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御鬼者传奇> 第3934章 激活灵阵
  冰蛟笑道:“要不然,你们的自尊会被摔得粉碎。”“先别说笑话了,都过来帮我控制五行之力。”

  猎獬低呼一声,紧接着就把自己的五行灵球倏地融入本源晶珠内,初时,这晶珠似乎不太适应突然进入体内的五行灵气,故此不断振颤嗡鸣,极不稳定。

  “动手输送灵气,直到这家伙停下来为止。”

  听到镇守俑的话,大家立刻齐刷刷出手输出灵气,本源晶珠原本对新灌注的灵气颇有抵触,不肯配合,但是数息后,此物便意识到自己单方面的抗拒在猎獬它们的强硬灌输下,根本不足为道,只好乖乖任由灵气将自己一遍又一遍洗涤起来。

  很快,这晶珠便感到五行灵气对自己的好处,它竟然持续壮大起来,体表泛起的光芒乍明乍暗,愈来愈强盛。

  见此情景,镇守俑低声道:“对了,就是这样,只要在激活五行灵阵烙印,它就能自行衍生持续不断的本源之力,维持你的生机了。”

  可人俑说完这句话以后过了半晌,本源晶珠的表面还是在闪烁不停,由此可见,它虽然已经吸收了灵气,却无法将其正常运转,那是五行灵阵还没有彻底激活的缘故。

  “怎么回事?”冰蛟说道:“大家忙活半天,就是这种结果?那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了?”

  “别急,先看看情况再说,也许延迟一会,灵阵就会被激活。”言到此处稍微顿了顿,猎獬才继续开口:“喂,虫母,你看出什么门道没有?”

  “不太清楚。”邪蛁虫母回答:“据我估计,也许是五行灵气与这本源晶珠不太契合,但这种情况很少见,或者是别的原因也说不定。”

  “对了。”虫母想了想,立刻说:“冰蛟,我不能直接泡在湖水里,用你的寒气给我制作一个‘气罩’,让我靠近观察这个晶珠,我要检查它的状况。”

  “好吧。”

  “呼!”说时迟,那时快,冰蛟倏地张嘴喷出寒气,在水中化为一个直径尺余的小小气罩,在此物欺近镇守俑身躯的刹那间,虫母陡忽冲了出来,不偏不倚钻进了气罩,而后向那个本源晶珠掠去。

  “喂,怎么样,你看出什么没有?”听到猎獬询问,虫母没好气的回答:“你急什么?再等会,我……奇怪!”

  说到最后,虫母突然低呼一声:“我好像找到哪里出现纰漏了,你们都过来瞧瞧。”

  闻听此言,伙伴们俱都围拢上前,这时,虫母才开口解释:“看到这颗晶珠表面的阵纹图案了吗?缺陷就在这里。”

  “缺陷?这不可能啊!”镇守俑失声说道:“我可以肯定自己完全是按照主人的手法刻画上去的,一点错误都没有。”

  “你理解错误了。”虫母好整以暇继续说:“我不是说你的阵纹图案有错误,而是说……这五行灵阵,不够!”

  “不够?!”旁边的猎獬稍微一咀嚼虫母话中的意思,突然明白过来:“你是说,人俑在本源晶珠上面刻画的灵阵仅有一个,是不够的,对吧?”

  “呵呵呵,还是你明白的快。”邪蛁虫母笑道:“就是这个意思,本源晶珠的形态不小,而镇守俑只是在它一个侧面刻画灵阵,显然少了,你们看,是不是还可以刻上三面?”

  “哦,我明白了,现在马上弥补一下,请大家靠后。”话音甫落,镇守俑已经上前动手了。

  “唰唰唰!嚓嚓嚓!”镇守俑的动作极快,眨眼工夫,就将其余三个灵阵刻画在本源晶珠上。

  “咯吱吱……轰!”电光火石间,晶珠上的四个灵阵齐刷刷闪耀光芒,并且向周围持续释放重重涟漪状的灵息,让整片湖中湖都笼罩在浓郁的生机之中。

  此时此刻,感受到附近灵气充盈,比以往飙升数倍,众多在岸边浅滩等候消息的八趾龙鮭顿时大喜过望,不由自主一起发出欢呼:“成功啦——成功啦——”

  “虫母,这回多亏你的目光锐利,能察觉到我刻画的灵阵有纰漏,多谢了。”

  在绽放光芒的本源晶珠附近,镇守俑一本正经的说着,虫母却满不在乎的开口:“这些都是小意思,没什么,咱们拿了龙鮭外皮,也该离开了,走吧。”

  ……

  数息后,大家都来到了浅滩岸边,龙鮭族长早就准备好大量外皮等着猎獬它们。

  “几位的大恩,我们真是永远也报答不完,实在太感谢了。”

  听了族长的话,冰蛟哈哈一笑:“对了,湖中湖从今以后不会缺少本源之力支撑,你们以后甚至可以到外面的苦澜湖畅游一番,再返回此处也行,多多和那里的水族沟通,彼此逐渐增进感情也是好事。”

  “是是,冰蛟大人的话,我们牢记在心。”

  龙鮭族长微微颌首,深以为然的说:“其实这些年,我们也有类似的打算,只是本源晶珠的状态不好,故此才搁置下来,如今好了,只要进入苦澜湖的缝隙出现,我等便可以过去游玩嬉戏。”

  “如此甚好,那我们就告辞了。”猎獬说完,又对虫母说道:“可以撕开这里通往苦澜湖的空间缝隙了。”

  “了解,咱们走。”虫母倏地向上振翅疾飞,“嗤啦!”说时迟,那时快,它已经撕开了一道丈余长的裂缝,镇守俑、猎獬和冰蛟蓦地冲向那边,瞬息间便回到了苦澜湖水域中。

  “到地方了。”冰蛟看到猎獬在旁边停滞不动,便开口问:“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要收回你释放出去那些分身?”

  “没错,我派遣大家去消灭湖里的魔气邪兽,不知道结果如何,你们稍等一下。”说罢,猎獬便微阖二目,仔细感受自己那些分身的情况,数息后,它睁眼、随即低呼一声:“聚!”

  “呼呼呼——唰唰唰——”顷刻间,无数金线从四面八方疾涌而来,纷纷没入猎獬体内。

  “咦?!”突然,它发出诧异之声,镇守俑问:“怎么回事?”

  “有三个金线分身没有回应我的呼唤。”猎獬的脸色微沉,它喃喃自语:“莫非说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