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暖妻成瘾> 167韩禛:我们属于友好协商离婚

暖妻成瘾 167韩禛:我们属于友好协商离婚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高筱潇:“……”

  “还不起来?”他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这么黏在我身上,是想要来一次车震再走吗?”

  过了一会儿。

  韩禛笑笑,“好。”

  看了一眼时间,这么来回折腾,都已经是下午的四点半了,只好脸红的看着他说道,“小白都下课一个小时了,我们赶紧去幼儿园接他吧。”

  高筱潇:“……”

  韩禛挑着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大手又在她的俏臋上捏了一下,看着她慢慢脸红,才开口玩味的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再在我面前盯着别的男人看,小心回头让你下不了床。”

  这种亲密的动作让高筱潇心里顿时就化了,搂着他的肩膀小声问道,“你不生气啦?”

  等高筱潇上车后,他伸手按了一下座椅,双手一揽,直接把高筱潇捞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坐着。

  他没说话,抿着唇,径自绕过车头上了车。

  自家媳妇儿这样子,真是有点儿……傻乎乎的。

  韩禛:“……”

  高筱潇听到声音,抬头,立马抬脚就跑了过来。

  “还站那儿干嘛呢?”韩禛忍不住扬声问道。

  韩禛回头,就看到高筱潇慢腾腾的低头站在那儿,手里还拿着结婚证看着呢。

  因为虽然看起来傻气,但是跟三年前相比,这张照片里的两人才更像是夫妻,动作和表情都透露出很自然的亲密感……

  高筱潇看着看着,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同时也觉得甜的不行。

  尤其是韩禛,这照片要是被他那帮兄弟看到,保证得取笑一顿。

  而自己呢,挽着他的胳膊,头几乎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也笑的眼睛弯弯的,两个人把头凑在一起拍照的样子,多少显得有点儿傻气。

  红底色的两人半身合照里,韩禛薄唇微勾,笑的一双黑眸微微弯着,他的表情很柔和,温柔浅笑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结婚证上的合照是刚才在里面临时照的,和三年前那张结婚证上的合照相比,感觉不同,照片里两个人的表情也不同。

  高筱潇低头看着手里的证件,脚步越走越慢,都没注意他人已经走到车旁了。

  韩禛将结婚证随手往口袋一塞,迈着大步就朝路边走去。

  再次从民政局里出来后,两人的手上已经各拿了一个崭新的小红本。

  结婚证比离婚证办的要迅速。

  。

  最后,他摇了摇头,说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啊,拿婚姻当儿戏。”就抬脚离开了。

  途中,先前那个办离婚证的工作人员端着茶杯出来,一看到两人竟然又站在结婚登记的门口排队,一双眼睛瞪得跟什么似的。

  先前排队的情侣已经走了,又来了一对在里面办,没办法,两人只好在门外面等了一会儿。

  拿到离婚证,韩禛直接拉着高筱潇出去,来到了隔壁结婚登记的门前。

  不知道是不是韩禛严厉说话的样子挺吓人的,工作人员愣了一下,随即放弃了游说,迅速将流程都给办完了。

  工作人员抬了抬眼皮,还想开口再说点什么……“同志。”韩禛一脸严肃的开口,“能不能麻烦你动作快一点,我这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

  结婚三年,孩子五岁……高筱潇一听到这个,眼角猛跳了两下,还没待她反应过来,就听到韩禛在一旁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属于友好协商离婚。”

  终于将资料都检查完毕后,工作人员开口说道:“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既然都已经结婚三年多了,还有个五岁的孩子,有什么重要的原因必须要离婚呢?”

  “先坐。”工作人员伸手示意了下,慢条斯理的开始检查那些资料,时不时还问上一句,高筱潇也都耐心的回答了。

  韩禛打开资料袋,将两人的结婚证,身份证,包括高小白的户口本之类的,全都拿出来放在了桌上。

  工作人员看着眼前这一对衣着考究的年轻夫妻,皱了皱眉,问道,“资料都带过来了吗?”

  高筱潇:“……”

  两人先来到了办离婚的屋子,韩禛带着高筱潇进去,开口就是一句:“我们要离婚。”

  走进民政局后,可能是因为已经下午了,来办证的人并不多,只有办结婚登记的门前等着一对情侣。

  高筱潇看他表情严肃,又不怎么说话,以为他还在为先前的事情生气,也不敢多说什么,反正……就都由他做主吧。

  从头到尾,都是他在准备东西,都没用高筱潇动过手。

  然后,开着车迅速赶往民政局。

  另一边,韩禛怕时间来不及,午饭都没吃,直接带着高筱潇回到香汐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两人的户口本,身份证,甚至包括高小白的户口本资料什么的全都给找好,一起塞进了一个牛皮纸袋。

  。

  再看向郁老太太的时候,脸上又重新堆满了笑容,“亲家外婆……”

  蒋梦怡心中冷哼一声,这个韩老太太,真是……

  韩老太太见状,冷着脸,一句话不说的在钟瑜红的搀扶下直接朝外面走去了。

  杨曦看着在一旁等了半天的蒋梦怡和顾老爷子,忙说道,“妈,亲家来了。”

  郁老太太:“这……”

  “妈,承衍不接电话。”

  郁东辰只好拿起手机拨打了儿子的电话,谁知……

  “别急,可能跟承衍正在路上呢。东辰,你给承衍打个电话问问。”郁老太太说道。

  “关机了?这孩子怎么回事啊,这都几点钟了……”韩老太太不满的开口。

  “妈,夏夏她手机关机了。”钟瑜红皱着眉说道。

  过了一会儿……

  钟瑜红忙拿起手机,“妈,您别急,我给夏夏打个电话去。”

  郁聿庭听到这话,一愣,随即皱了皱眉,继续不说话,默默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韩老太太却经由提醒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夏夏她人呢,怎么还没有过来啊?”

