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御鬼者传奇> 第2860章 群兽斗邪蛛(第五更爆发)

御鬼者传奇 第2860章 群兽斗邪蛛(第五更爆发)

  “哗啦!”九婴的另一颗脑壳张嘴喷水,帮助封豨把火灭掉,它立刻有气无力的瘫倒在原地,而后低声骂道:“小九,你好狠呐,居然想把我烤熟了?!”

  “哼,好心没好报,别忘了,救你的也是我。”听到九婴马上要和封豨斗嘴,凿齿登时大吼:“别吵了,快看前面!”

  “咯剌剌——咯剌剌!”倏然间响动声此起彼伏,漆黑植物田中间浮现了个巨大背脊,大家瞧得清楚,那是一只躯体壮硕、浑身漆黑的巨蜘蛛,刚才那些古怪藤条,原来是它不断释放的墨黑蛛丝!

  “混账东西,你这杂碎竟然敢偷袭猪爷爷,我弄死你!”

  封豨刚才因为这家伙的蛛丝偷袭,堂堂神兽差点在小河沟里翻船,此刻怒不可遏,就想冲过去和巨蜘蛛厮杀,可九婴却说道:“这回你可不能再莽撞了,我可不想再救你。”

  “呃?!”闻听此言,正要迈步奔行的封豨倏地刹住了脚步,随即哼了一声:“有能耐你上啊,我也不和你抢了。”

  “嘁,看我的!”趁着这俩家伙开始斗嘴,御雷犴倏地晃身疾窜而上,刚才封豨吃亏的情景,他早就瞧见了,所以有所准备。

  “蛛丝内蕴藏着莫名奇妙的力量,能够吸收我们这些神兽身上的灵气,笨猪头刚才吃了亏,犴爷可没那么傻。”

  一边想着,御雷犴一边绕着植物田的边缘绕圈疾行,借助高速移动让身体不断摩擦,产生“噼里啪啦”响声,正是猛招释放的前奏。

  “呀啊啊——看招!”

  “嘭嘭嘭!”说时迟,那时快,三道电劲疾攻倏地落在那只巨蜘蛛的背部,击得火星直冒,可下一刻,就连御雷犴都傻了:“怎么无效?!”

  原来它那连环电劲击中蜘蛛以后对方除了身上冒起漆黑烟柱外,居然纹丝未动,别说是御雷犴,就连其余几只神兽都十分震惊:“这防御力也太高了吧?”

  “咔咧……咯剌剌……”顷刻间,那只巨蜘蛛的体表便产生了无数龟裂痕迹,这家伙竟在转瞬间碎了一层表皮。

  挨了御雷犴的重击可不是闹着玩的,好在它的甲壳极为坚硬,只要及时褪下一层,里面的躯体就能把伤害降到最低,并非是蜘蛛防御力惊人,而是这家伙会玩弄小花招而已。

  “唰唰唰!”脱皮以后的邪气蜘蛛趁着众神兽发愣,自己立刻倒掠撤退,要让它硬撼九个强敌,那和找死没啥区别,还是开溜吧。

  “想跑?!先弄死你再说!”群兽里反应最快的就是大风,它倏地振翅疾飞,朝着对方就追了过去,可巨蜘蛛在后撤的同时不断张嘴疾喷蛛丝,这些东西在空中陡忽盘结成网,堪堪罩向大风的身躯。

  “可恶!”大风知道碰触到这该死的蛛丝就会丧失灵气,急忙腾空躲闪。

  “唰!”蛛网没有罩住巨禽,却朝着九婴飞去,被它张嘴喷出的火焰气息燃烧殆尽,可此时一耽搁,巨蜘蛛已经挪移到十余丈外了。

  ……

  与此同时,群鬼负责清理的漆黑植物田旁边。

  “扑通!”试图喷吐蛛丝缠住巨蜂的大蜘蛛浑身无力栽倒在地,这家伙单挑群鬼的冒失举动终于招致自己身死,也算是倒霉之极。

  “唰唰唰、咔嚓咔嚓!”下个瞬间,大伥鬼挥动鬼牙之刃将其绞得粉碎,狌狌、婴白鬼和巨蜂同时喷出原火之力,将蛛尸残骸和这片漆黑之物全部化为灰烬。

  说起来,关横、九兽都没能在第一时间解决祸患,唯独群鬼遇到个最差的对手,捡到了现成便宜。

  突然间,正北方传来了关横的呼啸声,大伥鬼知道主人在召唤,于是立刻率领同伴疾飞而去。

  关横遇到的可不是什么大蜘蛛,这正北方的漆黑植物田,原本就是属于生长果实的核心部分,那些被烧尽的藤条货真价实,在遇到火劲侵袭以后,再生能力不弱。

  关横却不在乎,霎时间将原火之力变成噬灵紫炎,对方根本就无法防住,转瞬就被火浪席卷一空。

  但是关横出手以后却发现问题,这片植物下面可不是什么都没有的焦土,而是盘根错节、纵横错落的巨大根部。

  这些东西究竟会延伸到何处,他不知道,但上面却萦绕着不祥的邪魇源体气息,关横微微皱眉:“这些该死的,处理起来真麻烦,还是先找找根部的前端吧。”

  恰在此时,他感到群鬼那边已经完成了任务,于是立刻发出啸声,招呼对方过来,数息后,大伥鬼它们赶到,关横说:“巨蜂留下,等候九兽过来,其余的跟我走。”

  沿着巨大树根向前疾行百余丈,来到一处断崖近前。

  “树根,好像顺着断崖这边深渊延伸了……”摸了摸下颌,他突然感到下方传来一股劲风,朝着自己急冲而来。

  “什么玩意?!”说时迟,那时快,十余条漆黑粗藤向着关横四肢和腰间卷来。

  但是这些粗藤好像都有点“虚晃一枪”的意思,只有一条径直钻向关横衣襟这边,他心中立刻明了,对方的目标赫然是——那块赤红晶石!

  “东西到了我手里,任谁也休想抢走,不管你是谁,也没这个资格。”

  话音甫落时,关横骈指如枪,倏地点中此藤条尖端,“咯剌剌——嘣嘣嘣!”电光火石间,整根藤条被迅疾劲力摧毁,应声断折成无数碎片。

  说时迟,那时快,大伥鬼、婴白鬼双双抢上前出手,“嚓嚓嚓!”剩余十几条粗藤都被扯断,内里蕴藏的邪气也随之焚烧溃散。

  关横叫道:“肯定就在崖下,跟我追——”

  “噌!”言罢,他已经毫不犹豫的纵下断崖,狌狌们瞬息间化为几股旋风拖起关横身躯,将他顺势送了下去。

  那些断折邪气黑藤不断向崖底退缩,可是眨眼工夫就不见了踪迹,关横心中纳闷:“奇怪,跑到哪里去了?”

  “吱吱。”下一刻,婴白鬼指了指浓雾弥漫的峭壁侧面,他凝神细瞧,发现对面隐约是个洞口的模样,顿时道:“就是那里了,走吧。”

  “呼呼呼——”随着劲风陡起,鬼影挟裹关横顺势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