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 43.第四十三章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这道题, 关于刑事责任能力的认定,下列哪一选项是正确的?a甲先天双目失明,在大学读书期间因琐事致室友重伤。甲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b乙是聋哑人, 长期组织数名聋哑人在公共场所扒窃。乙属于相对有刑事责任能力c丙服用**陷入熟睡, 致同床的婴儿被压迫窒息死亡。丙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d丁大醉后步行回家,嫌他人小汽车挡路, 将车砸坏, 事后毫无记忆。丁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平日里李崇文给钱唯讲刑法题的时候, 钱唯都能姿态配合的好好听着,今天李崇文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然而钱唯面对这道题,实在是憋不住终于破了功。

  “不对, 这题目也太不科学了吧,你说甲, 都先天双目失明了, 还能把人捅成重伤?这他-妈也太优秀了吧!乙作为个聋哑人身残志坚艺高人胆大还在公共场所行窃, 还是组织人, 这四舍五入就是个扒手集团的总经理啊!丙就更炫酷了,吃了**为什么要睡在婴儿边上?丁也挺牛, 喝醉了酒竟然还有力气砸车……这整个一高手在民间系列啊……”

  李崇文也忍不住笑了:“刑法题的出题老师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这题目确实是太奇葩了。”

  李崇文笑过之后,又重新兢兢业业地讲了会儿题, 才终于合上了课本。

  “走, 我请你吃饭去。”

  李崇文这次却摇了摇头:“不用了, 饭就不用请我了。”

  钱唯正想继续游说,就听李崇文又道:“倒是想问问你,你这周六有没有空?”

  “有呀!”钱唯有些不解,“什么事?”

  李崇文有些羞涩:“是这样的,这周六有一场英文演讲比赛,我是我们法学院几个选派的参赛选手之一,你要有空可以来听,学院让我们去找点后援团,我也不好意思叫别人,想着和你比较熟……”

  “没问题没问题!我一定给你做个应援板子!”钱唯一口答应,“要钱川没事,我把他也叫上,还一直感谢你给他补习英语了!”

  结果挺不巧,钱川没空。

  “我要约会呢,不去了不去了。”钱川完全沉浸在爱河里,“梓心说想去市里逛逛,我们周六准备去市里民国老街转转。”

  钱川不去,刘诗韵倒是没事,被钱唯说服决定去支援李崇文,钱唯又拉了班上其余几个女生一起,但作为个后援团,人似乎还是有些少,钱唯脑子一转,就想到了陆询。

  陆询这不正失恋着吗?!都说失恋时候应该多找点事做,转移注意力,切忌一个人无所事事待着,这样才容易胡思乱想折在失恋里走不出来。

  “陆询,周六一起去参加英文演讲大赛吗?”

  对于钱唯的提议,陆询显得非常惊讶:“你已经知道这个比赛了?”

  钱唯点了点头:“到时候一起去?”

  陆询笑了下,他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好。”

  和陆询约完后没多久,钱唯就接到了莫涛的电话。

  “钱唯,周六有空吗?”

  钱唯心想,真是靠了,怎么又是周六!

  “这周六没空了啊!我们院同学参加那个什么英文演讲比赛,我要去现场加油助威的。”

  结果莫涛反而来了精神:“哎哎哎,我正要和你讲这个英文演讲比赛呢!我会代表我们外院参赛的,你既然反正要帮你同学加油助威来现场,那就太好了。”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突然有一点腼腆,“那个,一直还没和你汇报,我那个邻居小姐姐,追到了。”

  “我靠!恭喜恭喜啊!难怪我说你这家伙最近压根没联系我再让我给你支招,原来都已经暗度陈仓了!记得请我吃饭!吃顿贵的!我要吃一桌子大荤!”

  莫涛笑起来:“吃饭算什么,这还不是必须的吗?本来我周六就是想叫你来,这次英文演讲比赛,我女朋友也会来的,正好介绍你们认识认识,比赛完一起吃个饭,你可是我俩的大媒人。”

  “没问题!不过我到现场就不给你加油了啊,我要给我们法学院的做后援团。”

  莫涛的声音充满了甜蜜:“我只要有我女朋友一个人给我加油助威就足够了,别的人,就算有千军万马,也抵不上她一个。”

  “打住打住,你再这么荡漾我报警了啊!”

  ******

  终于到了周六下午比赛的时候。

  钱唯拉上刘诗韵,早早就坐到了大礼堂里等候。

  李崇文在比赛前还有个家教要做,此刻怕是还正在往礼堂赶,还没到,莫涛第一次邀请他的小姐姐来学校逛,八成还在情侣最爱的小花园那你侬我侬,因此也还没到场。

  反倒是陆询,平时恨不得掐着点到的人,这次竟然反而早早地来了。

  尤其令人相当意外的,陆询今天穿得竟然还挺讲究,就和要上台发言似的。

  几乎是他一出现,钱唯就在大礼堂入口处一眼定位到了他,而大礼堂里为自家学院选手应援而来的其余女生,也眼尖地看到了陆询,窃窃私语起来。

  “陆询,这边这边!”钱唯站起来,朝着门口的来人挥了挥手,“我给你占了位!”

  待陆询坐定,钱唯马上把自己准备好的饮料分了给他,陆询没喝,却对钱唯脚边的一大包东西产生了兴趣。

  “你带的这么一大包是什么?”

  他一问,钱唯来了劲:“这个!我在淘宝定做的应援led软布灯牌,既然做后援,那当然要做的专业点!”

