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夏王侯>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渭城有雨

大夏王侯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渭城有雨

  万剑山,满目疮痍,万座剑峰尽毁,十数万载的基业,一朝烟消云散。

  为还世间最后一分公道,太易峰主姜太白借天地之剑,力诛太玄老祖。

  一战惊世,堪比上古神魔的太玄老祖化道,结束罪恶的一生。

  姜太白离去,卸下太易峰峰主之位,从此,与万剑山再无任何瓜葛。

  太玄峰一战之后,姜太白三个字传遍整个神界南疆,一位能诛杀神魔的绝世强者,纵然在神界也屈指可数。

  欣赏完这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宁辰也离开了万剑山,得识可借天地之剑的姜太白,此行不虚。

  而飞羽最终还是留在了太玄峰,原因为何,或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宁辰没有多说什么,每个人的路,都由自己选择,不论错与对,外人无权过问。

  离开万剑锋后,宁辰继续北行而去,寻求证得皇道的契机。

  修炼一途,掌控一道天地法则,便能踏入第四境,而欲证皇道,必须化出自己的小世界。

  宁辰三身皆修剑道,早已能够开辟属于自己的小世界,然而,人间千年,三身却始终没有机会完整齐聚,失去了最好的证道之机。

  皇道之路,不得完满,又怎能得到大道的承认。

  或有一法,彻底放弃魔身,地魂回归本体,以春秋鼎盛的本体与凤身,打破皇道桎梏,则有九成以上的希望能破入皇道至尊境。

  不过,如此选择,今后知命再无魔身。

  宁辰没有做此选择,因为,他不会舍弃魔身,就如同在凤身和本体最虚弱的时候,魔身亦不曾吞噬双身,以魔证道。

  剑道无止境,人身却有缺,皇道之前,宁辰得法而不能入,心中多少有些无奈。

  数十万里外,一座古城坐落,古城,名渭,城中百姓安居乐业,少有争斗,传言,渭城古时有强大的神魔化道,所以,来此的修行者,修为全都要受到压制。

  宁辰慕名而来,一路上,听过许多传说,渭城有着许多悟道者,同他一样,受困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证道。

  更有传言,渭城因为曾有强大的神魔化道,法则力量极为强大,若是有缘者,得神魔传承,未来不可限量。

  只是,传说永远尽是传说,千百年来,前往渭城悟道者数不胜数,却还没有听过说一人得到了神魔的传承。

  宁辰进了城,先四处寻找落脚之地。

  然而,走了小半个城,却是没有一家客栈,似乎城中之人都不做生意,至少不做与人落脚的生意。

  城中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天色微黯,宁辰走在街道上,一身素衣打湿,稍微有些狼狈。

  走进渭城,纵然武道大能一身修为也将被极大的压制,虽不至于变成普通人,却也相差不多。

  神奇的古城,古色生香,宛如一幅墨画,让人不忍打破其宁静。

  走了许久,宁辰觉得有些疲惫,站在一间旧房的屋檐下暂时躲雨。

  就在这时,屋门吱呀一声打开,走出一位青衣的年轻人。

  “进来躲躲雨吧。”

  青衣年轻人神态平和道。

  宁辰闻言,回身看着屋门前的青衣年轻人,先是一怔,旋即轻轻点头。

  “多谢。”

  宁辰迈步进屋,屋中,仅有一盏油灯,照亮昏暗的屋子。

  “随意坐吧,我给你倒杯茶,暖暖身子。”

  青衣年轻人笑着说了一句,旋即走到一旁火炉前,倒下一杯茶。

  宁辰走到桌前坐下,看着屋子古老而简单的摆设,心中莫名放松下来。

  “来,喝杯茶驱驱寒气,你刚才淋了雨,容易生病。”青衣年轻人轻声道。

  “谢谢。”

  宁辰接过热茶,喝了一口,热气入腹,旋即走遍全身,顿感身上的疲惫少了许多。

  “好茶。”

  宁辰由衷的赞叹了一句,这样的好茶,多少年没有喝过了。

  “懂茶?”青衣年轻人微笑道。

  “略懂一些。”宁辰应道。

  “这茶,我研究了一千年。”青衣年轻人轻声道。

  宁辰闻言,看着手中的茶,道,“茶道?”

  “嗯。”青衣年轻人点头道。

  “茶也能入道?”宁辰诧异道。

  “为何不能?”青衣年轻人反问道。

  宁辰微微一怔,也对,大道三千,为何茶道便不能入道。

  “我观阁下,一身风霜,修的应该是杀人之道的一种吧。”青衣年轻人微笑道。

  “剑道。”宁辰如实道。

  “剑道吗?”

