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世独尊>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正 争夺圣药

一世独尊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正 争夺圣药

  轰隆隆!

  那片区域斗得相当厉害,地上还躺着十多具尸体,小神丹境的尊者早已退避三舍。

  还敢争夺圣药的全是大神丹尊者,这些大神丹要么是荒古域的亡命邪修,要么是超级宗派的长老,底蕴都极为深厚。

  吼!

  林云不想太过麻烦,心念微动,一道龙吟陡然在此地响起,他身上暴起璀璨金光。

  身上的紫金龙纹尽数游动起来,一股股恐怖的龙威,笼罩这方天地。

  正在相斗的十多名大神丹尊者,脸色纷纷大变,各自都感受到了磅礴压力。

  “葬花公子!”

  他们目光,眼中瞳孔皆是猛的一缩。

  如今林云的声名,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玲珑塔外他与秦苍的交手,也是有目共睹。

  面对秦苍那等逆天般的强敌,他都能撑过好几招,给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林云,你好歹也是剑客,应该知道什么是先来后到吧?”

  “这株圣药是我们发现的!”

  “赶紧速度离开,否则我等通知玄天宗,告知你的行踪,你也是死路一条。”

  他们纷纷开口,各自间都停了手,目光对视间,在犹豫着要不要联手赶走林云。

  当然,对方若是能够识趣,自己主动退走肯定是最好的。

  可不待几人说完,林云身上的气势,再度轰然暴涨。

  苍龙之握!

  他没有废话,直接一掌拍了出去。

  咔咔咔!

  虚空顿时颤栗起来,三千道紫金龙纹同时涌向掌心,顿时间,风雷怒吼,龙爪横空。

  这一掌还未落下,刚刚还在叫嚣的众多大神丹尊者,脸色立刻就变了。

  嗖嗖嗖!

  一个个纷纷祭出杀招,朝着龙爪外突围。

  嘭!

  可这一掌落下的太快,十三个大神丹尊者,一个都没能跑掉。

  噗呲!

  每个人嘴角吐出口鲜血,脸色苍白,神色皆有些惊恐的看向林云,怒不可揭。

  “林云,你太狂了!”

  他们受伤很重,可极度不甘。

  火气还是很大啊,那就在灭灭火吧,林云催动紫鸢剑诀,身后一朵朵紫色花瓣如,萦绕着圣辉徐徐升起。

  十指连心,神剑有灵!

  林云心中一声轻喝,双手捏印,弹指神剑祭了出去。

  哗!

  顷刻间,紫光刺目,数百道剑影,从林云身后如倾盆大雨,遮天蔽日般灌了出去。

  锵锵锵!

  金石碎裂声响起,十多人被剑光不断击退,落地后身上遍体鳞伤,鲜血横流。

  “剑来。”

  还没完,林云左手一招,剑匣中的千雷剑弹了出来。

  噗呲!

  剑光闪烁,千雷出鞘,神纹绽放间,一名伤势较重的大神丹尊者,被这一剑当场斩成两半。

  哗!

  犹如风驰电掣,狂风倒灌,这一剑又惊鸿般收了回去。

  四方寂静,无人出声。

  一道道目光看向林云,又惊又怕,眼眸深处都压抑着浓浓的怒火,显得十分憋屈。

  “圣药归我,没意见吧?”

  林云伫立虚空,身上金光绽放,看向下方众人,锋芒睥睨。

  好气!

  一群人敢怒不敢言,显然终究还是认命了。

  “很好。”

  林云左手握着剑,一闪,背后的金乌羽翼收进体内,从天空上落了下来。

  终究是十多名大神丹尊者,能以雷霆手段震慑住,对林云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了。

  若不然真要大战,免不了打的天翻地覆,说不定还得受伤。

  “林云!你这小王八蛋,就只会欺软怕硬,有种就去找玄天宗的麻烦!”一名煞气十足的邪修,十分不岔的说道。

  林云抬头看去,这人眼中闪过抹异色,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你看什么,圣药老子都不争了,你还要杀人?”开口说话的灰衣老者,慌慌张张的说道。

  “废物。”

  林云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林云,你欺人太甚!”

