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血狱江湖> 第一百六十二章:大胆的念头(1)

血狱江湖 第一百六十二章:大胆的念头(1)

  余南血听了血祖的话,这才知道,血祖竟然要复活一个两百年前相爱女子。

  余北血好奇道:“血祖,这两百年,她也被冰封了?”

  血魔道:“她与我不同,不是冰封。当初我嘱咐她,听到我死讯就服下‘息魂露’殉情。然后将自己密封在棺中。室中再放九九八十一种草药……日后我若复活,定会让她再活过来。她都照我所说做了。所以,我必须不惜一代让她活过来。”

  说到这时,血魔眼中红光也更加灼烈了。

  血魔继续道:“而且,她身上有‘九死神功’,将她复活,我还可以得到‘九死神功’。明白了吧!”

  余北血现在彻底明白了。

  原来血祖不光要复活当年挚爱,还可得到“九死神功”。余南血现在完全明白血祖为何不惜与当朝宰相为敌,也要得到北宫无羊了。

  余北血道:“南血不知情,请血祖恕罪。既然如此,南血就是拼了这老命,也助血祖得到北宫无羊。”

  血魔将郁结心中的事说出,感觉也舒畅了许多。

  毕竟他是人。

  人是需要倾诉发泄的动物。

  血魔道:“陆相爷是个厉害角色,经过这次较量,他更会谨慎了。还有这次谈判,没想到林屹也易容去了。这说明林屹和陆相联手了。南境王和相爷联手,真是强强联手。不好对付。想要破局,得想办法除掉一个。”

  余南血道:“这个林屹,处处与我们作对,坏我们的事。当务之急,得想办法除掉他。”

  血魔当然明白林屹是挡在他大业路上最大障碍。血魔目光收缩道:“林屹,你不死,我不安。这次,我得让你死!”

  余北血见血祖如此说,知道血祖已有打算了。

  ……

  林屹去京城西北方向取了一物,子夜时份才回到城中住地。这是位于城南的一处大宅院。这处宅院是东门家产业。现在是林屹他们落脚地方。

  院中有东门家的人巡视。

  回到住处,其余人都不在,只有秦多多在。

  原来所有人都去找能观天象的异人,反正秦多多也不想跑腿,所以她就留守。

  秦多多知道林屹回来,就穿了贴身薄衣进了林屹房间。

  一进房间,秦多多先给林屹飞了个媚眼。

  她丰满胸乳也在薄衣下若隐若现。

  然后她故作妩媚状道:“二哥,我好看吗?我迷人吗?”

  林屹道:“多多,我这会心烦意乱,你别添乱。你回屋睡觉去。再说,你从十四岁就开始勾引我,我不为所动,你也应该死心了。”

  秦多多道:“谁勾引你了!我只是问你我迷人吗?”

  林屹为了让她快走,便道:“天下最迷人的就是你。除了我,是男人都会拜倒在你石榴裙下。”

  秦多多听了心满意足。

  她眼中媚色也似更浓了。

  她一副陶醉模样道:“二哥啊,你说如果皇上见了我,会不会被我迷住?然后使尽各种手段将我弄进宫中,封我做个妃子。然后呢,凭我手段,用不了几年,我就是皇后,嘻嘻。我得道,你们也能跟着升天……”

  林屹正喝着水,听了秦多多这话,差点将口中水吐出来。

  林屹看着秦多多道:“二妹,你想什么呢?二哥可告诉你,人得知足,野心太大迟早会害了你。”

  秦多多“嘻嘻”笑道:“我是妖精,只有我害人的份。好了,我不打搅你了。不过你可答应过我,找个机会让我见一国之君的。”

  说罢,秦多多纤腰一扭出房而去。

  秦多多出去未关门,林屹手朝门挥了一下,一股罡气而出,将门关上。

  林屹自语道:“这丫头如果入后宫,真还如鱼得水。后宫那些嫔妃哪能斗的过她……”

  然后林屹从怀中取出一物。

  是一块泥土。

  然后林屹将泥土掰开……

  ……

  翌日,林屹去了相府。

  管事将林屹引到客厅退出。

  一会儿,陆相爷进了客厅。

  林屹看出陆相爷精神状态差。

  林屹也能理解陆相爷悲伤心境。毕竟昨日折了陆威。而且陆霸也死了。这对陆相爷可是沉重打击。

  尤其陆霸死了,林屹心里也伤感。

  当初他被押解进京,如果不是陆霸关照,他早就被凤连城的手下害了。

  林屹起身道:“相爷,昨日失利,陆威兄遇难,陆霸也被他们害死。还请相节哀顺变。”

  陆相坐下来,他指了指旁边椅子,示意林屹也坐下。

  “明先生已将昨日事都详细禀报我了。血魔果然不一般。如果不是事先布下炸阵,恐怕你们也回不来了。至于陆威和陆霸……”说到这里,陆相停顿了一下,平静了一下自己情绪,他又道:“我无子嗣。他们是我侄子,就如同我子……杀子之仇,我要报。我不会让他们白死的!”

  林屹毫不怀疑陆相爷报仇的决心,他道:“相爷,下一步有何打算?”

  陆相看着林屹缓声道:“我们正式合作。你与东西二门的人在明,我在暗相助。明暗呼应,和血魔斗到底!”

  陆相爷提出正式结盟合作,林屹求之不得。

  这样,许多事就更容易办了。

  林屹道:“承蒙相爷看得起与我们联手。我定当全力助相爷!”

  陆相爷道:“我现在担心血魔这次失利,然后利用铁面神君做文章,皇上知道铁面神君活着,我就是欺君之罪。就算死罪可免,也会贬为庶民。那样,对于血魔,还有我的政敌,我可就成了砧板鱼肉了。”

  陆相所担忧的,林屹也想过了。

  林屹道:“相爷,如果血魔利用铁面神君做文章,我已有应对之计。”

  陆相道:“哦?说来听听。”

  林屹道:“相爷就说铁面神君太狡诈,当初弄了个替身迷惑人,陆霸上当受骗了。而相爷从不关心江湖事,更不涉足江湖,所以对江湖人用的那些伎俩不熟悉,所以只听信陆霸之言,未及时明察。陆霸已死,可将一切都推在陆霸身上。相爷的人也可进言替相爷开脱。我也会在皇上面前替相爷说话。相爷便可度过这难关。还有,如果血魔真用铁面神君作文章,我们就趁机反戈一击,就说天下人都知铁面神杀人如麻罪大恶极,血魔却收铁魔为己用,其心可诛!”

  “好!”陆相听了林屹所言站起道:“只要皇上不为难我。以他们的能耐,动不了我这一朝之相。然后我们一明一暗,不惜一切代价让皇上不要相信血魔是神。血魔渗透朝廷计划就会落空。”

  林屹道:“对。落空后,血魔只能回江湖召开群魔大会。他被拉下神坛,充其量就是一个魔首。我们就与血魔一族在江湖中真刀真枪的干一场!江湖事,还得在江湖中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