  青衣年轻人听过,呢喃了一声,道,“前些日子,万剑山方向,那天地万剑诛神灭魔的威势,的确令人赞叹,阁下若有幸一观,或许能有不少的收获。”

  “当时我便在万剑山。”宁辰应道。

  “那还真是幸运。”

  青衣年轻人感慨道,“修行路上,能有志同道合者,是件幸事。”

  “你的道,还未圆满吗?”宁辰问道。

  “不知。”

  青衣年轻人摇头道,“千年没有出城,几乎都快忘了自己还是一个修行者。”

  “为何不出去印证?”

  宁辰不解道,古城的天地法则被极大的压制,一日不出城,便一日不能印证己道,此人竟是千年没有出过城,着实匪夷所思。

  “证不证道,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

  青衣年轻人微笑道,“我已习惯这里的安宁,出去后,或许会不习惯吧。”

  宁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许久,抬头看着眼前人,开口道,“这里的人都是前来悟道的吗?”

  “有一些吧。”

  青衣年轻人回答道,“隔壁的铁匠,曾经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对面的教书先生,好像曾经是一个神朝的国师,还有一些人,身份不知,也不知道在这城中住了多久,不过,城中大部分人还是普通人。”

  “当真是一片神奇的地方。”

  宁辰感慨道,纵然这里的天地法则压制武者的修为,但是,如此神奇之地,却真的没有什么争斗,当真让人匪夷所思。

  青衣年轻人似是看出前者心中疑问,轻声道,“因为大家心中,终究还是希望和平。”

  宁辰眸中一震,心中轻叹,或许是吧。

  人心本善,这个世间需要世外桃源的存在,渭城,寄托着人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

  “阁下的道,也出现问题了吗?”青衣年轻人开口问道。

  “嗯。”

  宁辰点头,道,“死路,走不通了。”

  “我只会煮茶,杀戮之事,不太懂,隔壁的铁匠或许能帮你,对面的教书先生知识渊博,或许也能给你一点建议。”青衣年轻人说道。

  宁辰侧目,看着窗外的灯火,开口道,“今天有些晚了,明天吧,不知这里何处能找到落脚之地?”

  “长住还是只住几日?”青衣年轻人问道。

  宁辰想了想,道,“也许会住上一年半载吧。”

  “隔壁的隔壁,有一间空房子,是一个老酒鬼留下的,你可以去暂住。”青衣年轻人道。

  “房子的主人呢?”宁辰问道。

  “寿元尽了,前年死了。”青衣年轻人应道。

  “抱歉。”宁辰面露歉意道。

  “没事。”

  青衣年轻人摇动,微笑道,“那老酒鬼早就活够了,用他的话说,时间久了,什么都会腻,活着也一样。”

  “奇人。”宁辰道。

  这个世间,为了长生而不择手段的人数不胜数,真正能看开生死者,又有几人。

  几句寒暄后,宁辰起身,道,“时间不早,我也不打扰了,先过去了。”

  “嗯。”

  青衣年轻人颔首,道,“出门左拐,走百十来步便到,门没有锁,里面东西也都还算齐全,你进去稍微收拾一下即可。”

  “多谢。”

  宁辰再度道谢,旋即迈步朝着屋外走去。

  外面,淅淅沥沥的寒雨已经渐渐变小,宁辰出了门,左转朝前走去。

  百步外,一座不大的木屋前,宁辰停步,推开屋门,走入其中。

  屋中,还算干净,可见平日会有人前来清扫,宁辰拿出火折点燃了油灯,观察木屋全貌。

  木屋中,布局很简单,一张不大的床、木桌、还有一个很久没有生火的炉子。

  炉子旁,木炭还有一些,宁辰想了想,没有再生火。

  夜色降临,天气微寒,房门敲响,宁辰一怔,旋即上前开门。

  门外,一位容颜娇媚的女子俏生生地站在寒雨中,脸色冻得有些苍白,看起来楚楚可怜。

  “能进去避避雨吗?”女子开口,轻声道。

  宁辰哑然失笑,道,“进来吧。”

  女子进屋,看着家徒四壁的景象,微微愣了愣神。

  “其实,我也是刚刚才来,屋子的主人已经去世,我来也是为了借宿。”宁辰解释道。

  “小女子云曼睩,公子怎么称呼。”女子轻声道。

  “宁辰。”

  “宁公子。”

  云曼睩轻声道,“天有些寒,可以生火吗?”

  宁辰看向不远处的炉子,道,“方才倒是想过,只是人一懒,便想着明日再做,让云姑娘见笑了。”

  说完,宁辰走到炉子前,捡起一些干柴开始生火。

  “对了,姑娘的名字,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

  炉子前,宁辰一边生火,一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女子,开口道。

  “公子是说我的名字吗?”

  云曼睩闻言,轻轻一笑,道,“北境水云女帝座下,有一位天女,倒也叫云曼睩,巧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