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踏天争仙>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陷阱圈套

踏天争仙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陷阱圈套

  “黄蛟门的陶林?啧啧,你竟然已经踏足合道境界?真是叫我始料未及。”

  远处一个身材单薄,有着公鸭嗓子的男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鸭公,你始料未及的事情还有很多呢!”陶林毫不客气的迎击对方。

  对面对于鸭公这个不雅的名号明显不爽,但脸上依旧乐呵呵的道:“后生可畏啊!这真是一朝成神就可藐视天下了,不过是转眼间,当初对我卑躬屈膝的小子就已经敢用平起平坐的口气和我对话了!啧啧!”鸭公一边说一边摇头。

  “不知道血神座的四位前辈要去哪里?”燕清糯糯的话语打破僵局。

  显然对面的四个修士对于燕清都有着不可言状的好感,其中一个看上去相当年轻的修士回答道:“燕清姑娘,你们去那里我们就去那里,说起来咱们刚好顺路呢!”

  这年轻修士有着一张相当英俊的面容,一袭锦袍白玉腰带,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土星,看上去称得上是风度翩翩。偏偏开口之后破了这一身装扮,言语低级略显下流了些。

  “嘿嘿,白玉公子,你若对我们家燕清有半点非分之想,小心我捏爆了你的蛋!”鸿海粗豪霸气的冷声言道。

  显然那位白玉公子对于鸿海还是有些畏惧的,讪讪一笑,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脸颊道:“燕清姑娘乃是在下心中的女神,绝不敢有一点冒犯之意。”

  随后白玉公子目光望向方荡,眼中露出一丝疑惑,诧异的道:“这位是黄蛟门中的那位?我怎么从未见过?”

  在白玉公子眼中,能够在鸿海还有燕清面前平起平坐,甚至跟他们一起吃吃喝喝的家伙,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即便修为不高,背后肯定也有着非常强大的背景,否则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怎么敢在合道尊者身旁这么悠闲自在?

  尤其是看到此时方荡那一脸随意的神态,就越发叫白玉公子觉得这个家伙不寻常。

  方荡拎着一只兽腿,吃的嘴角上全都是油脂,再加上张狂的那张不太好看的面容,和那垃圾一般的筑基修为,还真就给人一种真人不露相牛B哄哄的感觉!

  陶林看了一眼方荡随即笑道:“他是谁你们恐怕没有必要……”

  陶林正说这话,方荡此时却开口了:“我叫张狂,张扬的张,狂傲的狂,你最好找一张纸,将我的名字写在上面,牢牢记住,这样下次你遇到我的时候,会知道自己应该乖巧一点。”

  方荡的话语说出来,空气都是一静,对面的四个合道成神的尊者一时间都愣住了。

  眼前的情况对比实在是太强烈了,一个区区的筑基修士竟然敢跟他们这些合道成神的尊者说出这么狂妄的话语来,就算是一个疯子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小崽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不管张狂的背景有多么强大,都只是一个筑基修士,敢这么和他们说话,是他们的耳朵出了问题还是这个世界要变天了,要不然就是他们还在

  梦中没有睡醒?

  作为一个合道成神的尊者,时间越久,他们享受的诸多修士的恭敬就越多越自然,最终变得习以为常。

  在他们过去的人生经验之中,一个筑基修士见到他们,表现得诚惶诚恐才是最正常的,有些甚至连看他们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而现在这个叫做张狂的筑基修士的表现,直接突破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方荡的言语不光惊呆了对面的几个血神座的尊者,即便是陶林还有鸿海还有燕清三个人也是一脸诧异,有着恍惚不敢相信的意思。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呆在原地,只有方荡依旧在咀嚼着嘴中的兽肉,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听起来仿若雷霆一般。

  “小崽子我不管你身后是谁,你都死定了!”白玉公子一张笑眯眯的面容此时变得阴冷无比,一双眼睛之中的杀机止不住的流溢出来。

  身为一个合道成神的尊者,首重修心,心中的念头若是不能通达的话,那就无望成就铭碑境界,这也是陶林成就了合道境界后,就立即要去解开心结的原因所在。

  现在方荡在他心中埋下了一个阴影,不解决方荡他就终生无望铸碑,这对于白玉公子来说,问题就实在是太严重了。 

  方荡却呵呵一笑道:“光说不练,有本事你现在就来杀我!”