  灰衣老者顿时脸色通红,他一百来岁了,被林云这般羞辱,顿时就来了火气。

  “呵呵。”

  林云冷哼道:“欺软怕硬?十三名大神丹联手,你欺一个我看看?

  别把自己整的跟白莲花似的,地上小神丹尊者,怎么死的,你这老东西心里没点数?

  莫不成,你弱你有理,你比我弱,我就该把圣药送给你?

  想什么呢?赶紧滚!”

  灰衣老者被一连串的问候,直接骂懵了,他就打打嘴炮罢了,没想到被骂的这么惨。

  顿时面红耳赤,完全说不出话来。

  一群人被逼无奈退走后,心有不甘,骂骂咧咧的走了。

  “这小王八蛋真嚣张,这宝山是没法待了,可惜了,能诞生圣药的宝山可真不多。”

  “太凶了,我等他碰到秦苍,看他还能不能嚣张。”

  “也就欺负欺负我们老实人,真有本事,找秦苍去啊!”

  “他敢吗?秦苍,一只手就锤死这孙子!”

  他们声音很小,可以林云的实力,怎能听不到。

  不过林云也不在乎,他和秦苍早晚有一战,早晚会让这群嘴强王者无话可说。

  “林云,你咋这么没脾气,要是本帝,直接一口生吞了这些人!打不过还嘴硬,找死。”小冰凤站在听雪刀上,飘了过来,十分鄙夷的看了林云眼。

  “你吃人?”

  林云惊讶的道。

  小冰凤冷哼的道:“当然。太古时代,人吃神兽,神兽吃人,太正常不过了。本帝真身还真的时候,每天吃一百个,不,每天吃一万个像你这样细皮嫩肉的渣男,所以你别凶本帝,本帝把你烤熟了,直接生吃了。”

  哈哈哈!

  林云被她逗笑了,烤熟了生吃,这有点厉害,有点厉害。

  “怎么,你不信?”

  小冰凤急道。

  “信,你吃一个我看看呗。”

  林云指了指地上的小神丹尸体,小冰凤脸色立刻就变了,她就吹吹牛,这家伙非要和她较真。

  “你很无聊诶!”

  小冰凤气鼓鼓的道。

  林云不在搭理她,朝前方圣药迈去,几百米的距离一步就跨了过去。

  那是一枚赤红色的朱果,沾染着神圣的气息,至少有五千年的药龄。药香弥漫,隐隐约约间,可以见到一只朱雀的轮廓,极为神异。

  嘶!

  林云张口一吸,药香汇聚灌入其口中,顿时神清气爽,体内血气燃烧着火焰般沸腾了起来。

  “好舒服。”

  林云由衷的叹了声,将眼前千年朱果收入囊中,圣药到手一枚。

  还不够,他底蕴太深,想要在短时间内冲击神丹,一株圣药远远不够。

  “这座宝山风水不错,应该还会有其他圣药。”小冰凤打量一眼此山,笃定无比的道。

  顿了顿,又道:“不过圣药得分本帝一半。”

  “想啥呢。”

  林云拍了她脑袋一下,这丫头,还想分一半,做梦。

  刚才不帮忙也就罢了,还总是打击他被秦苍锤死,圣药就别想了,千年灵药啥的可以考虑下。

  “好痛,你又凶本帝。”

  小冰凤捂着脑袋,眼泪汪汪,委屈的说道。

  ……

  与此同时。

  在另外一座宝山中,秦苍正领着玄天宗弟子和长老寻宝,前方有几名大神丹尊者正在围剿一头凶兽。

  那是一条水桶粗的黑蛇,蛇皮如金属般坚硬,魔纹遍布,战斗力极为凶悍。

  它能口吐魔焰,魔焰所过之处,虚空都好像被烧穿了。一名大神丹尊者的星相画卷,都差点被点燃,直接燃烧殆尽。

  吼!

