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踏天争仙> 第五百五十七章 诸派大比

踏天争仙 第五百五十七章 诸派大比

  风云斋内此时除了长老柳市外已经又多了五名丹士,这五名丹士虽然在天赋上比不上被方荡醉杀的五人,但在杀伐手段上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别说,他们此时都憋着一肚子闷火,准备在诸派大比上一展身手。⊥,

  在他们收拾停当,准备出门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叫骂之声。

  “风云斋的龟孙子们,赶紧滚出来,你们将我化土门的弟子藏到哪里去了?”

  柳市闻言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嘴角都气歪了。

  “这帮狗日的化土门野贼,估计是觉得正面对战我们风云斋胜算太小,竟然无中生有,跑来惹是生非,以这个接口来避战,实在可耻!”

  风云斋几位丹士也是面目一冷,纷纷跟随柳市长老走了出去。

  化土门的弟子们一个个衣着简单随意,甚至还比较破旧,而风云斋的弟子们各个衣着华丽,双方一个站在台阶上,一个站在台阶下,一方面目俊朗英气勃,另外一方面目丑陋歪瓜裂枣,十足的富户与流民对峙的感觉。

  四周已经围满了好事之徒,此时正议论纷纷,这帮家伙全都是一脸兴奋兼幸福的表情,在上幽界,能这样肆无忌惮的看热闹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换做它处,有丹士争斗还不躲得远远的,万一被卷进去就呜呼哀哉倒霉透顶了。

  但在这里,修士争斗最多也就是拳脚之争,打不死人,看着双方鼻血横流,乌眼青的好笑样子,着实叫人开心无比。

  柳市那张如同涂了胭脂般的肥脸上猩红一团,吹胡子瞪眼的叫道:“骷髅长老,你化土门这般无礼搅闹?我抓你弟子做什么?一会就是诸派大比,难不成你以为你的门下弟子还能逃出一死之命?”

  骷髅长老嘿嘿干笑道:“柳市你这口涂脂肥猪怕是觉得胜不了我化土门弟子才会做出这种下流举动,毕竟他三天前挑战你的时候,你就龟孙子一般的避战潜逃了。”

  诸派打口仗的时候比比皆是,但却很少有骷髅长老这般张口就骂人的,更何况骷髅长老还揭了柳市的短儿、

  对于柳市来说,不久前被吕程挑战,自己只能抱头而逃,乃是生平最大耻辱,这几天一有闲暇就觉得脸面如同火烧,肚腹之中虚火乱窜,即便见到了以往尊重自己的门人弟子,也觉得对方眼神有些异样,甚至是不屑,这使得他憋了一肚子闷火,就好似一座死了十万年忽然就要活过来的活火山一样,准备在诸派大比上报仇雪恨,谁想到诸派大比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也马上就要舒展念头了,这帮狗日的家伙竟然又跑来生事,骂他红皮猪不说,还要揭他的短儿,是可忍孰不可忍!

  柳市一张脸腾的一下变得漆黑无比,勃然大怒,一抖袍袖露出血红一般的双臂道:“你这个干瘪的人棍儿休要在这里信口雌黄,有什么说法咱们诸派大比上见真章,看我风云斋如何将你化土门碾压成渣!”

  柳市本身就不擅长于斗嘴,此时一摔袍袖,带着手下弟子径直朝着祭坛走去。

  骷髅长老还没有找到吕程,那里能够如此善罢甘休,当即拦在柳市面前,咬牙切齿的道:“涂脂肥猪,你今日若不将我化土门弟子柳市交出来,休想离开这一步!”

  柳市怒极反笑,脚下不停,扬声道:“你化土门若是不敢参与诸派大比就趁早滚蛋,好过你在这里牵强耍赖!”

  骷髅长老一伸手拦在柳市面前,“人,你交不交出来?”就见骷髅长老一张干瘦得脸上血管突突乱跳,一双眼睛之中满是血丝怒意,牙齿更是咬得咯咯作响。

  柳市不由得一愣,双目微微眯起,盯着骷髅长老,这样的骷髅长老怎么看都不似作伪!

  柳市原本以为骷髅长老是为了避战才跑来搅闹,现在看来,似乎并不仅仅是为了避战。

  柳市眉头皱起,看向自己身后的五名丹士,这五名丹士刚到继承不久,都是星夜赶来,但要说他们一怒之下出手将那个折辱了风云斋的吕程给宰了,或者抓了藏起来,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吕程的修为只是金丹而已,这样的修为,杀之犹如宰鸡一般简单。

  不过那五个丹士眼中都有疑惑,他们知道柳市长老看来询问的目光是什么意思,纷纷摇头,证明吕程的失踪和他们无关。

  柳市回过头来,略作沉吟后,嘿嘿冷笑道:“人我们没有抓,你们化土门从来不要脸,我风云斋却还要这张脸皮,我宁愿在诸派大比中将他千刀万剐,也不愿他无缘无故的失踪,你说我风云斋抓了他,可有证据?况且,难道他不是因为害怕了诸派大比自行逃走了?”