  白玉公子双目瞳孔骤然一缩,随即就要上前,却被一旁一个老妪伸手拦住,这个老妪应该是这一群人中的主事者,一头银丝,满脸皱纹,略微发福,手中柱着一根拐杖,看上去慈眉善目的,一脸笑呵呵的神情。

  这老妪呵呵一笑道:“小家伙你的名字还真就没有起错,张狂,老婆子我也记下来了,希望不久之后我们还会见面!”

  说完老妪一行四人掉头离开,白玉公子的目光始终死死地定在方荡身上,恨不得将方荡生吃活嚼!

  眼见那四个尊者消失在远处。

  陶林这才皱眉道:“张狂,我劝你不高搞小动作,你以为吸引他们来动手杀你,我就会保护你?然后你趁此机会他逃之夭夭?我明确告诉你,我不会保护你,他们若想要杀死你的话,我会乐见其成!”

  显然陶林以为方荡的举动是为了吸引那几个血神座的尊者,从而叫他们和血神座的尊者发生冲突,从而给自己制造逃跑的机会。

  在陶林眼中张狂的这种举动实在是太逊了。

  方荡不理会陶林的误解,只是一笑,继续啃着手中的兽肉。

  不过陶林有这样的误会,是因为陶林实在是太了解张狂,但在燕清还有鸿海的眼中,显然还有别的疑问,但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至少在他们眼中,这个叫做张狂的家伙的所作所为并不完全是想要投机取巧,尤其是那种从骨子里面暴漏出来的自信。

  “血神座的尊者现在也跑来凑热闹,说不定一会还会碰到其他门派的弟子!”陶林不再理会方荡,皱着眉头说道。

  鸿海微微点头道:“看来不仅仅只有我们得到了那件九头镇力量大减的消息。”

  燕清沉思道:“咱们的消息来源是你父亲带回来的,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这帮家伙的消息来源又是哪里?”

  陶林眉头皱得死死的,微微摇了摇头,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想不明白的话题。

  二十多年前,陶林的父亲重伤回到黄蛟门,说了两件事,一件事是张狂的父亲爷爷出卖了他们,第二件事,就是九头镇那件法宝竟然在自己修炼,妄图突破法宝的命运,,在二十年后的今天是九头镇最虚弱的时候,也是九头镇突破境界化为神器的一刻,把握住这个机会,就能将一件神器收入囊中!这件事在黄蛟门中乃是绝顶机密,为了保密,甚至门中没有出动任何一位长老,只是派了刚好合道成神的陶林前去,顺便还能帮助陶林解开心结。

  至于带着张狂,这种事情根本不算事情,在黄蛟门中完全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和去踏青随手带了一个鸡腿差不多。

  对于一个门派来说,一件神器的价值极大,好一点的神器就是镇派之宝,一个门派拥有几件神器直接就是衡量这个门派强大与否的重要标准。

  所以往年来一有神器面世,往往就会带来一阵腥风血雨,为此身死道消的修士数不胜数。

  即便是方荡这个局外人此时都隐隐感觉到这里面似乎有阴谋的味道。

  燕清还有鸿海此时已经无心再去吃这烤得外皮焦脆的兽肉了。

  两人长身而起,“事不宜迟,咱们马上赶到九头妖洞去!”

  一行四人随即驾风而起,直奔九头妖洞。

  当一行四人来到九头妖洞的时候,三个人全都傻了,因为在这九头妖洞外面,竟然已经有了六个门派的尊者,他们三三两两汇聚在一起,对于新来的陶林一行报以非常不友好的目光。

  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他们潜在的竞争对手,毕竟九头镇这件法宝只有一件。

  陶林找了一个地方落脚,随后看向鸿海还有燕清。

  两者眉头紧皱,都有凝重之意。

  现在的情况完全出乎他们意料之外,鸿海目光在几个门派之中游走,这些门派之间彼此都充满了敌意,互相防备着。

  鸿海忽然开口道:“诸位想来都是奔着那件九头镇来的,我想问一句,诸位都是怎么得知九头镇的消息的,我觉得咱们若是不解决这个问题,贸然进入九头妖洞中被人给算计了还不知道,”

  鸿海所言,正是这些门派的尊者们一个个感到莫名其妙的事情。

  当即,就有一位尊者道:“你们这帮虚伪的家伙,一个个藏着掖着,罢了还是我先说,二十年前,我凝冰门的一位弟子身受重伤,这是他带回来的消息!”

  这一下,陶林还有鸿海、燕清齐齐呆住,不光是他们三个,在场的诸多尊者们齐齐呆若木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