  “你这说的什么话,夏夏和承衍还没过来呢,你又要走,是想要人全部都走光了是不是啊?”郁老太太不满的看着老姐妹。

  韩老太太抿了抿嘴,没好气的说道,“是啊,那能怎么办?难道我现在回家去吃?”

  郁老太太纳闷,“欣雅,你不是说吃不惯西餐的吗?”

  本来就对顾家人没什么好感,再加上刚知道五年前顾家人做出的那些坏事儿,现在,她真是一句话都不想跟他们说!

  过了一会儿,伴娘顾俪清带着顾老爷子和蒋梦怡要过来了,韩老太太一看,忙起身说道,“正铭,瑜红,我肚子有些饿了,先去外面吃点儿东西吧。”

  郁聿庭并不是个喜欢生事儿的人,况且这还关系到敏芝姐……看她的样子,好像还不知道冷世钧在外面有个女儿的事情吧?想了想,他就按捺住了,什么都不说。

  只不过刚才……那个冷世钧一副不想被他认出来的样子,现在又这么早的就离开了,意图太明显!

  其实他想找的是那个姐夫,因为如果叔叔真的跟高知秋有过一段的话,作为情敌,叔叔应该是跟冷世钧也认识的吧?

  “没有,我就是问一下。”郁聿庭笑了笑。

  “哦,世钧刚才说身体不太舒服,敏芝就先带他回去了。怎么,你找敏芝有事儿吗?”韩老太太想当然的问道。

  等郁锦川拍完照下来,他才突然反应过来似的,看着韩老太太问道,“对了,韩奶奶,敏芝姐和姐夫他们人呢?”

  因为和伴娘顾俪清不熟,新郎和新娘又一直在和人拍照,郁聿庭身为伴郎,却始终坐在角落里,并不跟着一起去张罗。

  。

  顾向北勾了勾唇,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的,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有听懂。

  言下之意:只要你跟小舅舅的关系搞好了,以后在郁家,那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等郁锦川下台和郁家人会和的时候,时光璞忍不住小声在顾向北耳边说道,“向北,我小舅舅现在可是部队里的总参谋长,只要他说出的话,我们全家人都得听,包括外婆。”

  从头至尾,郁锦川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容,虽然穿着一身英挺威武的军装,但看起来很亲切,没有一点儿高高在上的疏离感。

  结束后,顾向北和他握手,简单寒暄了几句。

  上台后,他站在中间,顾向北和时光璞分别站在他的两侧,时光璞亲昵的揽着他的胳膊,让摄影师接连拍了好几张的照片。

  郁锦川挑了一下眉,随即点头,答应了。

  “对了小舅舅,这是我老公向北。”时光璞介绍完,又歪着头俏皮的撒娇道,“小舅舅,你跟我们一起上去合个影吧?”

  一个是因为从小时候起,每次只要她过生日,小舅舅的出手总是最阔绰,最大方的,加上在部队里身居要职,还经常出现在电视新闻里,说出去都是很有面子的事情;还有就是因为小舅舅没有结婚生子,家里的那几个男孩又从小就调皮捣蛋的,所以对她这个唯一的女孩儿总是亲切和善,几乎视如己出。

  虽然大舅舅也对她很好,但其实她更喜欢这个一年见不到几次面的小舅舅。

  时光璞接过,下意识的手指一捏,便知道是支票,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甜了,忙撒娇的说道:“谢谢小舅舅!”

  “光璞,新婚快乐。”郁锦川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

  而顾向北,虽然额头仍然贴着纱布,却丝毫也不损他翩翩贵公子的优雅气质,一身白色正装礼服包裹着他颀长挺拔的身形,一眼看去,男帅女美,郎才女貌,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她本来就长得漂亮,虽然刚刚才哭过,但因为心情转好,又补好了妆,此刻整个人都是容光焕发的,搭配完美的妆容和挽发,愈发显得精致美丽,就像是一个高雅的白天鹅般。

  时光璞穿着白色的裹胸婚纱,挽着顾向北走了过来。

  “小舅舅。”一声娇软的女声突然传了过来。

  知秋已经再婚了,还有了丈夫和女儿,一切都已经木已成舟,她真的不想再让锦川知道当年的悲剧,再因为知秋而扰乱了本安定下来的生活了。

  二十多年前,是她的老伴儿对不起锦川和知秋,二十多年后的现在,她不得不再次对不起锦川。

  包括郁东辰和杨曦,其实都不知道那天在房间里,高知秋到底跟她说了什么事情。

  那天突然昏倒,又醒来后,她已经暗中下了决定,不将知秋的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好,好……”郁老太太擦擦眼角,连说了好几个“好”字。

  郁锦川见老母亲双眼红红的,只当她是激动,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放心吧妈,这次,我会在家里一直待到过完年的。”

  郁家唯一的孙女儿,也就是锦川他这辈子唯一的亲生骨肉,却因为二十多年前老伴犯下的错而早早地夭折了……看着毫不知情的小儿子,她心里头愧疚的不行,如果不是因为还在婚礼的现场,真是差点儿都要哭出声来了。

  郁老太太见到半年多未见的儿子,心里头很是激动,尤其再想到前不久高知秋说的话,眼眶就开始一阵阵的泛热。

  郁锦川是今天上午回到d市的,因为临时又去了一趟部队,所以连行李都没有拿,完事儿后,直接穿着军装就让人载他来到了教堂。

  ...