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御鬼者传奇> 第4109章 当众打脸
  紧接着,古杨天豪吼道:“古杨世家的子弟们,都给老子听好了,今天咱们注定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在场的这些家伙想要在我们身上讨便宜,做梦!就算是全都战死,我古杨世家也没有孬种,随我一起杀……”

  “唉,我让你自己投降,是给你留了三分脸面,可你却偏偏不识好歹,冥顽不灵啊。”

  关横说这话的时候,倏地飘身纵到了看台上,瞥了一眼面前的古杨天豪以及对方仅剩不多的爪牙,他微微冷笑:“一群土鸡瓦狗,到底还是要我亲自镇压你们。”

  “杀、杀呀!”

  说时迟,那时快,有个实在按捺不住心中恐惧的爪牙嚎叫着扑向关横,用掌中重剑狠命劈向他的面门,可关横压根就没把这小喽啰放在眼里,只是若无其事的伸手手指虚点,说道:“灭!”

  “轰!”电光火石间,对方全身起火,竟然来不及惨叫半声,就此化为灰烬。

  “啊?!”见此情景,别说那些古杨世家的爪牙吓得魂飞魄散,就是周围的客人们也吃惊不小:“这是火灵气攻击?关公子身上不是一直散发木灵气吗?怎么突然就转变了,这也太惊人了吧……”

  这其中最吃惊的,就是刚才还煽动自己手下、试图拼命的古杨天豪,要是说之前他还因为狗急跳墙,有些许负隅顽抗之心,到了现在,却彻底冒不出这种念头了。

  只因为谁都知道,像他们这种木系生灵,最害怕的就是被烈焰烧成灰烬而死,那可是酷刑之最,死前遭受的痛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喂,你们……”关横此时用冷厉目光扫视着那几十个古杨世家的爪牙,而后轻描淡写的说:“跪下,束手就擒,可以暂时保住小命!”

  “扑通、扑通、扑通……”这话甫一出口,那些惊慌失措,已经陷入绝望之中的爪牙顿时瘫软匍匐在地,哆哆嗦嗦的不敢再抬头,见此情景,万界树老立刻振臂呼喊道:“快,全部拿下!”

  “是,大长老!”说时迟,那时快,数以百计的长老会护卫从四面八方涌出,将爪牙们摁倒以后绳捆索绑,全部擒获,到现在为止,古杨天豪彻底变成了孤家寡人一个。

  “怎么,你不跪下束手就擒吗?”关横倒背着手,好整以暇来到古杨天豪近前,漫不经心道:“还是说到了此时,你这条失去一切的败犬,还想负隅顽抗?”

  “岂有此理!!”听到对方说自己是败犬,古杨天豪的脸就像是被人当面打得啪啪作响,这家伙厉声吼道:“你可以杀了我,却不能侮辱我身为古杨世家的家主之尊严!”

  “哈哈哈——”闻听此言,关横仰面大笑,而后他收住笑声摇摇头道:“像你这种戕害无辜的无耻之徒也配提起‘尊严’,渣滓,从你嘴里说出这两个字,才是将它们玷污了呢。”

  “我再说一遍,跪下!”

  “不是向我跪下,是朝着在场这些被古杨世家坑害过的客人,是朝着那些被你们这些畜生炼制成化杨珠的无辜生命跪下!!”

  关横的话霎时间犹如万钧雷霆,挟裹无尽威势向古杨天豪狠狠压了过去。

  “可恶,你休想……”这家伙死不悔改,还想硬挺着不肯下跪。

  “咯剌剌!”可就在瞬间,他那点不值钱的坚持就随着刺耳骨裂声响彻底粉碎,古杨天豪浑身双腿的骨头被压得支离破碎,扑通跪倒在拍卖会场所有的客人面前,大口呕血。

  “父、父亲!”古杨天豪的那两个狗子,古杨英、古杨杰看到自己平素自诩无所不能、充满威严的老爹跪地吐血,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关公子,做得好,对这种狼心狗肺的狠毒东西,就该这么整治!”柏长老此时咬牙切齿的叫道:“被古杨天豪这畜生害死的无辜,数以百万计,这已经不能用丧尽天良来形容了,他罪该万死!”

  “说得对,这些年来,我们狂沙古域长老会被对方蒙在鼓里,任由他们炼制化杨珠还懵然不知,与帮凶无异啊!”

  万界树老沉痛万分的说道:“当初,我怎么就没看出他们的狼子野心、禽兽不如的恶毒行径。”

  四周围的客人听到二位长老的话,也不禁陷入沉思中,他们不约而同想:“其实说到底,就连我们也有错,因为我们畏惧古杨世家的势力,才对这群家伙的恶行选择视而不见,才让对方变本加厉,最终,使自己也深受其害!”

  “唉,我们这不是自作自受吗?若不是有关公子这样的强者压制古杨天豪,说不定我们现在还是任由对方宰割的肥羊和蝼蚁呢!”

  众人现在回想起来过往的经历,才堪堪惊出一身冷汗,暗叫侥幸不已。

  此时此刻,古桑女凑到关横耳边低语:“是时候该问问那紫瞳魔牤族人与古杨世家之间的关系了。”

  “不错,你说的紫瞳魔牤族人在哪里?把它带上来。”听到关横的话,旁边的柏长老说道:“那个家伙已经被我的护卫看住了,喂,你们赶紧把俘虏抬上来。”

  此言甫一出口,立刻就有几个长老会护卫抬着被斩断四肢的黑斗篷魔牤族人走来,将其咣当扔在了大众面前。“你们、你们要杀便杀,如此折磨我,不算是好汉……”

  “闭嘴!”关横见到对方聒噪,只是轻轻吐出两个字,登时震得魔牤族人双目外突,哇的喷出一口血箭,这家伙立刻就萎顿了不少。

  木灵妖此时凑到关横身侧低语:“主人,我看那两个被抓住的家主狗子似乎认得魔牤族人,因为他俩瞧着对方的目光极不自然。”

  “是吗?那就好办了。”关横对梅长老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明了,喝令手下将战战兢兢、直打哆嗦的古杨英先拎到了他面前。

  “你就是古杨英?”

  “对对,大爷、啊不,爷爷饶命、爷爷饶命啊。”

  这古杨英看到关横以后,扑通跪倒在地,全无半分骨气,他语无伦次哀嚎道:“那些坑人害人的事,都是我爹他、他强迫我做的,其实我是好人、我是无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