  刘诗韵也同仇敌忾道:“我们法学院虽然就业率所有专业里倒数第一,但是我们气势上不能输了!外院女生最多,来应援的人是我们法学院的几倍,等待会儿,我们就拉出这块应援灯牌,亮瞎他们的狗眼!”

  陆询有点震惊:“就这样一个校级的演讲比赛,需要做这么夸张吗?”

  “这哪儿夸张了!”钱唯一边说,一边拉开袋子,炫耀自己的灯牌,“你看看,挺低调的啊,这还是可折叠的,我带着进来也不显眼。”

  陆询看了眼那折叠起来的灯牌:“这东西贵吗?你为了做这个预定了很久吗?想不到你这么有心。”

  刘诗韵插嘴道:“不贵不贵,而且我们前天才下单的!”

  钱唯掏出手机:“一天做好,亮瞎狗眼,终身保修,超博轻盈,你看看,就这,而且只要五十块,性价比实在太高了!”

  陆询不知道怎么的,看起来竟然有些害羞,他看了钱唯一眼:“五十块你们也破费了。应援写的什么字我能看看吗?”

  钱唯偷偷地从包里拉开了应援灯牌的一角:“先别拆开看啊,拆开待会就没惊喜了,我要等会儿拿出来让全场的人震一震,要那个气场!”

  虽然只是掀开了一角,但陆询还是看清楚了几个字:“为……为你痴?”他的脸上有些红,移开眼睛道,“你都写的什么应援语啊。”

  “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钱唯挺骄傲,“怎么样?又押韵又朗朗上口还很精神污染吧?难道你觉得不好吗?”

  “……”陆询的表情有一些一言难尽,但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也……还行吧。”他望了眼远处,“毕竟你们要心里真这么想,那写在应援灯牌上也没什么问题。”

  “对了。”

  “嗯?”

  陆询顿了顿,才道:“我听说外院那边莫涛也会参赛,你给他做了应援牌吗?”

  钱唯连连摆手:“没有没有,今天的我代表的是我们法学院,怎么可以叛变去给外院加油!不行的!”

  “他不介意?”

  “和莫涛打过招呼了,他不介意的。”

  “哦。”

  陆询虽然没再说什么话,但嘴角微微扬着,心情看起来不错。

  *******

  “你们久等啦!”离比赛开始还有一刻钟的时候,李崇文终于姗姗来迟,他也换上了颇为正式的服装,此刻看起来清清俊俊一个男孩子,高大俊秀,往陆询身边一站,钱唯就想起了那句话,叫什么,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

  李崇文看到陆询,笑着打了个招呼:“你来的可真早呀。”

  陆询似乎有些不自在,他咳了咳:“正好没什么事,就先过来熟悉下场地。”

  李崇文拍了拍陆询的肩膀:“待会加油啊!你的英文发音比我好多了,可得给我们法学院争个第一名。”

  钱唯:???等等……

  她小心翼翼地求证道:“所以,陆询也要参加比赛???”

  李崇文笑笑:“是呀。”

  陆询皱了皱眉:“你不是都来应援了吗?”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要先去后台集合。”钱唯本来还想解释,但李崇文看了看手表,就拉上了陆询,钱唯最后只来得及眼巴巴地看了他们一眼。

  其实刚才那句应援语,前面还有三个字——“李崇文”。

  不过幸好,钱唯心有余悸地想,这应援灯牌是可折叠的!!!待会儿自己就把“李崇文”三个字给折叠进去就行了!一个灯牌两套用法!一国两制!完美极了!要不是考虑到这次为了自家学院加油,甚至还能叛变去顺带给莫涛加个油!

  “都开始啦?”刚才跑去上厕所的刘诗韵姗姗来迟,她捂了捂肚子,“今天真倒霉,竟然有点拉稀,有错过什么没?”

  钱唯摆了摆手:“没,这不刚开始呢。”

  这次比赛为了公平起见,选手的上场顺序都是到场了现场抽签,抽完签所有选手就在礼堂里特意留出的前几排位置等候,快轮到时才去后台继续候着,大概李崇文他们都没抽到前面的,钱唯和刘诗韵伸长脖子等了好几个,也没见他们上场,而莫涛这家伙,连抽签都是踩着点进来的。

  “哎哎哎!!别打瞌睡了钱唯!轮到李崇文了!他要上场了!”刘诗韵推了推钱唯,然后便开始激动地翻出了那块应援灯牌。

  钱唯刚在前面几个选手的英文里昏昏欲睡,被刘诗韵一推,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到刘诗韵眼疾手快地掏出了那块应援灯牌,然而哗啦一声就展了开来。

  刘诗韵这家伙咋咋呼呼的,动静挺大,还坐在前排等候的陆询下意识地就回了头。

  钱唯心里充满了“卧-槽!不要!”,陆询来的时候,刘诗韵因为拉肚子走开了!前半场这家伙也一直在开小差,就没注意过参赛选手候选区都有谁,她并不知道陆询也要上场啊!钱唯手上想着阻止,然而刘诗韵动作太快了,那整块应援灯牌,已经被她大大方方地展了开来。

  “李崇文,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

  为了显眼,钱唯特意定制了一个红蓝相交闪烁的led灯,这块应援牌一出,这么一长条大字,真的是当场把所有人都镇住了。

  然而钱唯很想死……

  因为陆询的眼神,也正定定地看着“李崇文”三个字……

  他肯定发现了,这块应援牌并不是为他做的,而是为李崇文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