  柳市的语气缓和了不少。

  这使得对面怒火中烧的骷髅长老也略微清醒了一点,按照道理来讲,柳市确实不会将吕程抓走,毕竟在诸派大比上堂堂正正杀了吕程才能挽回他的颜面,若说最不想吕程消失无踪的,那样应该就是柳市了。

  但要说吕程会畏战逃走,骷髅长老第一个不信,化土门的弟子什么心性他太了解了,或许他们当着外人不要脸,但却不会做给门派丢人的事情,尤其是避战逃走这样的事情,整个化土门从建派开始,屡次被打得七零八落都没有一个弟子弃派逃亡。

  骷髅长老冷哼一声道:“柳市,你既然想要在诸派大比上见真章,好,我化土门就陪你,我会亲手叫你吐出我化土门的丹士,到时候,看你风云斋还有什么面目立足于天下人面前。”

  骷髅长老说完一摔袍袖,转身就走,化土门的弟子此时一个个怒火中烧,恨不得扑上去将风云斋的丹士们给生撕了,不过骷髅长老话了,他们也不得不压住火气,跟着骷髅长老转身离去。

  柳市对于自己门下的弟子们却并没有十足的信心,转过身来,目光严厉的看向门中五位弟子,随后压低声音问道:“你们……有没有动那个家伙?”

  风云斋的弟子纷纷摇头,柳市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带着门下弟子也朝着祭坛行去。

  四周围观的丹士们见双方没有斗起来纷纷惋惜,不过依旧跟在他们身后前往祭坛。

  本来他们就是要去祭坛的,恰好同路,顺便也看看半路上会不会有什么别的热闹。

  祭坛处已经汇聚了所有来到祭城的丹士们,祭坛大开,所有的丹士都走入祭坛之中,不少丹士席地而坐,等待即将开始的诸派大比。

  诸派大比是祭丹盛典之前的一场盛事,也是诸派排名的一个基本依据,这一个排名将持续数百年,为了这么一个虚名不知道多少门派因此结仇,可以说,这不仅仅是一场各派比斗的盛典,更是丹宫分化诸派的一种手段。

  随着丹士们的涌入,祭坛最中间出现一团火焰般的光芒,光芒之中走出一道虚影,虚影内中是一团五色光焰,丹宫的仙圣!

  一连走出三位丹宫仙圣。

  随后这三位丹宫仙圣身后鱼贯而出数千天兵,他们扛着锣鼓乐器,这些锣鼓乐器尽皆都是法宝,没一件都不可多得,尤其是数百个天兵扛在肩膀上的那两座巨大的红漆大鼓,更是威风八面,抗出来的时候,简直就像是扛出了两座大山一样。

  这个时候八架蛟龙拉着的龙撵从天际缓缓而来,为的那座轿车华丽无边,车身上遍布火红的宝石,这样的宝石随便一块就是难寻之物,更何况这镶满了满车大小尽皆相同的红色宝石。

  这些宝石绽放着夺目的红光,使得这架龙撵看上去就像是一团火焰一般。

  其余的龙撵也各有特色,尽皆都非凡品。

  在龙撵身后则是数千个水族,这些水族各自捧着乐器,吹来弹唱,喧嚣鼓噪,相当热闹。

  看到这里,不少丹士齐齐撇嘴,但他们虽然不屑龙族的这种做派,但却绝对不敢轻视龙族。

  这八架龙撵直接停在了祭坛上,一字排开,随后那些水族尽皆消失在龙撵之后,这八架龙撵尽皆不凡,一般都是四龙拉车的格局,只有一架龙撵与众不同,只有一条雪白的蛟龙拉车,这蛟龙一身细鳞,摸上去的话已经几乎不会感觉到上面的鳞片,并且与其他的蛟龙不同,这个蛟龙头顶上鼓起两个大包来,这是龙角破皮,时刻准备鼓出来,一旦龙角全出,那么这头蛟龙就将变成真龙,这两个包,就证明眼前这头雪白的蛟龙无限接近于真龙。

  若是方荡在这里一定会知道这是冷夜公主的车架,而那头白色的蛟龙当初可没少给方荡出难题。

  这八架龙撵一动不动,没有半点声息,内中的龙族显然没有打算走下龙撵,就在龙撵中观瞧祭丹盛典。

  随着龙族到来,另外一边有粗豪的吼声想起,天边有数头奇骏无比的高头大马疾驰而来,这些军马背上驾驭着的是一头头身形强壮无比,身穿兽皮和铁甲的怪物,这些怪物看上去就像是成精了的野兽,蹄声如雷轰隆隆的席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