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御鬼者传奇> 第2449章 悠然入梦
  在场的姐妹当中,只有被惊醒的小黑对于树妖的叫声听不太懂,于是便揉着惺忪睡眼开口问:“这个家伙说的是什么?”

  “只有四个字……”卿凰低声道:“那就是化、梦、青、松!”

  “化梦青松?!”若桃随口说:“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对了,古桑女,你知道吗?”

  “呃,我也不太清楚。”古桑女有些尴尬的说:“别看我对大部分灵树灵木都很熟悉,可唯独古松这一类,非常神秘,我不甚了解,抱歉啊。”

  “呵呵,这有啥抱歉不抱歉的,自家姐妹,你也太客气了。”

  若桃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头,又继续道:“反正已经知道那家伙的名字了,这山坳就算再宽阔,咱们也有机会找到对方,卿凰,我说的对吧?”

  “不错,咱们马上开始找。”卿凰微微一笑,学着关横的样子倏地弹动手指,七鬼顿时浮现魂影围拢过来。

  她接着叫道:“随着小白往前走,它的五行灵气光芒可以照亮前路,一旦发现那个什么‘化梦青松’的踪迹,立刻出手制服它,我可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居然敢困住咱们,这就是给它自找麻烦!”

  “嗷呜呜呜——”听出女主人语气里带着几分火气,七鬼登时群情激愤,发出怒嚎,紧接着就在小白猫的引领下,向着前方奔去。

  其实刚才化梦青松击杀巨猬和树妖的时候,遗留下来些许气味,所以小白和吞鬼喵都能感觉到,它们很快就找到了那家伙停留过的地方。

  “注意,周围的浓雾太多,容易让咱们兜圈子费力气,大家不用走得太快,一切有七鬼在……呃?!”

  卿凰说到这里,突然打了个哈欠,觉得眼皮有些松弛下来,她心中暗道:“怪事,我平常没这么容易犯困,难道说连我都受到雾气影响了不成?!”

  “瞧瞧你们,怎么一个个走起路都是东摇西晃的?”此时此刻,若桃说:“我就没这种毛病,瞧……”她的话音甫落,脚下陡忽一个趔趄,自己好像也站不稳了。

  “不对劲,凭我这副尸鬼之躯,从来就没感觉到过乏累困倦,怎么会现在会如此不济?”

  若桃忍不住想要扬声大叫为自己提神醒脑,谁知道光是张了张嘴,却没力气发出声音,随后软绵绵的倒在了原地,与此同时,她还看见古桑女和卿凰也扑通躺在了自己身边。

  “喵呜?!”此时此刻,吞鬼喵和小白发现四女的状况不对劲,立刻尖叫着转回身跑到近前,试图唤醒她们。

  谁知道就在转瞬间,两股淡黄雾气倏地钻进它们的口鼻,让两个小家伙也跟着昏倒在了原地,不过与其说是昏迷,倒不如说是酣然大睡,因为它们俩的呼噜声也很响。

  ……

  不知过了多久,卿凰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转过来,她嘴里喃喃自语道:“呃,头好晕呐,难受死了。”

  突然间,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畔说道:“喂,你这么贪睡,可是会错过很多好事的。”

  “咦?”愕然抬头,卿凰低呼道:“阿横,你为何会在这里?”

  “我的老天呐,你在说什么梦话?”关横此时悠闲地靠在她的身边,随口说:“我整个晚上都在你身边,难道说,你不记得了吗?”

  “这怎么可能,我明明记得自己和若桃她们在……”挣扎着坐起身,卿凰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上,错愕间,她把要说的后半句话都忘了,嘴里呐呐道:“在、在什么地方来着?”

  “傻妹子,我看你是睡迷糊了吧?”说罢,关横一挽她的柔荑,轻轻将其揽入怀中。

  “阿横……”老实说,对这种躺在爱人怀里的温暖感觉,卿凰一点也不排斥,反而觉得非常温馨享受,所以她不想挣扎推开对方。

  关横此刻温言软语的说道:“难道一觉醒来,你已经忘了我们早就回到灵界了吗?”

  “呃,是吗?”卿凰靠在他怀里低声道:“嗯,也许是我太累了,所以产生了幻觉。”

  关横继续说:“九大神兽和岳父联手,可真厉害,他们连续忙活了七天七夜,眼看着就要把公主复活了……”

  “什么?你说芫歆姐姐要被复活了?”闻听此言,卿凰面带愕然,她低声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为何一点都没印象?”

  “你肯定是在这几天忙里忙外,劳碌过度,心神疲惫所致。”

  关横笑着,用手轻轻拨弄着她额前的刘海,又说:“今天好不容易有个休息的时间,老老实实躺在我怀里睡一觉,不就行了?最好……最好永远都不用醒。”

  “是啊,说到底我还是累了。”

  听了对方的话,卿凰的身心一下子又放松了下来,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哈欠,随即迷迷糊糊道:“那,你要一直在这里陪着我,不许带别处去,免得我醒过来的时候,看不见你。”

  “好好好,一切就如你所愿。”关横轻轻拍着已经进入梦乡的卿凰,他嘴角微翘,脸上泛起一丝诡异笑容,随即用细不可闻的声音低语道:“嘿嘿,可是你已经没什么机会再醒过来了!”

  ……

  另一边,小黑伸着懒腰,晃着脑袋醒了过来:“呃呃呃——真是一场好睡,舒服极了。”

  “咦?”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小黑看到面前是一个陌生的巨大庭院,自己正在绿荫成片的大树下坐着藤椅,她不由得挠了挠头喃喃自语:“这是个什么地方?”

  小丫头此时想要先确定自己在何处,“啪嗒。”从藤椅上跳落在地。她素来是大大咧咧,天塌下来当被子盖,故此也不怎么紧张,而是扬声嚷道:“卿凰、古桑姐姐、桃桃,你们在哪里?”

  喊了几声之后,听到无人搭言,小黑这才皱着眉头,向庭院彼端走去。

  “豹子!!通吃啦——”刚刚走到旁边一间屋舍窗前,小黑突然听见了自己最喜欢的声音,她心中狂喜不止:“难道是有人在里面掷骰子?!赶紧进去瞧瞧。”

  “吱呀——咣当!”下一刻,小黑大大咧咧推门而入,正看见几个彪形大汉围着桌案吆五喝六,玩得忘乎所以正起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