有更多强者赶过来。”

  “哈哈!张若尘,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的实力,就算你的修为再提升一倍,也休想杀出蛮象军布置的‘撼天战阵’。”金叶云冷笑道。

  “那就看你们,能不能将‘撼天斩阵’布置成功。”阿乐冷声道。

  说完这话,阿乐向着其中一头蛮象冲了过去,在离蛮象还有三丈的地方,他猛然飞跃而起,一剑刺向那一位军士的心脏。

  那一位军士挥动长枪,也是刺向阿乐。

  阿乐的速度,却比他想象中更快,轻松避开了那一位军士的长枪。

  “叮!”

  铁剑准确的击在那一个军士的心脏位置,却被厚厚的重甲挡住,撞出一片能量涟漪。

  那一位军士遭受强大的冲击力,身体向后倒飞,嘭地一声,坠落到十多米外的地上。

  突然,那一个军士一掌击在地面,猛然翻身,从地上站起,重新落到蛮象的背上,再次攻向阿乐,就像根本没有受伤一样。

  金叶云笑了笑,道:“蛮象军的铠甲是用地心炎铁铸造而成,足有三寸厚,重达万斤,又岂是你可以破得开?”

  阿乐退了回去,向那一个军士的心口看了一眼。刚才他的那一剑,竟然只是在铠甲上留下了一个一寸深的剑痕,根本没有将铠甲刺穿。

  蛮象军的铠甲,就像是完全连在一起,根本没有丝毫缝隙,就连眼眶的部位也镶嵌着晶石片。

  “真的没有破绽吗?我看未必。”阿乐道。

  金叶云根本不和阿乐多言,下令道:“所以蛮象军听令,布置撼天战阵,镇杀他们两人。”

  就在蛮象军开始布阵的时候,阿乐再次出手。

  “哗!”

  一剑刺出,宛如闪电一般横空而过。

  “噗嗤!”

  他的这一剑,刺在那一位蛮象军士的下巴的下方,将铠甲刺穿。

  阿乐收剑。

  那一位蛮象军士的颈部涌出一道血泉,身体颤抖了一下,仰头栽倒在地。

  “怎么……可能?”金叶云惊声的道。

  张若尘道:“蛮象军士的铠甲,的确拥有极强的防御力,而且,厚达三寸,一般的刀剑,根本无法伤到他们。”

  “但是,头部和肩膀的连接处,却是薄弱的地方,铠甲的厚度,大概只有一寸。连接头盔和身甲的地方,更加薄弱,那个地方就在下巴的下方。”

  刚才,阿乐的那一剑,就是刺穿蛮象军士下巴下方的最薄弱之处。

  武者需要极其丰富的战斗经验,过人的眼力,才能看得出蛮象军士的弱点。

  “就算你们知道又如何?”

  金叶云大喝一声:“防御。”

  剩下的四十九位军士,几乎同时低头,收住下巴,用头部的铠甲,守护颈部的最薄弱的接口处。

  “防御也没用。”

  张若尘将真气注入沉渊古剑,激活剑中的“力“系铭纹,使沉渊古剑的重量激增,达到五千斤的级别。

  突然,张若尘腾空一跃,挥剑斩下。

  下方的那一位蛮象军士,横枪一挡,想要抵挡张若尘的全力一剑。

  “嘭!”

  沉渊古剑几乎在一瞬间就斩断蛮象军士手中的长枪,接着破开重甲,从那一位蛮象军士的头顶劈了下去。

  剑气穿过,轰然一声,张若尘双脚落到地上。

  沉渊古剑所指的方向,地上,出现一道长长的血路,就连地面都被撕开一条裂缝。

  不仅那一位蛮象军士的身体裂成两半,就连他的坐骑蛮兽都被剑气一分为二,裂成两半,倒在地上。

  一剑之威,竟然如此可怕,让在场的那些蛮象军士都震惊不已,将蛮象军的气势,压制了下去。

  “他……他竟然……如此轻松的破开蛮象军士的铠甲?”

  “他手中的剑,怎么会那么锋利,难道是传说中的十阶真武宝器?”

  ……

  就连金叶云都脸色一白,被张若尘刚才那一招霸道的剑法给震撼住。

  “难道在山谷中的时候,他故意隐藏了实力?”

  金叶云怎能不惊,即便是以她天极境后期巅峰的修为,也不可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攻击力。

  “战!”

  张若尘向阿乐看了一眼,再次冲了出去,攻向另外一位蛮象军士。

  “哗!”

  剑光一闪,那一位蛮象军士的头颅,直接飞了出去。

  所谓的重甲,在沉渊古剑的面前,就像是纸做的一般,完全没有任何防御力。

  那些蛮象军士也不愧都是一等一的武道高手,只是一个刹那,他们就反应过来,同时向张若尘攻击了过去。

  九杆长枪,几乎同时刺出。

  “血气凝兵!”

  绯红的血气,从张若尘的体内涌出,形成九柄旋转的血剑,飞了出去。

  “咻咻!”

  九剑飞出,将九位蛮象军士同时打飞出去,飞向半空。

  与此同时,阿乐抓住机会,立即冲出去,身体在半空停了九下。当他重新落到地上的时候,那九位蛮象军士的颈部都出现一个血孔,不断涌出鲜血。

  “嘭嘭!”

  那九位蛮象军士落到地上的时候,全部变成了死尸。

  张若尘的剑法是精妙大气,走的是正道,没有丝毫破绽,就像是一位少年剑圣。

  阿乐却是剑走偏锋,诡异莫测,如同一位剑道之魔。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