  黑色魔蛇发出怒吼,山川震荡起来,玄天宗好些弟子脸色立刻苍白了起来。

  几名大神丹尊者很吃力,他们各自打出一道道杀招,可大蛇身上魔纹闪动,完全就是挠痒痒一般。

  秦苍独自一人站着,神色冷傲,面无表情。

  雷绝和玄影不在身边,这地方太大,他二人在其他地方单独活动。

  噗!

  四名大神丹尊者,吐出口鲜血,被这凶兽直接震退了回去。

  轰隆隆!

  大蛇顿时竖起身躯,居高临下,一口魔焰喷吐了出来,撕破了几名大神丹尊者的威压,肆无忌惮的倾泻|出来。

  “废物!”

  秦苍厌恶的看了眼这些大神丹执事,低声骂了句。

  眼看这魔焰落下,就要波及玄天宗的弟子,秦苍出手了。

  嘭!

  他脚掌在虚空轻轻一点,顿时有惊天巨响暴起,虚空仿佛炸裂开,出现一道道金色纹路。

  “起!”

  秦苍闪电般落地,而后双手一抬,带着将前方来不及闪开的弟子落在空中。

  轰!

  几人原来所在的地方,立刻腾起可怕的魔光,火焰滔天。

  “没事吧。”

  看向几名弟子,秦苍语气缓和了些,面无表情的道。

  “谢谢师兄。”

  几人逃过一劫,赶紧道谢。

  “都回来吧!”

  秦苍出言,制止住还要出手降服黑蛇的尊者,他身上金光,整个人化作一道刺眼夺目的金色鸿光。

  瞬息间,他贯穿虚空,像是真龙横移,抬手猛的一抓。

  噗呲!

  虚空中那条黑色的脖子上,被一道金色龙爪死死掐住。

  秦苍伫立虚空,隔空抓住黑蛇的脖子,其眼中闪过抹寒芒,而后猛的一捏。

  啪!

  整个黑蛇的大脑直接就被捏爆了,鲜血飞溅,几名大神丹尊者看的震惊不已,眼眸深处都是忌惮之色。

  太强了!

  秦苍的实力,已深不可测,连他们都无法看清。

  “这是黑水王蛇,血脉还算纯正,大家分着吃了,就地炼化。”秦苍负手而立,随意说道。

  玄天宗弟子顿时欢天喜地,一道道目光看向秦苍,眼中都是崇拜的神色。

  “师兄,前面果然有一株圣药!”

  有弟子趁黑蛇死后上前打探,兴奋无比的说道。

  “收好,上交宗门,日后你们谁先成为真传弟子,可以向宗门提出申请。”

  秦苍神色平静,一点都不意外,对圣药也显得很淡然。

  到了他这个境界,修为已不太重要,甚至底蕴也不太重要了。该炼化的圣药,他早就半步神丹境炼化了,眼下他需要更深层次的积累,才能快速冲击神丹榜。

  他要创造一个神话,以小神丹的境界杀进神丹榜,而后一路横扫,成为神丹榜第一。

  他最佩服的人就是剑惊天,对方当年是三榜第一,他也要重走一趟。

  三榜第一,有我无敌!

  这等神话不能让剑宗独享,玄天宗也该有人可以做到。

  不过眼下,秦苍有些烦躁,他一眼扫去,这一百零八山,每一山都辽阔无比。

  想要全部寻完,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找到大圣之源。

  和大圣之源比起来,这些五千年的圣药,实在算不得什么。

  最关键的是,这地方没法久待,他很早就察觉到了,本源生机在缓缓流逝。

  其目光闪烁,沉吟片刻后,心中有了决断。

  “传我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